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33

主cp黄喻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章三十三

 

黄少天此番一回去便升帐议事,将这几月历程与找到魏琛之事大体说与了几名位阶较高的将领,只说他隐居乡野,不想理会世俗事务,不愿回来。然后这件事迟早会被报给天驱高层知道,他也明白魏琛隐居之处泄露在所难免,他与魏琛对此都有所准备。于是他只略去了喻文州在其中起的作用,将魏琛与辰月之间的联系模糊带过,他相信魏琛曾经的部下们会尊重他们昔日首领的选择,不会对他刨根问底,誓要把魏琛挖出来才罢休。

墨鹰团所在黯澜山脚下,入冬之后气候变化恶劣,因着一众军士平日所需,处理的事务便不免多了起来。黄少天心知肚明魏琛绝不会再次回来,墨鹰团落到他肩上已成定局,他虽生性向往自由,却也不得不安下心来,一步步接手许多从前不曾在意的事。

天驱的组织至今对他若即若离,虽默认他掌握万垒宗主的指套,但是不再对他有过任何的指示,也没有真正地承认他。似乎他们对他的试炼并没有结束,他们依然保持冷眼旁观的态度。

这几个月里,黄少天一反往常的活跃,反而时常窝在室内阅读一些书籍史料,天驱与辰月的斗争史虽然从未正式的编为史册,但是这两个组织之间许多争斗都与王朝政权的斗争紧密结合,有心去看,也能看出许多痕迹来。这些从前他没有在意过这些事情,如今却看得津津有味。

 

他动起了心思接手诸多事务,竟是直到次年初春才得以闲了下来。当他还在愁怎么找个理由去天启的时候,正巧魏琛的长姐,也是楚卫的军候之一,应天子之邀前往帝都参与诸侯围猎。原本随行的除魏氏的数名家将以外,还有这位女军候的一个侄子,但是黄少天与魏氏的子侄辈们多半相熟,便不客气地抢了这个差事。

时隔数月再度看到熟悉的青砖绿瓦,黄少天轻快地一笑,他稍一后退,一个纵跃翻过了院墙。

不料他刚刚越过墙头,尚未落地,便感觉到院中有凌厉剑风四下扫荡,他心头一顿,干脆驻足落下,以轻身功夫停在了尖锐的墙头之上,低头向下看去。

只见院中有两人各执一剑,你来我往剑气纵横,斗得难舍难分。其中一人剑法快如疾风,以剑气织成了绵绵密密的网,将另一个人罩在其中,而另一人攻势虽然锐利,却左冲右突不得而出,但前者虽然控制局面,却始终避开后者的锋芒,迟迟不敢与他硬碰,是以局面胶着。

黄少天仔细看了看,已看出以快剑织出剑网的是刘小别,刘小别的剑法修习正到了一个迅速成长的阶段,数月不见,他又有精进,已经能在交手中稳稳控制局面。而另一人身材矮小,似乎年纪不大,但未曾见过。只是——黄少天眯起眼,这个人手里拿的,好像是……

刘小别正集中精神,想要在他一手布置的剑网中寻找机会突破僵局,不料突然有人影从天而降,身影一晃就进入了他的剑网之中,刘小别心下一惊,正要收剑后退,不料眼前一花,刚刚还在缠斗的对手已经被那人一把提溜走了。

黄少天一手提着冰雨,一手拎着一个半大孩子,竖起眉毛凶巴巴地凑近那孩子,问道:“你是谁?谁给你的这把剑?嗯?”

当年他将随身多年、视若生命的冰雨留给喻文州,便如同分了一缕魂魄放在那人身边一样,等同于两人牵情之物。而此番前来冰雨竟在一个陌生的孩子手里,这让他很有些不舒服。

那孩子虽小,却也算是个少年人了,身量已有些抽条,被他拎着十分难受,一边动手动脚地挣扎,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黄少,放开,先生,喻……”

“耶?你认识我?”黄少天虽然满腹狐疑,还是将他放了下来。小孩一落地便兴奋起来,手舞足蹈地说话:“黄少你,认识我!不,不认识我!……”他似乎不太会说话,话语间还带着一些“呜哩呜噜”的奇异声音。

“他大概想问,你为什么不认识他。”刘小别走上来淡淡插了一句,他抱剑一礼,“黄少天前辈。”

“我为什么不认识他?”黄少天莫名其妙地转回脸,仔细看向眼前这个陌生孩子,就见那孩子双手挨到脸边,鼓起腮帮对他做了个鬼脸。

“你……你难道是!”黄少天惊了。

之前那小鲛人长时间待在水里,经常弄得一头一脸都湿漉漉的,脸上又有着一些浅浅的属于海生物的妖异纹路,皮肤也因为长时间隐在深海而有些苍白。但是眼前这孩子面孔干净,脸蛋圆圆地透着红润,一双眼睛倒是晶亮晶亮的颇有些相像。

黄少天有点懵,这这这,几个月不见,这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他愣了一会,感觉自己有必要跟喻文州问问清楚,于是毅然决然地转过身,跑向了内院。

 

黄少天找到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正卧在廊下的摇椅上小憩。

初春时节,即便是午间也还能感觉到一丝凉意。喻文州仰躺在椅上,身上盖了一件深色的狐裘,只露出一张脸,长发披散开来铺在椅上。

黄少天有时候觉得,喻文州虽然与他同岁,可他好像比他年长许多似的,有时候望着他,便能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似乎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仿佛从烈日下走入了一片荫凉之中,黄少天的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蹑手蹑脚地靠近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番他躺着的摇椅,然后颇为不满意地砸了咂嘴。

虽然喻文州身上盖着的挺暖和,但是他身下却是一个竹编摇椅,只铺了一层薄褥,虽然天气已经不算冷,但是弄不好还是有着凉的风险。

黄少天忍不住伸出双手悄悄比划,要怎么挪动喻文州,才能既不惊醒他,又能把他从这凉席一样的摇椅上抱起来。

他心里正想着,手一不小心便擦过了喻文州的脸颊。就见喻文州眉毛微微动了动,他吓得一缩,却见那人并没被惊醒,只轻微地移动了一下身体,侧了侧脸。

只是这竹椅窄小,原本喻文州的长发已经铺展了半边,再微微一动,便有一部分青丝顺着边缘滑了下来。黄少天下意识伸手捧住,只觉得仿佛手里接住了一捧温凉的水,凉凉的十分舒服,却又有些微的温热,顺着手臂一直传到了心里。

他俯下身伸出手臂,轻轻揽住喻文州,将自己整个人埋进他被衣物裹得厚厚的柔软的身体里。他的力道很轻,有些自信不会惊醒喻文州,但心里又有些隐隐的期待,好像又盼着喻文州醒了才好。

他抬头看了看喻文州的面容,见那人神色一如既往地柔和安详,不禁有点淡淡的失望。然而就在他要收回视线时,却看见喻文州的嘴角微微一动,似乎轻轻地笑了起来。

这一动极轻极微,黄少天一时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盯了半晌,悄悄凑近喻文州,对着他的眉眼轻轻吹了吹气。

然后他就看到那双眉眼忍俊不禁地弯了起来,喻文州再忍不住笑意,偏过头将脸藏进了狐裘的绒毛里。

“好啊文州你醒了还不说,你逗我!”黄少天掀开狐裘把他扒拉出来,然后飞快地伸手到他肋下挠啊挠。

喻文州呼吸一下子乱了,他推了推黄少天,没能推开,他却也镇定,直接伸手抱紧黄少天,借身体夹住了那人乱动的手,“好了,少天别闹了。”他弯着眼睛说。

“我本来不想闹,但是——”黄少天蹭了蹭他,“谁叫你撩我。”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