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36

主黄喻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设定

章三十六

 

他凝视着眼前铜盆中的水。

水中倒映着这间房屋的穹顶,那是一个钟乳石的洞穴,黑暗中石面上透着白色的半透明的光芒。

这是他闭关了数十年的地下洞窟。他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暗无天日。他并不惧怕黑暗,相反,黑暗能够让他思考,在更深邃的世界里追本溯源,更接近心中的答案。

古秋连伸出手指点在水面上,他闭上眼睛,整个人仿佛忽然沉寂了下来,连花白的须发也宛如石雕一般一动不动。不知他在心中默念了什么,原本镜面一般的水忽然一乱,涟漪打碎了水面上光滑的反射,水波层出不穷,仿佛水下有什么在搅动一般。

不一会,水面涟漪渐渐停息,原本清浅的铜盆却仿佛变得深邃了,水下一个暗影缓缓浮现,随着逐渐平静的水面渐渐凝聚成一个人的面容形状。

这样的环境下,方世镜的脸泛着诡异的苍白,他微一低头,施了一礼:“教宗。”

古秋连睁开眼睛,淡淡地看了一眼水中的人影,低声说道:“我们应有数年未见了。”

方世镜微微一笑:“上次见教宗时,我还能自己走到教宗面前。这回却要劳动教宗亲启秘阵,以开无方幻境,令我受宠若惊。只是我如今形同废人,不知教宗如此大费周折,召我何事?”

“我知你已成残魅,自然不会有何差遣。不过是确认一件事罢了。”

方世镜犹豫了一下,说道:“年少无稽,往事荒唐。如今我落得如此下场,也应是神的旨意。我已将前尘往事尽数放下,教宗也无须追究。”

古秋连叹了口气,“你如今这样,是我辰月的损失。但你既不介怀,那便罢了,我本也不是为此事才来。”

方世镜迟疑道:“那教宗可是为……是为何事?”

古秋连凝视着方世镜的神情,淡淡说道:“自然是为文州。文州是个极聪明的孩子,却悉数记不得十岁之前的事。现在,我想知道这件事的原委。”

“为何?”方世镜眼中一瞬间闪过的神色似是惊惶,“这已是数十年前的旧事……”

古秋连目光辽远,似乎透过了这黑暗的洞壁,穿过这之外重重大山、俗世纷杂,投向了远方:“人有来处,也总有归处。即便他选择了神的道路,可物种、血脉本是神最伟大的造物,他如何挣得开血脉的枷锁。若文州的身世真的如我所想,那么——方世镜,当年,是你错了。”

“错了……”方世镜喃喃地说道,他露出苦笑,“是我错了……可即便是神的旨意,我又焉能不错?”

“教宗位高权重,可如果有一日,出现了一个与你生的一模一样的人,你会如何对他?是杀之以绝后患,还是控制起来,作为替身傀儡?”

“可是那人什么没有做。他给我钱财,放我自由。我起初懵懂不明,后来才知此恩深重。我有无数同族一生都在与他们选择的模板相互争斗。最后他们或是取代了模板,占有了他们的亲人和势力资财,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或是被模板所杀,死无葬身之地。只有我如此幸运。”

“而他一朝落难,我虽无力救他,难道还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孩子一并死去?”

 

 

“文州啊你怎么还这么轻。”喻文州原本正好好地坐在椅上看书,猝不及防地就被人从身后一把捞了起来,黄少天捏了捏他的腰:“咦,冬天也长了不少肉啊,怎么分量一点没沉?”

喻文州拍掉他乱动的手:“少天每次来不从正门进也就罢了,这打招呼的方式能否改改?”

“不能~”黄少天把脸埋进他脖颈中深吸了口气,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他:“哎哎哎,你说的那些羽人、鸟人,来了吗?什么时候到呀?”

“怎么你好像还很盼着他们来似的。”喻文州无奈苦笑,“他们来势汹汹,很有些难对付,可不是作客的。”

“哈,文州你难道怕了?有你在、有我在,管他什么羽人鸟人,杀他个片甲不留!”

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眼中寒光一闪,下一瞬只见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我自然是不怕的。”他昂首,指向门外的天空:“少天你看。”

门外夜色已降,只有西方的天边还残留一点细微的落日光芒。星宿将它们的光芒洒向了大地,而夜空的正中,悬着一弯刀锋一样细长的上弦月。

不对……黄少天眯起了眼,他隐约记得昨天还是半月,接近满月的月相,怎么可能一天时间月相就如此剧变?

他回过身,看到喻文州眼中缓缓升起的锋刃似的寒意,他的眼角眉梢依然带着温柔的弧度,一双宛如静湖的眼眸中却有暗波汹涌。这大概是他要杀人的眼神了。黄少天心想。不知为何,他只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催的他的心砰砰跳着,真是要命,他心想。认识喻文州这么许久,他还未见过他这般凌厉的模样,而果然……不论是怎样的喻文州,都是如此的令他喜欢。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边,他抬头仰望着那弯诡异的弦月,轻轻地笑了:“即便是羽族顶尖的鹤雪士,若是失去了最引以为傲的精神之力,也不过是笼中之鸟罢了。你说,我如何会怕?”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