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34

主cp黄喻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章三十四

 

“少天,真的不行,”喻文州推了推他的脸,“一会瀚文要进来,随我习字的。”

“啊……可我都好久没见你了啊。”黄少天撇了撇嘴,他低头伏下脸,啃上喻文州的唇,从他唇上一路啃到颈间。

喻文州颇为无奈地任他胡闹,可眼角眉梢却是欣喜的。

“说起来,”黄少天抬起脸,疑惑问道:“那个小家伙,真的是以前那个小鲛人?怎么几个月不见,他就变成人了?鲛人是可以变成人的吗?是不是你又搞了什么鬼?”

喻文州微微一笑,说道:“你走之后,我征得瀚文的同意,在他身上构架了秘仪之阵。可在夜晚时吸收月力,白日化出人类之形。”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来往信件也没见你提起此事。”

喻文州转了转眼睛,笑道:“因为,我想给少天一个惊喜啊。”

实际上,这一套将鲛人化作人形的秘仪之阵,本就是辰月前辈学自鲛人族的秘法,只是当年辰月众人只将它当做一个典例,并未重视,因此传承下来多有缺失。喻文州不过是大半月前才将这一整套的秘仪之阵完整地完善完毕,就算发出了信件告知黄少天,恐怕也要与前来天启的黄少天错过了。

“哎?”黄少天歪了歪头,眼神玩味地看着喻文州:“惊是有的,可我为什么要喜?”

喻文州伸指点在他的心口:“少天心里明白,何必明知故问?”

“你真是哎~这小家伙当徒弟确实不错,可我不是想听你告诉我,你和我想的一样嘛……”黄少天“啪嗒”亲在喻文州脸上,“文州你果然最了解我了!”

喻文州又推了推他的脸,笑道:“好了好了,一会儿你的小徒弟该过来了,瀚文方成人形,心思单纯,你可仔细别教坏了他。”

黄少天仍然抱着他不撒手:“等等等等,有件事你得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你把冰雨给了那小家伙练手?”

喻文州无奈说道:“你先放开我,我再给你慢慢解释。”

“不行,你先说清楚,我再放开。”黄少天不依不饶。

喻文州对他孩子气颇为无语,只是想到两人分开数月,黄少天这般粘着他想必也是思念苦了,便也随他纠缠,笑道:“瀚文想学剑,我念着你曾说过他的手速度过快,更适合沉重一些的剑,便给他找了一把阔刃的剑来练。只是瀚文还小,免不了心性浮躁些,与小别比试几回,大概是不耐阔剑沉重,我将冰雨放在榻旁,便看见他有几次往那里悄悄打量——这次我在屋外小憩,他总算是找到了机会罢。”

“嗯~”黄少天若有所思状,“小孩子刚开始学剑,浮躁也是正常的,着小家伙长了一副聪明相,不知道真的教起来怎么样。要是脑袋瓜灵光,多叫他练几下他自然就明白自己差在哪了。”

“少天,我为他找的剑是从微草的库房里拿来的,我并不会挑——等有空,你再给他挑把合适的吧……还有,你什么时候放开我?”

“额~~~”黄少天拖长了音调,嬉皮笑脸道:“哎哎文州,你刚才说,你一般都把冰雨放在你床榻边上?那我们一起去把它放回去吧?”

“啪”,喻文州直接把他推翻在了竹榻上。无视黄少天“文州文州文州你怎么可以推开我啊啊啊你好绝情啊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喋喋不休,他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奇怪,瀚文怎么还没过来?”

 

前院里,刘小别正仔细擦拭着手中的长剑。忽的一只信鸽掠过院墙扑棱扑棱地落在他身旁,他瞥了一眼,抬手解下鸽腿上的纸卷,收剑起身转头往王杰希的书房而去。

书房里,王杰希展开纸卷,仔细地读了上面的内容,然后轻轻叹了口气。“来得真快啊,”他说道,“再这样下去,飞鸽传书也赶不上他们的速度了。”

刘小别眉头紧锁:“这队鹤雪,确认是冲我们来的了?”

“几乎可以确定了。你去告诉文州一声吧,总要有所准备。”王杰希双手交叉抵住下巴,闭目沉思起来。

刘小别点头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他方踏出门外,忽的一个身影迎面扑来,刘小别一惊之下,双手已经条件反射地伸出,架住了闪到面前的人影。

原本该去习字的卢瀚文正被他架在身前,一边不停地挣动着,一边抬起脸来,他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眼神亮亮地看着他。

“小别哥哥,抱抱,亲亲!”他笑叫道。

“什么?”刘小别一个愣神,手上力道松了一松,下一秒卢瀚文整个人的体重一瞬间扑了过来,将他压得坐倒在地,然后只听“吧唧”一声,脸上已被啄了一口。

这一切都发生在片刻之间,刘小别一时愣神,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他浑身一个激灵,手一撑就要站起,却不想身上挂了一个半大孩子,他猛地一站,又被坠了回去。

“这些你都从哪学来的……”看着死死粘在身上的小家伙,刘小别颇为痛苦地捂住了脸。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