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30

主cp黄喻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啊 又腻歪了一章~~~~下章开始要推一推剧情了

章三十

两人之前视彼此为挚友,也曾同榻而眠,这样的亲近并不算少。只是这一次黄少天的拥抱中,似乎带了些别样的意味。

不知是不是黄少天赤裸上身的原因,喻文州只觉得有炽热的温度透过衣物涌入他的身体,被这样的热意包围着,喻文州不由自主的被烫得微微颤抖起来。

黄少天低低地开口,温热的呼吸中还带着一丝酒气,喷在他的耳后:“文州,我要走了……我找到魏老大了,就要回去了……你跟我走,好不好?”

闻言喻文州却是心下一凉,猛然间清醒了几分。他跟随着黄少天逃离了辰月的地下洞窟,可以说是一时冲动,却并未考虑过出走之后该当如何。自己刚刚促成了叶修一脉势力与辰月的合作,如果这时候自己跟随黄少天去了天驱的属地,辰月会怎样?天驱又会怎样?一时间心乱如麻。

也许……他终究还是要回去的。他们分别属于两个从千年前就背道而驰的组织,在今后也绝无可能走相同的道路。

然而他却是第一次觉得,只是离开一个人的身边,就让他如此的不舍。

喻文州感觉到一种不曾经历过的紧窒感狠狠攫住了心脏,他没有出声,只伸出手抱紧黄少天,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然而一瞬间疏于防范让抱着他的小醉鬼抓住了机会,下一秒,黄少天嗷呜一口叼住了他的脖子。

黄少天没有考虑喻文州沉默的含义,他其实本来就没有想要确切的答案。醉后的脑袋还有些迷迷糊糊,大概在潜意识里,那句话不过是他想要更加亲近喻文州的一个讯号。一向温雅自持的喻文州在他面前卸下了心防,此时不吃更待何时?

他搂紧喻文州翻身滚倒在床上,像是按住猎物的豹子一样啃咬舔舐着怀中的人。喻文州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抖,不知不觉间浑身都绷紧了。他伸手抚过黄少天伏在他胸前的毛茸茸的脑袋,低低地喘着气,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他的手抚上黄少天的脸,那张俊脸上带着微微的热气,感觉到他的碰触,黄少天扬起了脸,对他露出太阳一般的笑容。

他笑着凑近他,唇瓣相贴,像个小兽一样轻轻舔着他:“文州,我喜欢你……我想、想要你。”

他忽的又结巴起来,似乎是怕喻文州拒绝一样,露出些患得患失的神色,一眼看去竟有些害怕和委屈。

“好。”喻文州笑了,他吻上黄少天的唇,心想,既然是他想要,自己又怎么能拒绝呢。

 

那一晚具体是如何,黄少天已经记不清了。但他隐约知道自己大约不是很温柔的。初尝情事的少年人,对于这些方面的一些讲究都不甚了解,大多都是跟着感觉走,头脑一热便顺着酒劲怎么爽了怎么来,喻文州虽是纵容着他胡来,最后也受不住地有了些挣扎反抗,但是他在身体上终究是较弱的一方,这种程度的反抗反而起到些催化作用。

第二天黄少天清醒过来,看到同一个被窝里与自己坦诚相对的喻文州,先是被巨大的喜悦冲得头脑晕晕,就要把人抱过来亲昵地蹭蹭他,听到喻文州不适的轻哼才猛然惊觉。

他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随便扯了条裤子穿上,一溜烟奔出屋子打水烧水。魏琛昨晚喝的不少还没起,乔一帆倒是起得早,颇为惊悚地看着黄少天光着上身奔来跑去,仔细看背上还带着些细微的抓痕。

乔一帆便不免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他年纪尚轻,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心想是不是黄少有什么旧伤复发打了热水要处理伤口之类的,自己要不要帮忙找些药物来。最后他看见黄少天抱着一大盆水奔回厢房,啪地一声关上房门。他在门口徘徊了一阵,终于还是决定不要贸然出声打扰。

 

告别魏琛的时候,黄少天差不多是半扶半抱地带着喻文州出来的。乔一帆依然在一旁不明所以,魏琛却是一瞬间就想到了某些方面去,本来懒洋洋的一双眼一下子睁得老大。黄少天被他一瞪,顿时心虚了,使出最快语速说了一堆“魏老大我们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帮你看好墨鹰团的以后少喝点酒注意身体我想你的时候回来看你的”等等诸如此类的话,半点插话的机会都没给他,然后抱起喻文州一溜烟跑出门钻进了马车,催着车夫快走快走,假装没听见魏琛“两个小兔崽子给我等会”的喊叫。

 

等到马车驶出小镇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发现今早喻文州的话意外的少了很多,除了刚刚醒来时对他笑了一笑,以及告别魏琛时恭恭敬敬的辞别之语,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反倒是他自己因为兴奋和紧张,好像一早上话都没停过。他有些担心,小心翼翼地靠过去,蹭了蹭喻文州的脸颊。

喻文州被他蹭的痒痒的,不由得笑了出来,抬手将他的脸推开:“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少天竟然这么粘人。”

黄少天皱起鼻子:“什么粘人不粘人,说的我像小狗……”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子:“你不像吗?”

黄少天嗷呜一声扑倒了他。

被扑倒以后喻文州还在闷闷地笑:“你看你看,就差一条狗尾巴。”

黄少天见他心情很好,没有忧郁的样子,便开口问道:“文州,你心里在想什么呀?这一早上你说话好少,你是不是嫌弃我说得多了?”

闻言,喻文州收了笑容,沉默下来。他沉吟了一会,才问道:“少天,你知道……你是为什么喜欢我的的吗?”

“哎?”黄少天一愣。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当年原映雪初入帝都,便在极短时间为辰月内赢得了诸多公卿世家的支持。有人说他长袖善舞,实际上,密罗系秘术修习到一定程度,休息者会拥有一种非同常人的亲和力,令人见之如遇旧友——就像惑术一样的存在。当时遇到瀚文时,我不过稍稍放大了我的精神对他的影响,便令他视我如亲人,从而于狂躁中安静下来。少天,此前你初见我时,是不是也有异样的亲近感?”

黄少天回想起来,肯定的点了点头:“对啊。我就好像——就好像一见钟情一样,这样不是很好嘛。”

喻文州垂下了眼:“那少天有没有想过——也许,也许你对我的喜欢,是密罗的幻觉?”

黄少天却笑了:“文州你干嘛想这么多。我喜欢了你就喜欢你了,才不要管是为什么。”

喻文州抬眼看他,只见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清澈见底,全是坦坦荡荡的情意。他怔了一怔,忽然觉得缭绕心间的一丝阴云豁然散去,自己一早上的忧心付之一笑。他不由得伸出手,笑着抱了抱黄少天:“真不想离开你啊。”

黄少天见他释然,便也高兴起来,问道:“那文州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你还记得吗?”

喻文州眼珠转了转,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我对少天是久仰大名,仰慕许久才有缘得见啊。”

“什么?”黄少天整个人都晕晕的:“真的假的?我的名气有那么大?”

喻文州目光放远,似是怀念:“跟随老师的几年,老师总嫌我心思愚笨,很多时候不能听懂他的意思,”他顿了顿,眉梢眼角都溢出些笑意来,“然后老师就会提起,他之前有一个弟子,跳脱灵动、聪慧敏锐……”

黄少天莫名的脸上发热,他放开喻文州,缩回去捂脸:“魏老大居然还会说这种话……他他他好不要脸……”

“于是我便一直想见见,我这个跳脱灵动、聪慧敏锐的师兄,究竟是什么样子。”

黄少天又兴奋起来:“现在见到了,怎么样我怎么样?”他两眼发出亮晶晶的光,满脸写着“快夸我快夸我”。

喻文州勾起唇角,笑得意味悠长:“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如今这样,我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