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21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章二十一

 

黄少天终于明白,自己最初见到喻文州时,那一丝熟悉从何而来。

皆是因了方世镜这张与喻文州七分相似的脸。

他最初见到方世镜,是在八年之前。那时黄少天还在蛮族草原上牧马,原本牧马的这种事,大多交托给精壮的少年、青年,因为马群一旦奔跑起来,年幼的孩子很难驾驭,极易受伤。

但是黄少天不然。他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便不喜欢用鞭子逼着马儿们乖乖吃草,他喜欢与它们一起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他的身体里仿佛天生就流淌着野兽一般自由的血液。

那一年魏琛独自一人到瀚州草原游历,当他在水边停下来饮马时,看到了草原上呼啸而过的马群。然后他不可思议地发现急速奔跑的马群中,有一个瘦小的孩子身姿矫健地在马背之上跳跃,像是追逐猎物的幼虎。

当时魏琛双眼一亮,心说,好苗子!然后急急忙忙拉过马就追了上去。

这一追,就从白天追到了晚上。

那时的黄少天还听不大懂中原话,魏琛喊什么他一概不理会,见到有人追更是异常的兴奋,小孩玩性又大,便赶着马群一路疯跑。魏琛的马是华族的马场中养大的,哪里比得上蛮族草原上奔跑的烈马,一路跑跑停停追得无比吃力。直到傍晚时黄少天赶着马群回厩,才终于追上了他。

抚养黄少天的是一位退隐的老合萨[1],他听魏琛说明来意后,只思考了一会,便同意将黄少天交给魏琛。

黄少天已经忘记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了,现在想起来,当时走得那么干脆,大概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他自小无父无母,是老合萨将他抚养长大,他将老合萨当做唯一的亲人,却不想莫名来了个华族人,便毫不留恋地将他送了出去。那时不懂事,想来是有些怨忿的。

老合萨对魏琛说:“这个孩子体内流着北方嗜血的狼的血液,希望华族清秀的水土可以洗去他的罪孽。”

那天晚上黄少天随着魏琛露宿在草原上,小孩折腾了一天,早已累了,便先行睡去。

半夜时分,小小的黄少天偶然醒来,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风中翻卷的黑袍。

黑衣的术士对着天空张开双手,整个夜空风云变幻,所有的星辰异常清晰,然后光芒暴涨,无数幻象化生而出,它们好像活了起来,每一颗都是一个生命。好像战场上成千上万的精锐刀兵,又像是面对神迹朝拜的庞大的人群,又好像草原贵族的领地中数以万计的牛羊。熊熊燃烧的星火从天空中喷射而出,他看见了光和火焰组成的影子,顶天立地,飘渺虚无。

然后黄少天眼中的幻象到此为止,他不知道魏琛看到了什么,他只觉得幻象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十分的疲倦,疲倦的眼睛都睁不开,只想继续睡去。他的视野中魏琛仍在背对着他呆坐着,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天空。

然后黑衣的术士收了双手转过身来,说道:“看到了吗,这才是神的旨意,才是你们本该坚持的信仰。”

魏琛的背影依然如魔怔了一般僵直着,一动不动。

“可这真的是你的信仰吗,如今的天驱,真的是为此而存在的吗?”

“你有没有想过,你一直坚信的真理,会与你们的神背道而驰呢?”

黄少天终于撑不住了,他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想起来了?”方世镜带着笑意问道。

“啊……那人是你?”黄少天一瞬间还有些迷糊,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你认识魏老大对不对?你还跟他很熟对不对?那你一定知道他去哪里了!我跟你说啊我这趟出来本来是来找他的,谁叫他三年前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但是找着找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就变成了追着喻文州跑……最后一句话他不好意思说出来了,脸上微微有些发热,黄少天心虚的低了低头,此地光线幽暗,不确定方世镜有没有看出他脸红。

然而他不知道此地乃是辰月三大空虚咒界之一的“无方幻境”,幻境主人在此境中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他心中所想,早已被方世镜察知。方世镜有些好笑:“你是想跟我解释你为什么追文州?”

这句话感觉怪怪的……黄少天差点就点了头,他半路急刹,摇头道:“不不不,我是想问——你知不知道魏老大去哪了!对!这才是重点!”

“呵,”方世镜轻轻摇了摇头,背转过身,似乎有些惆怅地说道,“以我如今残魅之身,托庇于幻境之中,怎么管得了他的来去。”

“哎?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黄少天伸长了脖子,然而他已经看不到方世镜的表情,只听见他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三年之前,我将一个孩子托付给了他……至于如今他在何处,你还是自己去问吧。”

然后黄少天只觉得一瞬间天地倒悬,幻境中所有景物仿佛被卷入了一个漩涡,眨眼间便归于黑暗。

 

喻文州与方士谦有一段时间不见,待得两人叙完话,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谢绝了教徒送他回住处的请求,独自向着隐在山石中的房屋走去。

他闲来无聊,将自己的住处用幻像扮得仿佛空谷幽居,作出种种盛景。然而今日甫一回来,不知为何……竟觉得,还不如天启的那间小小的别院来得亲切些。

喻文州叹了口气,出门一趟,竟是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就在他推开房门,一只脚踏入屋中的一刹那,屋内灯火突然熄灭,尚未来得及反应的他被大力扯入门中,然后屋门咣当一声关闭,他被紧压上来的的一个人影死死按在了门上。

“喻文州,交出命来,饶你不死!”

……这话怎么听着好像不大对。

喻文州在一瞬间慌乱后很快稳下神来,虽然对方刻意压低了声音,还用了一种恶狠狠的语调,但他还是听出了来者的身份,同时对方身上传来的血腥味让他有点心惊,他抬起一只手来,按住那人卡着自己脖颈的手:“少天别闹,让我看看。伤久了不治,会坏了脑袋的。”

 

-------------

合萨:蛮族部落中大祭司一样的人物,是各个部落的精神领袖。善于占卜,往往精通蛮族历史、文化艺术和星算之学。

这一章有点短,先混更了= = 于是两人终于见面了。。一个伤迷糊了说了胡话都不知道,另一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o^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