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20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为了黄少的生日我也是连爆了手速和字数。。。然而并没有写到重逢= =下一章一定让这俩人相见 我已经写够了铺垫了T T

章二十

 

走上台阶的一瞬,黄少天便感到了一阵浓烈的危机感。

直觉让他拔剑矮身,作出备战的姿势,然后一步一步谨慎地踏上台阶,不好的预感持续叫嚣着,让他心里隐隐发寒——直到他最后一步,看见几乎晃花人眼的铜甲光泽。

如同被批量制造出来的尸武士站在塔中,将他们团团包围,在黄少天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一刻,他们就像被同一时间激活,闪着寒芒的刀刃齐齐弹出,他们大步行来,如同一支军队向着三人冲锋一般,沉重的甲胄砸在地板上,整座塔都被震得颤抖起来。

可是黄少天知道他们不能退,他们要回到之前的道路上去。这尖塔中的道路步步皆是陷阱,只有之前被罗辑破解过的这条道路,才是最安全的。

他看着近前密集的刀光,心想,要冲出去,恐怕难免挂点彩了。

“人多了不起啊,”黄少天叫道“你们以为我会害怕吗?那你们就大错特错啦!!”

他前冲几步,然后一步跃起,一手撑在一名尸武士的肩膀上,将冰雨从甲胄缝隙中插入对手的肩窝,进而扎穿尸武士的心脏,这时已不知多少刀刃向着他的手臂挥来。他不得不放手,借力狠狠踹开了后面的两名尸武士,凭借着变幻莫测的身法占领一块立足之地,与其他尸武士交锋,这些尸武士的铜甲坚固,力量又极大,黄少天只能暂时击退、或者在躲闪之间凭借精妙的剑法杀死他们。然而尸武士数量众多,他闪避的空间极其有限,他的身上已经不可避免的受了许多伤,出手之际,已有新鲜的血液顺着冰雨的剑锋挥洒出去。

他看着他们之前走过的来路——十步以外的一条悬空道路,第一次感到了艰难。

厮杀之中,他突然听到叶修厉声喊道:“回来!保护罗辑!”

啧,不会是罗辑受了什么伤吧,黄少天有些忿忿的心想,带个手无寸铁的队友还真是麻烦,好不容易杀出这几步距离,又得退回去。

虽然这样想着,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退回了之前走出的楼梯口。却见罗辑还好端端的站着,叶修反倒颇有些狼狈,千机伞已经变成了锁链模样,锁链末端的无数刀刃在叶修的操纵下犹如游鱼一般钻入尸武士的铠甲,然后刺破他们的心脏。他的脚边倒着不少尸武士的尸体,似乎是他一直在拼死保护着罗辑。

来不及多问,黄少天挥剑迎敌,他已经看到罗辑作出了吟唱的姿势,他知道他们一定是想出了什么办法。

当敌人的力量大于你许多倍时,保护一个人反而比杀死敌人更加艰难。黄少天招式有些被动,许多时候他不得不与尸武士硬拼,这让他不多时就觉得虎口发麻,肌腱似乎有了将要挫伤的感觉。

终于,在他即将筋疲力尽之时,罗辑吟唱完毕,恍惚间有一种力量如无数丝线贯穿了塔中的尸武士们,他们踏出的脚步、抬起的刀刃停在半空,好像在一瞬间被包裹进了突然停滞的另一个时空规则之中。

“快走,我的星天之阵尚不成熟,支撑不了多久。”

 

三人急匆匆踏上之前的悬空道路,这条悬空道路极长,三人又都有些气力不济,跑了许久才将将能够看清对面的塔楼。

就在这时,整个悬空道路微微震颤起来,他们回头,看到了薄雾中快速接近的高大人影。

“这……”罗辑惊道,“怎么他们这么快就挣脱了?!”

“来的不多,”叶修冷静地说道,“大概只是几个精神力较强的漏网之鱼,他们动作沉重笨拙,在这里解决他们即可。”他话音方落,已然抬手丢出了一枚飞爪,爪尖精准地抓入了一名尸武士头盔的眼洞之中,那尸武士骤然失去视觉,一时间茫然失措,他用力一扯,便将那名尸武士甩下了万丈深渊。

“好!”黄少天拔剑窜了出去,他的身影从道路边缘擦过,引得最近的一名尸武士侧身挥斩,黄少天闪到他身后,顺着他挥斩之力用力一脚将他踢了下去,同时反手将冰雨穿入身后一名尸武士的脖颈,以极快的速度绞掉了他的头颅,失去头颅的尸武士茫然地感知着周围,突然觉得身后被猛力一撞,于是他转身扑了过去,黄少天暗笑着在他脚下狠狠一扫,尸武士与他另一个同伴滚成一团摔了下去。

两人如此这般解决了所有追上的尸武士,黄少天累得弯腰喘气,却见叶修向他招手道:“赶快过来,不能耽搁。”

“好嘞!”黄少天一个打挺立了起来。他刚刚迈出一步,突然脚腕被狠狠扣住,心中一惊,就觉得那人用力一扯,他整个人都被摔在了地上。

黄少天回头,只看到一只铜甲包裹的手扣在自己的脚腕上,这名尸武士已经摔下了道路,他身体沉重,坠得黄少天不住下滑。他试图用冰雨插入地面延缓冲势,然而地面坚硬,几乎借不到力,他用另一只脚拼命踹尸武士的头颅,可那尸武士竟是死不松手,在极短的时间里,他便被坠了下去。

身体失重的一瞬间黄少天心想坏了坏了我肯定要死了那么深的地方就是铁人也摔死了,然而下一秒他便觉得手臂被飞爪扣住,下坠之势被骤然一扯,他就像一个钟摆一样被摆了出去。

那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扯成两半。而就在这时,他一眼瞥见这条悬空道路下方还有另一条平行的道路,而扯着他与脚下的尸武士的这根飞爪的钩索,正在将他们向着这条道路上甩去。

说时迟那时快,黄少天在那一刹那用尽浑身力气将身体一缩,然后锁链摆到了最低点,尸武士的手臂狠狠撞上了下方的那条道路,这力量使得他手臂一弯,黄少天紧接着伸脚一踹,终于将他甩了下去。黄少天顺势坐倒在下方的悬空道路上,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

叶修在察觉到黄少天异常的一刹那就快步赶了过来,然而以他一人之力并不足以拉住缀着尸武士的黄少天,也幸好当时地上还剩了一具被黄少天捅破心脏的尸武士的尸体,叶修甩出了飞爪,然后几乎在同一时间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将飞爪的机关扣在了尸体上,再将尸体从道路另一边推了下去,那具尸体被巨力一扯,卡在了道路下方,这才拉住了黄少天。

等叶修忙活完,确认了飞爪的钩索状态较为平衡时,终于腾出空来伸头看了一眼黄少天,这一眼看去,叶修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黄少天抬眼正好看到叶修伸头出来,他正想打个招呼道一句我没事,就见叶修的脸色忽然变了,他的眼神让黄少天觉得莫名的不舒服,这种眼神如果转化成语言,大概是“你特么是不是傻”。

黄少天很想跳起来跟他理论一番,但他觉得实在是累得很,好像连耳朵都不好使了,他模模糊糊的听到叶修在喊什么“别到那条路上去”,他心想开什么玩笑,要是我不上这条路,能甩掉那个尸武士吗。

然后突然间,毫无预兆的,他与叶修之间连接的钩索,悄无声息地断掉了。

黄少天惊得瞬间清醒,他感觉背后的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这时他突然想起,刚才他们在这一层的塔楼里的时候,叶修说过,这条悬空道路,是死路。

他抬起头,叶修还在向他呼喊着什么,但是他一句也听不见了,只从口型上大约看出叶修似乎是在让他跑回去。

紧张使得他克服了身体的疲惫,他用力撑起身体,脚步飞快地向着他们之前待过的那一层塔楼跑去。

 

“叶修哥,怎么办?他怎么向着相反的方向跑了?!那个地方我们没去过,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啊?!”罗辑脸色煞白,惊慌地扯着叶修的袖子。

叶修叹了口气,“果然厉害。”他说道。

“什么?”

“我们现在帮不了他。而且你的星天之阵已经开始不稳,我们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了。”

“那怎么办?!”

“镇定。”叶修站起身来,拍了拍罗辑的肩膀,“秘仪之阵再复杂,终究是人所造,自然有能解之人。”他指了指深不见底的山腹:“这世上能解此阵的人都在这里。只要我们闯进去,他就还有生机。”

 

---------------

 

黄少天是被滴落在脸上的露水惊醒的。

他睁开双眼。

面前是一朵白色的莲花,莲上有一片花瓣正对着他,露水顺着瓣尖滴下,一颗颗砸在他的脸上。

他坐起身来,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深蓝的海。无数白色的莲花在海上幽幽地盛开,犹如一个个缓缓起舞的舞者。

他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身下,刚才,他躺在一片水面之上,然而身上衣物并没有被浸湿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隐隐约约看到,隔着无数白莲的深处,有一个黑衣的人影背对着他静静站立,那人披散的长发在脑后随意地束了一根缎带,黑色的长袍上用银色丝线绣着星辰与月的图案。

“文州?是你吗文州?”黄少天站起身来。

那人依旧背对着他,不发一言。

黄少天跌跌撞撞地跑起来,他想要跑到那人身边,将他转过来,好好看看他的脸。

然而无论他怎么跑,那人始终在距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静静地站着,脚下的白莲一朵一朵的被他抛在身后,可他始终无法追上那人。

终于,黄少天跑的累了,他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感觉自己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文州,”他气喘吁吁地开口,“不管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总想要把我甩开,可能因为我是天驱,而你是一个辰月——我知道了,你是辰月,但我没觉得你有什么不同,叛党什么的,都是前朝的事了,我不在乎这个的……虽然我应该是一个天驱,可是我根本不懂天驱的理念和信仰,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和辰月敌对,可能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天驱,可我也不会对你喊打喊杀,”他思绪混乱,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的把想说的话全说了出来。大概是因为身心俱疲,他的语速明显比平时慢了许多,说着说着,话语中竟带了些委屈:“你当时走得那么快,我为了追上你,跑了一天,现在累得很……”他索性向后一仰,重新躺在了水面上,不再盯着那个背影,而将视线投向了夜色一般深沉的天空,口中依然喃喃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三个问题的事了……虽然我当时差点就没有保护好你,可你最后也是安然无恙呀,你答应了我的,怎么能直接走了呢……唉,我真的好累,我都想不起来我的问题是什么了……”

他这么躺在水面上,有微弱的风拂过脸颊,让他昏昏欲睡。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又好像只过了一瞬间,他终于,听到一个陌生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不愧是玄澈的继承人。赤子之心,令我动容。”

“谁?!”黄少天猛地坐了起来,他看到不远处的那个黑衣人已经转过身来,白皙的面容仿佛笼罩了一层微光,在深沉的夜幕下,依然可以看到,他的面容与喻文州有七八分相像。

“你不是文州,你是谁?”黄少天起身拔剑,作出了戒备的姿势。

“好久不见。当年第一次见你,你还是个孩子。想必不记得我了。”黑衣人笑着说道。

“我叫方世镜。”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