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28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章二十八

 

魏琛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还以为在做梦。

“你还睡你还睡你看看这都日上三竿了死老鬼你就睡吧睡你个没良心的,你当年丢下我就没影了,又是墨鹰团又是万垒宗主什么玩意你也不说清楚,你可好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怜我年幼无知就被撂了这么大一个摊子你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吗人心涣散啊队伍不好带啊……”

魏琛耷拉着一双迷糊醉眼,把眼前这七尺儿郎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一张脸好像还没睡醒一般,晕晕乎乎地咧嘴一笑:“哎呦小兔崽子,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

“孩、孩子……”黄少天被噎了一瞬间,立刻又开始了地图式轰炸:“老鬼你喝傻了说胡话呢!你个好几十年的老光棍还好意思问我老婆孩子!你给我醒醒别以为你喝醉了装糊涂以前的帐就一笔勾销了,你给我站起来……”他伸手抓住魏琛的衣领,用力把他提了起来,一双眼睛红红地瞪着他。

魏琛被他一把提了起来,还迷迷糊糊的站不稳,他努力睁了睁眼睛,作出一副怒目而视的模样:“你这熊孩砸!几年没见,无法无天了?不把我当师傅了?!我告诉你啊,老夫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

“——你老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都多!行啦这些话我好几年前就听腻了,你走了这么多年连个台词都不知道换!”

“……唉……”魏琛终于站直了,一脸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沧桑与惆怅,“家门不幸啊,徒弟翅膀硬了,不听师傅话了。老夫记得当年你还小的时候,还会天真地问‘华族的桥很多吗?华族人做饭很喜欢放盐?’”

黄少天一脸黑线,他清清楚楚地听到背后传来喻文州嗤嗤的闷笑声,顿时觉得老脸都丢没了,他耳根发红,颇为艰难地说:“咱能不提这事吗……”

“哎不提不提,乖徒弟,为师再来讲讲你当年连皮吃橘子的事儿……”

“师父师父师父亲师父!三年不见徒儿想死你了!”

“对嘛,这才是老夫的乖徒儿。”魏琛捏捏下巴上乱七八糟的胡渣,得意地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喻文州立在一旁,微微笑道:“老师可还记得时辰?今日的早午饭可曾吃过了?”

魏琛脸上笑容一僵。

喻文州有点可惜地看了看手里提着的青阳魂,说道:“老师如此不爱惜身体,文州虽然有心孝敬,可也不能助纣为虐,替您养这酒虫啊。”言罢将酒坛在手中轻飘飘地颠了颠,作势要收起的模样,看得一旁的魏琛一颗心也跟着上蹿下跳,他有心想抢过来,又觉得没面子,直急得吹胡子瞪眼。

喻文州也不好逗他太久,他看看黄昏的天色,便笑了笑将酒坛递到了黄少天手里:“少天与老师许久不见,想是有许多话要说。你们聊着,我去叫厨子备些饭菜来。”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拎着酒坛,挣脱了魏琛的手掌,一副“哈哈哈老鬼你的命根子捏在我手里了吧”的得瑟模样。魏琛虎着脸扇了他后脑勺一巴掌,然而看着眼前这熟悉的笑脸,他也不由自主地翘起了嘴角。

 

黄少天与魏琛闹够了,便一起自觉地进屋坐在桌前等吃饭。魏琛砸吧着嘴爱不释手地摸着青阳魂的酒坛,黄少天在一旁斜眼睨他:“魏老大你是几十年没见过酒吗?犯得着这样吗?”

“唉,”魏琛长叹一口气,“你这兔崽子不懂,不懂。”

“切。”黄少天不以为然。

他却不知,当年方世镜遭逢巨变,魅灵散逸,不得已避入无方幻境不得出。在那之后魏琛神思浑噩,执意将自己关在这小小院落中,喻文州便找了管家照顾他饮食起居,还立下规矩要控制魏琛嗜酒的毛病。这几日这管家家中有事,竟不在府中,魏琛才抓了空子,痛饮一场,一觉睡到第二日黄昏。是以魏琛虽然没有几十年不见酒,却也被憋得的狠了。

当然这样的事,魏琛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黄少天看了他半晌,忽然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气叹得魏琛毛骨悚然:“咋了?还学会叹气了,吓死老夫。”

黄少天慢悠悠的从衣服内袋中掏出那个苍青色的指环,放在桌上:“魏老大,有些事你也该告诉我了吧。”

魏琛伸出手,他有些怀念地拿起指环,轻轻摩挲了一下,将它对准右手的大拇指,似乎想要将它套上。但是他迟疑了。他有些疲倦地笑了笑,重新将指环放回了桌上。

他故作轻松地挑了挑眉毛,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看着自己的徒弟:“少天啊,为师先问你几个问题,再给你慢慢说行不行?”

黄少天直觉他想扯开话题,但是见魏琛反应如此沉重,他却又不忍逼他太紧,便点点头说:“好,你先问。”

魏琛又耷拉下了眼皮,带着懒懒的笑,问道:“小兔崽子,有喜欢的姑娘了吧?”

“……”黄少天的眼睛猛地瞪大了,其实他第一反应是“你这老鬼怎么知道”,然而他突然反应过来喻文州不是姑娘,一时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憋得满脸通红。

魏琛指着他哈哈大笑:“你问我怎么知道?我本来是不知道,瞧你这小样我不就知道了吗?年轻人啊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的脸由红转黑,“老鬼你真特么无聊……”

魏琛凑近他,露出一脸阴险的笑容:“发展的怎么样了,啊,亲了没,睡了没?”

黄少天艰难地憋出一句:“没……亲。”

魏琛摸了摸下巴:“呦,听这语气,有情况啊。没亲?那是直接睡了?”

黄少天噗通把脸埋到了桌上。“嗯……”他说。

在黄少天看不见的地方,魏琛默默捡起了掉在桌上的下巴,故作镇定地大力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不愧是我的徒弟,干得好!”

魏琛此时内心:这孩子瞧着缺根筋,怎么动作这么快,真是吓煞老夫了。

黄少天感觉魏琛突然离开了桌子,他慢慢把脸从桌子上抬起来,伸手揉了揉,心中默默想,当时和喻文州睡一张床的时候也没觉得怎么样啊,怎么从魏琛嘴里说出来就不自觉的感觉好羞耻呢。

然后魏琛风风火火地跑回桌边坐下,将一个颇为精巧的线装小本丢到黄少天面前,挤挤眼得意地说:“呐乖徒儿,为师当年就这一本秘籍没舍得给你,现在你长大了,为师觉得啊是时候了。”

黄少天努力沉下心来,接过那本子翻开看了一眼,然后他下一秒就把本子摔了出去。

“这这这……”黄少天吓结巴了。

魏琛心疼的捡回本子拍拍灰:“你说你这孩子,人都睡过了还怕看这个,不敢看你扔什么扔,这么大了还毛毛糙糙的。”

黄少天此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突然发现,魏琛说的睡,和他说的……怎么好像不大一样?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