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EC】伊甸园5(end)

堕天使万x神父查

努力思考了很久……结果貌似还是有点烂尾,求轻piaTAT

-------------------------

此后的日子里,Xavier神父的小教堂中多了许多新成员,比如时常带着眼罩的Scott和他的兄弟Alex,活泼闹腾的Sean等等。有时教堂周围居民会发现家中会出现一些灵异现象,比如物品和家具突然漂浮起来,仿佛有鬼怪托起它们。如果他们去教堂求助Xavier神父,就会收获神父温和的劝慰和一个镇邪的木质十字架,然后灵异现象就会消停许久。当然这并不是十字架的功劳,只是每次他们求助之后,Charles都会去一趟Jean的房间,帮助她控制变种能力。

在这期间,Charles也根据自己对圣经的理解,以X教授的笔名撰写了数本相关的书籍,并在相关人士的帮助下得以印刷出版。他曾经救助的修女Moira是一个人脉颇广的人物,虽然教会内部似乎有人意识到Charles的著作中有一部分循循善诱的成分,但是都被她安抚下来。

与此同时崛起的还有“万磁王”的名头。Erik因为曾经徒手拆毁了主教堂,已经在公众面前被丑化为撒旦一般的人物,但同时他也成为了一些反教会的变种人势力眼中的英雄。

而Charles依然会在一些月光明亮难以入眠的夜里,等到他从窗户悄悄闯入的朋友。

虽然他们所做的事情不同,但在那些两人独处的夜晚里,他们都默契地闭口不提。

 

随着时间推移,在万磁王组织反教会的变种人势力不断给教会以及支持教会的官员施压的状况下,变种人问题终于引起了掌权者的重视。

同时, Charles从一个大学教授的角度出发、所发表的对于圣经以及近年来教会所作所为的理解性著作,更加纯粹也更加贴近民意,这使得X教授的著作在平民之间的影响愈发广泛。

在教会下达了让Charles收回他的著作的命令后某一日,Moira急急忙忙地来到教堂,她想要见Charles时,却被告知Charles这几天都把自己关在教堂后方的钟塔里,不让任何人打扰他。

“Charles已经知道教会的指令了,Moira。他说他不会答应的。但是他需要一个转圜的方法,不会硬碰硬。”Raven安抚她说道。

Moira焦急说道:“我明白。我知道他一定不会答应的……但是我怀疑,有人已经知道了Charles收养变种人的事情,如果这是事实,那么教会针对他的行动就远不止勒令他收回著作那么简单。”

 

与此同时,教堂的钟楼里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Charles听见天窗传来响动,他头也没有回,只笑了笑说:“Erik,你来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倦意。

Erik皱了皱眉,他看着散落一地的、写满字的稿纸,说道:“你就在搞这个?一直没休息?”

“我在寻求一个方法。”Charles说道,“制止纷争的同时,让人们更加认可我的言论。以及,在教会对我发难之前,保住我的学生们。”

“兄弟会可以给你所有的便利。”Erik斩钉截铁地说道,“给你发表言论的自由,给你的学生们庇护,把那个腐败不堪的教会从内到外地摧毁。”

Charles无奈地摇了摇头,“可是Erik,我的学生们许多都只是孩子,我教导他们理性地保护自己、并且不伤害他人的方法,他们不是你口中的战士……做不到与人类为敌。”

“Charles,你还是这么固执。”Erik走近他,“你教给他们自保的能力,教他们不去伤害人类,这都只是你自己的希望而已。”他将Charles的轮椅转过来,直视着他的眼睛:“现在是怎样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这场战争马上就要向着白热化靠近,这种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还要费劲心思地寻找折中的方法。你有没有给过他们选择?”

Charles也望着他,似乎为他的话语所震,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Erik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之中翻滚过矛盾、挣扎和一丝的不甘,终于还是逐渐归于平静。

“你知道的,Erik。”Charles轻声说,“依靠我的能力,我可以给他们营造一个世外桃源,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们。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但是……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我终究还是要尊重他们自己的选择。”

他把轮椅滑到桌边,伸手抽出了一张纸。

“这是教堂地窖下通道的示意图。”他凝视了片刻,伸手将那张纸递给Erik:“我相信你,Erik……也许我的学生们到达出口时,会需要你们的接应。到那时,是与你们一起战斗,还是随我隐居,就由他们自己选择。”

Erik接过那张纸,仔细地藏在身上。“我不会辜负你,Charles。”

------------

Charles从钟楼出去之后,得到了Moira带来的消息。而如果这个消息准确,那么这间小教堂很快就会遭到灭顶之灾。他们都明白事不宜迟。

只是Charles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这是他第二次在夜晚听见教会的兵力出动的声音。只是这一次,他明确感觉到那些人的目的指向的是自己。此时学生们已经开始进入地窖有序撤离,但是时间上依然不够。

或许这些时间需要我来争取。Charles想道。

他依旧冷静地组织着学生撤离,并让Hank和Raven带领着学生先走一步。Raven负责领头,而殿后的Hank担忧地问他为什么要留下时,Charles只是笑着说:“你知道的,没有人可以伤到我。”

此时他的意识已经穿越了街区,在赶来这里的几队急行军之中搜寻一圈,找到了不同方位的几名首领。意识发散开来侵入他们的脑海,不一会,教会所属的士兵们就看到他们的首领突然举手示意停止前进,虽然有所疑惑,却还是遵从了命令。

Charles欣慰地微笑起来。他催动轮椅远远看着学生们撤离的队伍进入地窖,顺便一个个检查空掉的房间——直到他的意识在相隔不远的地方感受到了一种非比寻常的恶意。

那一瞬间Charles没有来得及分辨清楚那是什么,只看到一个不甚清晰的画面——那是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一根引线在飞速燃烧。

然后轰地一声巨响在身边响起,他的耳朵一瞬间被震得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

地窖里,最后一个进入的Hank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了火药爆炸的声响,随即是脚下的剧烈晃动。他一瞬间惊恐无以,下意识想要去推开地窖的门,却发现推不动,门似乎被倒塌的房屋堵住了。

所幸Charles的声音很快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在这种时刻,他的声音依然沉稳:“Hank,地下通道的情况怎样?”

“地下通道还安全。”Hank急切回答,“教授,你……”

“我还好,”Charles说道,“我在爆炸没有殃及的地方。你带着学生们快走,一旦地下通道被连续爆炸封堵,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呢教授?!”Hank问。

“我会一直与你们联系。等爆炸停止,你带Scott来找我。”Charles冷静地回他。

 

那个时代火药的威力尚且有限,Charles从一开始的极度震惊之中平缓下来之后,便迅速地侵入了点燃引线之人的大脑,从那里他得知了火药布置的大致方位。

于是通过大脑精密的计算和对环境的熟悉,Charles很快找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角落。

连环的爆炸震得他头脑发疼,但是他的心思却止不住地飘远。他跟随着Hank的脑内意识,知道地下通道虽然有几次震动,但是都有惊无险。这样就好……Charles想道。虽然没有料到教会会为了对付变种人处心积虑地在地下暗藏火药,但是至少结果还好……

然后他就感受到巨大的热浪冲击而来。

在听到爆炸声的那一刻,在地道出口等待的Erik已经无法继续待在原地了。

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内心的担忧令他无法冷静下来。他把任务交给身边的助手,独自一人赶往教堂。

然而当他到达教堂上空时,只看到一片熊熊火海,因为是深夜,除了火焰的噼啪声,所有的一切都静悄悄的,人声绝迹。

Erik心中不安越扩越大,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在心里呼喊。

Charles!你在不在?!Charles——

然后他听见脑海中传来那个他牵挂已久的声音:“Erik,抱歉,我可能……”

“告诉我你在哪里!”他在脑海里咆哮着打断他的话。

可是Charles在沉默,他也许真的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Erik的声音在颤抖:“你想让我在痛悔中度过余生吗?”

“不,Erik,我……”“那就赶快告诉我!”

“我在我的房间后面。”Charles 的声音中带着苦涩,“你记得吗,那里有一小块草地……”

可它现在已经被倒塌的梁柱封死。

 

Erik曾经很质疑自己为何会生而为一个天使。他的羽翼似乎仅仅是上帝高兴时随手放上的装饰品,于他而言,甚至不如钢铁更加的如臂指使。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羽翼并非只为作为武器而生。

他想起charles常看的那本《永恒之王》,里面梅林曾问亚瑟王,“剑身和剑鞘你更喜欢哪一件?”

亚瑟王答道:“剑身,因为它无比锋利。”

梅林说:“可你要知道,剑鞘的价值是剑身的十倍。配戴王者之剑的剑鞘者将永不流血,因此要保护好剑鞘。”

Erik心想,如果他生出羽翼是为了在这一刻保护他珍贵的剑鞘,他的Charles,那么他或许要感谢这一次上帝的给予。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天使,但他却有了世上最好的伊甸园。

直到他被火焰烧尽最后一根羽毛时,他依然是这样想的。

Charles睁开眼时,火焰终于被Erik召唤的金属尽数压灭。他被Erik抱在怀里,看见Erik背后焦黑森然的骨架。

他颤抖着伸出手,却不敢去触碰。那些中空的翼骨早已支离破碎,风一吹,就化作尘埃飘散了。

Erik俯身亲吻他的膝盖。“我想我有些明白你当时的感受了。”他脸上带着没有拭净的灰尘,和一缕微笑。

Charles抬起头吻上他的嘴唇,先是轻轻触碰,最后难舍难分。

不知相隔了多久,他们终于能有这样一个好好的吻。

 

自那次事件之后,X教授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失去踪影,一向活跃的万磁王也消停许多。据传他在火灾中身受重伤,处于隐居养伤状态。

变种人与教会的抗争至此告一段落。而时代的潮水从不会因一两个人的沉默停下脚步。

但这些对于两个终于得以安心相守的人来说,暂时不重要了。

end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