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EC】伊甸园2

堕天使万x神父查

很抱歉我写超了……原本预计是个短篇,好像要写成小中篇了……上中下是不可能写完的,要改成一二三四五才行 
--------------------

Erik在实施刺杀之前,已经做好了与Shaw同归于尽的准备。他几乎就成功了,只差一步,他就可以让刀片扎进Shaw的脑袋。

但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他杀不了Shaw。

Erik从来不信奉所谓上帝的存在,尽管那个给予他生命的女人曾经无比虔诚地教导过他。想到教会那些脑满肠肥的所谓上帝使者,再想到为了讨好这些愚蠢的人类而随意牺牲无辜的Shaw,Erik觉得,即使上帝存在,他也一定是一个虚荣而贪婪的混蛋。

Shaw或许永远不会知道,那个被他随手害死的穷苦女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天使。

她血液中善的力量延续在她的儿子体内,致使Erik即便满怀杀意,却仿佛被无形的手阻隔,让他无法杀人。

而这个认知让Erik愤怒至极。在翅膀受伤、四周通路都被追兵堵塞之后,他曾心想如果天生的能力只能用来逃命,还不如让自己死在火刑架上来的干脆。

咬牙切恨这么多年,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仇人逍遥法外?

Erik一拳锤上浴室的镜子,惊了外边忙忙碌碌换床单的Charles一跳。

事实上Erik砸完就后悔了,无论如何他不应该在一个被他用刀指着脖子还好心收留他的人家里乱砸东西,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这副阴郁、暴躁、无谓地砸坏东西来泄恨的愚蠢模样,实在不想让那个人看到。

但是未来的Magneto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慌张失措。他看一眼裂开的镜子,然后动动手指,之前被他捏成匕首的金属飞过来,融在了镜面上。磨光的金属在他操纵下完美地摊平,于是Charles走进门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Erik脸贴着崭新的镜子认真检查边缘咬合程度的样子。

他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oh,Erik,”他笑着说,“这可真是个绝活,你可以靠它发家致富了。”

Erik一时间有些窘迫,但是很快Charles就转移了关注点,他托起Erik被镜子扎破的手,轻轻叹了口气。

“是什么让你如此愤怒,my friend?”他把那只沾血的手放到水流下冲洗,“可以告诉我吗?也许我能帮助你。”

Erik看着他温柔的蓝色眸子,不知为何有一丝酸涩从心头蔓延开来。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他心想。只要看着他,就仿佛沉入到一片蓝色的静海中,无论怎样的软弱与愤恨都会被包容。

但是或许自尊使然,他并不想要把这种脆弱宣之于口。

“恐怕你不能。”他低下头,就要抽回被Charles握在掌心的手。

“你在抵抗别人的关心,是因为你觉得别人不可能理解你吗?”Charles紧了紧握住他的手,他摇了摇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我可以……”他抬起右手,做出一个两指轻触额角的动作。

但是他的思绪被外间突如其来的女声打断了:“Charles,你在收拾什么?那些卫兵弄坏东西了吗?”

话音未落,浴室的帘子被挑开一边,一张蓝色皮肤、带着诡异花纹的脸伸了进来。

大半夜的这个场面确实有些惊悚,但是惊吓这种情绪体现在Erik脸上时也不过是挑了挑眉毛。反倒是那个蓝皮肤的女人惊呼一声迅速收回了掀开帘子的手,可以听见她噔噔噔向后退出好大一段距离。

“Raven,”Charles  抱怨的声音传来,“我对你说过不要随便掀开浴室的帘子,万一我正在脱衣服怎么办?”

“但事实是如果我不掀开,还不知道你居然藏了一个男人在家里!”Raven毫不示弱,“就算你突然变成了同性恋,也应该告诉我一声,Charles!我又不可能去教会告发你!”

“别闹了Raven,”Charles无可奈何地走出去,“我只是恰巧救助了他,一个被教会追杀的变种人。就像Hank一样。”

Raven一脸狐疑地看着他,“在我目击了你和那个半裸男人一起待在浴室里,你们还握着彼此的手之后,你告诉我他和Hank是一样的?”

“他的伤口需要清洗包扎……”Charles颇为头痛地解释。

“那么你应该知道,处理伤口我比你更在行。”Raven强硬地说道。

于是最终还是没有解释清楚,Erik被迫在那个蓝皮肤女人严格监视的眼神下处理了伤口,乖乖去客房休息了。

 

第二天,Charles与朋友相约出门聚会,Erik要避风头不能出门,只得看着Raven变成一个慈祥的老仆人模样,亲切地将Charles送出门去。

大门一关,Raven瞬间变回了蓝色的真身,捞起一颗苹果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两只脚直接伸到桌子上,脚趾尖几乎戳上对面Erik的脸。

Erik抬起头来,一双冷峻的灰绿色眼睛直直看向她,“我应该见过你。”他说。

Raven啃着苹果对他比了个中指:“这个搭讪方式简直无聊到让人反胃。”

Erik不理会她的恶意玩笑。“你是魔形女。几年前,Sebastian·Shaw为了向教会展示他的忠诚并且撇清与变种人之间的关系,协助教会捕捉了你。你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烧死了。这件事被当做伟大的事件画成油画记载下来。”他不带丝毫情绪地说。

Raven挑起嘴角笑了。她摆正了坐姿,两只手肘撑在膝头,双手交叉托着脸凝视着Erik,“想知道我怎么逃脱的吗?”

也许是相处多年的原因,她这个姿势神态有几分与Charles神似,Erik一时愣神。就听她说道:“事实就是,Charles动用他的能力,强行控制并修改了近千名围观者的意识。那时的他原本不应该这么强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做到了。我只知道在那之前他进入过我的脑袋,读取了我从小到大的记忆。”Raven的眼神看向远处,“救下我之后他整整一个星期都处于半梦半醒状态,几乎无法正常生活。有时候正吃着饭就会一头栽进碗里。”

她说着笑出了声:“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沉眠——以修复他劳累过度的精神。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的反常,我只好变成他的样子应付前来教堂的人,除了每天要照顾一个迷迷糊糊的家伙,还要腾出空来背诵他那些无聊的祷词和教义。”她撇了撇嘴,摆出颇为嫌弃的表情,“真是难忘的一段时间啊。”

Raven回忆完毕,看见Erik仍然一脸若有所思,仿佛颇为沉浸于她讲述的事情,不由得皱起了眉。她探身过去打个响指:“喂,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讲这些吗?”

Erik看向她。就见她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虽然这个动作在Erik眼里颇为幼稚但是联系到Charles似乎年龄不大,他的妹妹可能只是个青少年Erik选择不计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对Charles有兴趣。”她指了指Erik手中摊着的一本《永恒之王》,“虽然他自己毫无所觉,但我对他的魅力一清二楚。Charles能在一个聚会上让一半以上的女孩子以为自己坠入爱河,并在聚会结束的时候让她们全部失恋。”

她眯起眼,努力对Erik摆出一个近似凶狠的表情:“你想抢走他是不可能的,除非过我这关,明白吗?”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