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22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唉 我最不会写俩人腻腻歪歪了……

章二十二

 

“少天?”喻文州轻轻叫了两声,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黄少天将他抵在门上,然后整个人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

难道是意识昏迷了?喻文州微微一惊,他伸出手去扶住黄少天的腰背,试图将他拉开一点,不料手下似乎触到了一道鼓起的皮肤,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染在了手心。

这是……伤口?喻文州一愣,这伤口皮肉翻卷,恐怕伤的不轻……

“嘶——疼疼疼疼疼——”黄少天被按到痛处,倒是一下子清醒了。

“少天,先放开我,让我看看你的伤。”喻文州抬手一挥,一道蓝色的火焰凌空而去,将熄灭了的灯芯点燃。

不料室内灯光甫一亮起,就见黄少天飞快地把脸埋进了喻文州的颈间,喻文州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作何打算,一时诧异,有些犹豫地伸手想要抬起黄少天的脸。

然而伸出的手被一把拍开,他听到黄少天在自己耳边抽了抽鼻子,然后放开了他的脖颈,伸手抱住他,整个人靠在了他身上。

“少天,你到底怎么了?”

“呜——”

“……少天……”喻文州怔住了,他下意识轻抚黄少天的脊背,却触到了黄少天背上的玄澈,冰冷的剑鞘激得他的手轻轻一抖,他收回了手,却又不知道该放到哪里,一时间手足无措。

他想黄少天大概是真的很累、很痛了,如此骄傲帅气的他,也会像一个孩子一样,在难过的时候扑进信任的人怀里。

长到这么大,喻文州从来没有过这种被人全心信任、全心依赖的感觉。

可这世上偏偏有一个黄少天,他认可了他,于是对他交付得毫无保留。

喻文州莫名觉得心中有一点点抽痛,他摸了摸怀里人毛毛的头发,“对不起……”他轻声说道。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不一会,徐景熙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教长,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景熙,”喻文州应道,“不过要麻烦你打些沐浴用的热水来。”

“好的。”徐景熙应声而去。

“等等。”

“教长还有什么吩咐?”

“不要惊动其他人,”喻文州沉吟了一会,“罢了,水好了以后,你亲自送过来吧,顺便帮我捎两套换洗的衣服。”

“是。”

 

片刻以后。

徐景熙送水过来的时候,虽然喻文州说要两套衣服让他有点在意,但他还真没多想别的什么,只当是自家教长有什么不方便之处,才要他亲自来。

一开门,看见喻文州从屏风后转出来,就见他白衣上面一道一道的血迹,吓得徐景熙魂飞天外,差点把水桶扔在地上。

“不要紧,这不是我的血。”喻文州温言安慰,然后引着他绕过屏风走到里间,他抬头一看,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万万没想到,教长的床上竟然多了个人。

多了个人也没什么,然而这个人还是赤着上身的。

赤着上身其实也没什么,关键是自家教长正忙活着把他下身的衣服也扒下来。

徐景熙只觉得内心翻江倒海波涛汹涌,仿佛有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

黄少天与尸武士战斗时只穿了一身布衣,已经在激烈的战斗中被划得破破烂烂,许多地方还沾着血迹,可谓惨不忍睹。喻文州给他宽衣时为了不碰到伤口,直接将秘术凝于指尖,划开了他的衣物,然后将揭下的衣服随手一抛。徐景熙看了看床下的地板,已经被丢了一地的碎布。

 “别愣着了,景熙,来帮我把他抬到桶里。”

 

黄少天醒来时,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痛了,身体被包围在一片暖融融的热水里,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一双温柔的手按在头上发间轻轻揉按,舒服得让人只想睡去。

他勉强眨了眨眼,看清楚自己正身处一个大木桶之中,不远处徐景熙捧着毛巾,正一脸复杂地望着他。

黄少天皱眉看了看他,心想这个应该是真的徐景熙了吧,文州绝对不会露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表情。

他正想开口说一句“你那么看着我干嘛”,不料一股水流混着皂荚从头上浇下来,淌了他一脸。

“噗——啊啊啊眼睛眼睛——”黄少天一个反应不及,嘴里眼里都进了水,皂荚沙得眼睛生疼,他连忙坐起来把头埋进水里洗眼。

身后一个声音温和地说道:“抱歉,我不知道少天已经醒了,忘了提醒你闭上眼睛。”

黄少天回过头,看见喻文州坐在榻上,一手端着一个水瓢,另一只手上还沾着些皂荚,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他莫名的心里一软,故作淡定地挑了挑眉:“没关系啦看在你帮我洗头的份上这点小事我就不计较了……”说到一半有水流进了嘴里,黄少天顺手捞过喻文州雪白的长袖抹了抹脸,看得一旁的徐景熙嘴角一抽。

徐景熙此时内心: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是怎么回事……

“景熙,麻烦你去门外守着吧,不要让别人进来。我有事会唤你。”

“……属下遵命。”徐景熙默默收起有些扭曲的表情,放下毛巾躬身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文州,我身上的伤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是不是你施了术?”

“是。少天,闭眼。”

黄少天听话地闭上眼睛,这回他低了低头,使得水不会流进嘴里:“那这些伤是不是跟唐姑娘的手臂一样,看着是好了,其实不是真的好?”

喻文州轻轻揉着黄少天的头发,将上面的皂荚冲净:“少天,你愿意相信我吗?”

“啊?”黄少天微微一惊,他转过头去看喻文州,只见那人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眼睛却没有看他:“密罗幻术,从来说不清真假。你信则真,不信则假。如果你愿意相信,它就是真的。”

“我……”黄少天几乎脱口而出“我愿意”,但是他突然想起一事,不由得生生停住,开口问道:“对了,那个姓唐的姑娘……她,她怎么样了?”他在迷宫中见到了那些尸武士,又见叶修如此拼命地想要带走唐柔,内心便存留着一丝不适,总觉得不问出来,心中膈应的很。

喻文州放下水瓢,拿起毛巾开始给他擦头发:“她很好。这里很久没有见过女孩子了,我们都很喜欢她。”

“呃……那就好。”黄少天心中微微一宽,但是,女孩子,很喜欢,这种微妙的不爽感是怎么回事?

“少天真正想问的是什么?直说就可以。”

被看破了啊……黄少天有些尴尬地想。他深吸一口气,正待发问时,一阵异常的响声从腹中传出。

“咕噜噜——”

两人相对愣了一秒后,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黄少天的脸腾地红了,他抬手拉过头上的毛巾抱住头脸,不让喻文州看他发红的耳根。

喻文州笑着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脑袋:“水也快凉了,少天出来吧。换洗衣服在那边。我去让景熙要些吃食来。”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