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EC】伊甸园4

堕天使万x神父查

预计下章完结( ̄▽ ̄)

-----------

Shaw在临死之前,曾经对他说:“你和我的理念本是一样的,Erik·Lensherr。你为什么要恨我呢?为了变种人的未来,我需要利用任何手段来掌握至高的权力,然后才能开启一个完全属于变种人的纪元。而教会是最容易宰割的一块肥肉,我们为此付出的一些小小的代价是必须的。你不明白吗?我们应该通力合作……”

但是Erik没有让他说完。

他说:“无论如何,开启这个纪元的人都不应该是你。”

杀死Shaw的时候他的手稳定得没有 一丝颤抖,但是心脏却兴奋得战栗。他感觉到自己到达了一个新的境界,如同一个溺水许久的人突然浮上了水面,他近乎疯狂地大口呼吸,即使水面上的世界充满危险和不可控。

于是他犹疑着,直到Charles呼唤的声音如同被截断一样突然消失在他的脑海里,然后整个意识重归死寂。

这时Erik才慌了。

Charles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听不到他的声音了?他的心底一遍一遍地响起疑虑,不安像一棵飞速成长的树,一瞬间就撑满了他的整个世界。

他再也无法硬下心肠去不在意,或许在选择面前他未必会相信Charles,但是Erik决不能没有Charles。

他挣扎着醒来,看见眼前被完全摧毁的教堂废墟,和身周黑色镰刀一般的巨大羽翼。

 

当Erik在教堂的废墟中找到Charles时,发现他被压在一根梁柱下面,依靠他单薄的肩背和双肘撑着地面。

而他的身下,护着一个陌生的修女。

这的确是Charles会做出的事,除了他再没有的第二个人会做出这种事了。可那一瞬间Erik几乎出离愤怒。

这该死的天主教,该死的慈悲,该死的爱。他几近咆哮,他的心里却恐慌的发抖,还有无穷无尽的悔恨。

重物被移开,他看到Charles一瞬间无力放松下来的臂膀,他侧了头,露出苍白汗湿的侧脸。

“Charles?”Erik扶起他,颤抖着呼唤。

而Charles似乎痛到失语,他躺在Erik怀中紧紧抿着毫无血色的嘴唇,仅余一双眼睛还凝视着Erik,依然是平静而纯粹的蓝色。

Erik克制不住地、痛苦地开口问他:“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救这个女人?Charles,为什么不保护好你自己?”

为了你。Charles心里想。但是他选择沉默,他并不想让他的朋友徒增折磨。

Erik看着Charles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似乎要给他一个微笑,可是他没有成功。然后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就在他的眼前,缓缓地闭上了。

 

Charles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熟悉的房间里。

身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只除了双腿依然完全麻木。而且浑身肌肉都经历了极度的紧张之后完全放松,全都酸软无力。他微一侧头,看到了一旁眼圈红红的Raven。

Raven已经含着眼泪扑到他床边,她问:“Charles,你怎么样?你……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Charles对她笑了笑,伸手去拉住了她的手。他觉得脑袋还有些昏沉,意识也有些疲惫模糊,只能微微发出一个口型:“Eri……”

“你!”Raven似乎就要发怒,却在话语出口的一瞬间泄了气,“你还管他做什么,那个家伙把你丢在这就跑了。医生说你的双腿恐怕不能用了……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Charles微一垂眼,算是肯定了她的话。

Raven伏在他脸侧,似乎在小声抽泣。如果在平时,Charles可以想出十种以上方法把她逗笑,可他实在太累了。于是他只有安慰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房间门外隐约可以听见Hank在与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那个女声似乎在说“……他救了我……”

自己救了谁?Charles已经不记得,也不想探究了。事实上他一分一毫的心思也不想再动。耳边Raven在轻声对他说:“这一阵我和Hank都会住在离你近的屋子,你随时可以喊我们来……我们都在,你好好休养……”

他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再度沉入梦乡。

 

-----------------

Charles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眼见四周漆黑一片,还以为仍在梦境之中。

但他很快发现了另一丝异样的信息浮动在房间里,并且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信息中的紧张和惶惑。

“野猫先生,”他的嗓子有些哑,却带着掩盖不住的笑意,“我发现你了。”

角落里的某个人影动了一下,继而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边。Erik操纵一旁的锡壶倒了一杯水,一只手扶起他的上半身,另一只手将水杯递到他唇边。

Charles顺从地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水,随后Erik帮他拭了拭嘴边,又放下杯子,动作轻柔地帮他躺下。

“Erik,我并不会突然碎掉。”Charles在黑暗中对他微笑。他觉得Erik的动作之小心翼翼,就像是把他当成了某种易碎品——即使他现在已经不觉得多么虚弱了。

光线太暗看不见Erik的表情,只见他的动作微微一滞,似乎是呆了一下。然后Charles感觉被子被掀开一角,Erik倾身下来,躺在他身边,伸手圈住了他。

他声音低沉地问:“你累么?好好睡一觉吧。”

Charles靠着他的臂膀摇了摇头:“我不累。在你来之前,我几乎一直在睡。说实话Erik,现在我有点明白小孩子为什么会喜欢生病了,因为一旦生一场大病,身边的人都会无比温柔地对待你——虽然我小时候并没有过这种感受。”

Erik紧了紧抱着他的手臂:“你小时候?”

Charles笑了笑,“我的父母一直很忙,他们只会让女佣来照顾我,虽然我从来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在我稍微大一点之后,很大一部分时间就在学校里度过。Erik你呢?我也算曾经见过你的母亲……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

Erik低低叹着:“是的……她的确很温柔。她在的时候,我一直都很快乐。”

“……我很抱歉。”Charles伸手抚上他的脸,“我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事实上,自从我结识了Raven、Hank和许多其他的变种人伙伴,了解了他们的过去后,我发现在变种人之中,只是童年时期受父母冷落的我几乎是一个命运的宠儿。”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眼折射着室内微弱的光线,闪出清澈的光。

他急切地叫了一声:“Erik。”

Erik说:“我在听着。”

“Erik,我想为变种人的孩子们,创造一个伊甸园。”Charles说,“……又或者不只是孩子,包括所有无家可归的变种人。他们或许因为天生的能力,使得生命中有了这样或那样的空缺,而我可以给他们一片乐土,让他们拥有作为‘人’最基本的满足。Erik,你能明白吗?”

“我明白。”Erik声音轻柔。“无论怎样的人,都需要亲人和归宿。”

而你就是我的伊甸园。他心想。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