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密林过去时5~6

这两章都是大叶子视角∩_∩~

(5)

莱戈拉斯此时只觉得脑中思绪纷至沓来:一如百年前一般的破败的密林、突然出现的精灵卫队、未曾离开的陶瑞尔,还有面前这个——与自己从前一模一样的年轻精灵……这些思路纠结在脑海里,使得他虽然注意到了这个孩子莫名其妙的动手动脚,以及随后露出的懊丧表情,却没有了多余的心思去好奇。

终于,他从混乱的思绪中抓住了一个可能,莱戈拉斯急于确认,于是他轻轻拍了拍还在沮丧地抱着脑袋的年轻精灵,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半晌,他才听到一个闷闷的声音回答:“莱戈拉斯。”

——果然如此。这里与百年前的密林完全一样,唯一不对劲的就是自己。莱戈拉斯终于理清了全部思绪,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眼下的处境。

当然,也顺便想明白了刚才的精灵卫队究竟在追捕谁。

这时,那个闷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一定跟我Nana有什么关系对不对?快告诉我。”

莱戈拉斯怔了一怔。他看到那个孩子转过头来,直直地望向他,而他对上那双受伤的小鹿一样包含着委屈和期待的眼睛,感觉他遇到了世界上最难的问题。

我跟Nana不仅有关系,还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亲密的关系。

可他该怎么跟这个孩子解释眼下的情景?

莱戈拉斯一时间心乱如麻。他垂下眼眸,清澈的目光左右游移了一下,终于还是为难地说:“抱歉,我……没有见过她。”

那一瞬间,莱戈拉斯好像看到这孩子眼里的光芒“啪”地熄灭了。

真的很抱歉,他心想,就算是把事情一件一件细细讲来,我对她的了解大概也不会比你多。

 

不过这种愧疚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下一刻他们都察觉了正在接近的沉重脚步。

——Orcs。

在魔戒圣战结束后,莱戈拉斯几乎再没有跟半兽人战斗过,然而那种仿佛刻在血液里仇恨与危机感并没有褪去——那是与他有着世代血仇的宿敌。

他条件反射地抬手伸向背后,然而却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原本只是在花园里午睡的他并没有带弓箭。

而旁边的小王子几乎在同一时间与他做了同样的动作——不同的是,作为时刻戒备的密林战士,这孩子当然是带着箭的。

在他反应过来、放下手的功夫,身边的小王子已经有三支箭离弦。

这时,剩余的半兽人已经发现了目标,他们迈着沉重的脚步纷纷冲出树丛,向着这里的两个精灵杀来。

莱戈拉斯大概目测了一下半兽人的数量。这应该只是一队零散游荡的半兽人,只有二十多个,要全部解决也并不是很困难。

这时旁边的小王子唰地一声拔出了身后的两把短刀,将其中一把飞快地塞到他手里,匆匆对他说了句“保护好你自己。”然后两步跃上前,开始与半兽人贴身搏斗起来。

(6)

莱戈拉斯看了看手里的短刀,又看了看前面杀得兴起的年轻王子,颇有些无奈。

这个孩子从战斗开始起就把他护得严严实实。他站在他的前面,用短刀和弓箭构起了一道封锁线,把妄图冲上来的半兽人一个个地绞杀在线外。现在半兽人已经快要被杀光了,躲过封锁冲到他面前的半兽人竟只有两个。他几乎只是抬了抬手就把他们解决了。

就算和阿拉贡并肩作战的时候,他也没被人这样保护过。

我现在看上去很柔弱吗?莱戈拉斯有些好笑的地想。如果是年轻时候的自己,肯定不会甘于被别人保护,就算手里只有一把短刀,也一定会冲上前去。

不过现在的他觉得,不管这孩子是出于什么心理保护自己,如果自己贸然冲上去,这个孩子一定会生气着急。既然他能解决,自己还是呆在原地好了。

莱戈拉斯看着从前的自己一身短打,英姿飒爽地与半兽人战斗,油然而生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仅存的一个半兽人在无力招架的情况下,尽最后一口气吹响了号角。

虽然莱戈拉斯立刻一箭了结了他,但号角声浑厚悠长,已经传出去很远。

其实在没有大战发生的日子里,半兽人是个非常无组织无纪律的群体,他们甚至会在军队内部殴斗不断。如果没有一个强力的指挥官下令,即使这个半兽人吹响了求援的号角,其他流窜于附近的小队半兽人也未必会应援而来。

但问题是,搜索莱戈拉斯的精灵卫队听到号角,是一定会过来查看的。

想到这里,莱戈拉斯从后面拍了拍年轻精灵的肩膀,正想要问他“你看我们是不是要换一个地方”,不料年轻的王子猛地回过头来,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双湛蓝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嘴角也出现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如果说方才他“绑架”自己时没有任何恶意,那么现在这个猫看到鱼一样的表情,可以说让莱戈拉斯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不祥的预感令他戒备地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前面的小王子也收好了武器迅速转身,抬起一只手就向他抓来。

莱戈拉斯虽然多年未曾作战,但当年的身手并未荒废,他敏捷的一闪,躲过了这迅捷无比的一抓。

但是那孩子完全没有向他解释什么的意思,反而一招又一招地连续攻过来,逼得他也没有余裕去质问,只得全力招架。

两个精灵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动上了手。

 

他们本是同一个精灵,拥有一样优秀的身手,又是这样赤手空拳地对战,实在难以分出胜负。当然这样的较量对他们来说也是难得一遇,对手的强大逼得他们不得不将自身所具有的也是他们共有的最大优势——速度和敏捷——发挥到极致。两个精灵的动作都迅捷无伦,乍然看去仿佛是两道疾风在纠缠,让人眼花缭乱。

在激烈的对战中,莱戈拉斯突然看到那个年轻的自己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脸还能笑出这么……邪恶的表情,随即他感觉周身一紧,原本流畅的动作不由自主地一滞。

他低头一看——原来这个孩子踩住了他的长袍。

高手过招,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他虽然只是微微一滞,却给了对手足够的机会。莱戈拉斯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骤然扳住,紧接着后颈一痛,眼前一片黑暗。

 

竟然输在了衣服上。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这样想道。

------------

附一张小叶子的邪邪一笑~~话说当时在影院里看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想过叶子的脸还能笑出这么邪恶的表情……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