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黄喻】疯狂京都城(上)

阴阳师paro 画符写黄喻出了茨木,来写文还愿啦

山兔黄x萤草喻,嗯就是那个HoyaHoya山兔!和咿呀~萤草
含卢刘卢

不性转,大家都是爷们,没有人性转

完全没有试过这种文风,ooc请包涵…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个脑洞==可能是为了提醒我就算抽出了茨木也不要忘记那些一路陪伴的R卡吧(╯▽╰)

 ---------

黄少天是一只不同寻常的山兔。

这个不同寻常,当然不是指他是一只公山兔,什么年代了,还不许山兔有公的了怎么地,也不是指他有平安京第一的速度,毕竟速度这个东西是所有山兔共同的特长。

但你见过一只喊着“看剑看剑看剑看剑”出战的山兔吗?

是的,黄少天是一只有梦想的山兔。

他梦想自己有一天能成为一名剑客。虽然这改变不了他就算喊着“看剑看剑”丢出去的依然是呼啦圈的事实,但他仍然是一只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山兔。

这一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黄少天正在京都的大道上和一群山兔赛跑。至于为什么要赛跑,要知道速度对于山兔来说是很重要的,山兔能够拉动其他队友,他的速度决定了整个出战队伍的速度,所谓业精于勤荒于嬉,如果不勤奋练习,其他山兔很快就会告诉你什么叫后浪死在沙滩上。

而此时,就在黄少天蹦蹬蹦蹬正跑在兴头上的时候,忽然听见有妖怪叫喊:“大家撤啦!冯主席来扫路啦!”
 听见这话,赛跑的山兔们纷纷刹车,一哄而散。黄少天抬头望了望,果然见三岔路口处,一股汹涌的水流向这边扫荡而来。
 “啧。”他有点不爽地拍了拍山蛙郑轩:“走啦兄弟,赶紧回寮,不然要被大水冲走啦!”他可不想被浇湿一身兔毛。
 跑了一天已经累傻的郑轩:“压力山大……” 

冯宪君是一只海坊主。之前由于山兔们无休无止的赛跑,造成了京都道路损坏率大大提高,数字飙升的养路费让人类世界的官员愁得大病一场,于是有阴阳师出面,找了京都妖怪中资历最老的冯宪君,请他帮忙管束一下这群无法无天的山兔。

不过冯宪君也无法完全制止山兔赛跑这件事情,双方拉锯几天,最终决定山兔们可以继续赛跑,但是要定时定点,到点就撤,海坊主们定点查岗,不肯撤就用巨浪把你冲走。据说派去交涉的那只海坊主同黄少天叽里咕噜说了三天,吞下了无数文字泡攻击,事情结束的那一刻口吐喷泉,不省人事。

 

黄少天回到庭院的时候,正好撞见卢瀚文在给刘小别梳毛。
 卢瀚文是一个年纪尚小的阴阳师,长了一张软萌可欺的正太脸,个子矮矮的没什么威慑力,黄少天曾一度怀疑这孩子在召唤出自己之前是怎么在京都群妖横行之地立足的。
 后来他知道这大概是因了那个卢瀚文一天要梳八遍毛的刘小别。刘小别是一只白藏主,天生血脉里跟卢瀚文绑定着,虽然整天一脸烦不胜烦地被这小孩撸毛,还是别扭着护他周全。

黄少天每每回寮都见此光景,不由得痛心疾首,他从郑轩身上跳下来,伸出一只兔爪去揉卢瀚文的头,“你这小子每日任务做完了吗你就玩,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玩物丧志懂不懂,再说这个狗毛有什么好玩的还整天整天地玩,你也不想想把他的狗毛薅秃了你上哪哭去……”

话音没落黄少天就看见刘小别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对他怒目而视。卢瀚文一脸忧愁地说:“黄少,小别哥哥他是狐狸,不是狗。”

黄少天满不在乎:“狐狸怎么了,没被你召唤之前论年纪资历他在我这也就是个小狗。”

“嘁。”刘小别一声冷哼,“矮兔子。”

黄少天顿时瞪圆了眼睛,“你说谁矮?!”他一爪按在刘小别头上,正正把小白狐狸按下去一个头。

就听砰地一声烟雾弥散,烟气中白藏主显露出修长的真身,一双狭长的狐狸眼自上而下不屑地看着黄少天,只见他缓缓抬起前爪——

黄少天:“来啊你跳啊!看你跳的好还是我跳的好!你以为我怕你的天狐神火吗?!”

卢瀚文嗷地一声扑上去抱住刘小别的脖子:“不要啊你们不要打起来!为了强御魂我已经一穷二白了,不想花钱修院子啊!”

“……”刘小别跟黄少天互瞪半晌,终于架不住脖子底下一双泪汪汪的眼,他皱了皱眉,低头叼起卢瀚文转身走了。

卢瀚文隔着老远对黄少天挥手:“黄少——今天来了一个很好的式神,在南边院子里——你去认识一下他!”

 

黄少天很好奇,很好的式神是怎么个好法?当即往南边院子走去。

才走到院门口,不料院子门口的门框竟然塌了一边,断裂的木柱封住了院门,柱子的断面是弧形,竟像是被圆球状的东西撞碎的。

黄少天没多想,颇为心疼地说道:“小卢这孩子也是,再怎么穷,也不能让人家住这个年久失修的院子啊。”

后来他回想起来,十分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多想呢。

门不能走,黄少天指了指院墙,对郑轩说:“走,兄弟,我们跳进去。”

郑轩:“压力山大,黄少,我今天不行了……”

黄少天两只后爪一拍,充盈的妖气灌入郑轩四肢:“我还行,你肯定也行!来吧相信你自己,好兄弟我们走!”

呼地一声,山兔和山蛙窜上院墙,然而事实证明郑轩状态不行的时候确实不能勉强他,山蛙前半身刚越过墙头,突然一个趔趄,后肢一个不协调直接挂在了墙上。而背上的黄少天猝不及防滚了下来,扑通一声摔进院子,骨碌碌滚了几圈之后摊在地上,整只兔都懵逼了。

他晕头晕脑地看见一双秀气的小靴子停在自己面前,一个温温软软的声音说:“哎呀,你的血条见底了。”

然后一阵草木芳香将他轻轻围绕起来,有几片叶子在脸边飞舞,他下意识伸爪一扑,叶子竟化作光点幽幽飘散了。

黄少天一骨碌爬起来,觉得浑身舒畅,瞬间充满了力量。他上下打量起方才救他的式神,见是一个眉眼弯弯的少年,四肢和腰身都颇纤细,手里握着一个魔杖似的巨大蒲公英。

好舒服啊……黄少天心里想。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就像沾着露水的嫩绿白菜,清新温柔,香甜可口。

等等……想什么呢你这个傻兔。黄少天心说,不行不行,这个不能吃。

少年笑眯眯地蹲下身,蒲公英的大球在他身后一晃一晃,他伸手摸摸黄少天的耳朵,说:“你好呀,我叫喻文州,刚刚进门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门框,没想到居然坏掉了,因为要收拾屋子所以没有修门,让你冒险跳墙……抱歉。”

“不不不不用道歉!”黄少天脸一红,“是我自己没控制好,不怪你啦,我跟你讲平时我跳这个墙根本不费劲,只不过今天我兄弟的状态不大好所以才……”话说到这他一惊,“哎呀,我兄弟还挂在墙上呢!”

喻文州抬头望了望,说:“哦,我刚才的治愈之光对他也有作用,他已经满血复活跳下墙头走了。”

黄少天:“……”

 

黄少天:“你……你可以不要捏我耳朵了吗?”

喻文州的手停了停,继而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不好意思,可是你长的好可爱啊。”

腾地一下,黄少天从一只有梦想的山兔,变成了一只有梦想的烤山兔。

tbc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