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17

主cp黄喻黄(卢刘和江周太少都不好意思标了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章十七

 

黄少天依着一时之气,对着那岩壁狠狠地捶打一番,直把拳头上的皮肤捶得泛出血红,热辣辣的疼,方觉得出了心中一口闷气。

狠狠地发泄了一通后,身体上的疲累又涌了上来,他转身靠着石壁席地而坐静静调息,试图尽快回复体力。然而心中思绪纷乱,竟是无法稳下神来。

他并不应该对喻文州有多么深的执念。最初见到喻文州时,一眼看去涌上心头的熟悉感,让他隐隐断定喻文州与魏琛有关,这才将两人联系到了一起。喻文州身上令人如沐春风的气质令他心生向往,而当他不知该如何与他结交时,是喻文州先对他伸出了手。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不变的笑意,他耐心听他说的每一句话,他们的相交相处都在那个人的引导下变得安静而温和,在一起时,仿佛整个心都宁静下来。

他曾经想过,这样一个人,必然可以成为一个长久的朋友。然而喻文州初始对他亲密犹如莫逆,之后却是若即若离,忽而疏远,忽而又仿佛近在眼前。便是这样似离非离,最是磨人。

喻文州长于设局谋划,他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布局。一旦接近了喻文州,就是进了他的局。而他一心地追逐着那人的脚步,越是追逐,入局越深,执念越重。

然而现在想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黄少天心想,都追到了这一步,难道还让我放弃不成。

他不会秘术,目前看来进这个山石是不大可能了,可是这山石中人不可能完全与世隔绝,若是在此蹲守,他总能守到里面进出的人。于是他索性就在石壁前打坐,。

虽然黄少天有时候看似性情急躁,然而一旦他冷静下来,也很少有人能比他更加耐心。尤其在他锁定了目标的时候,他会爆发出超于常人的执着与坚韧。

大约半个上午过后,这冷冷清清的山林间终于出现了人声。却并不是来自山石之中,而是他们之前的来路上。

“哟,居然比哥还快了一步,你小子倒是真有几分能耐。”

 

“卧槽你来干嘛?!”黄少天蹭地跳了起来,手已经按在了冰雨的剑柄上。

叶修此时还在他十几步之外。他走得不快,手中还牵着一匹马,马上坐着一个身材瘦小的人,那人穿着斗篷,兜帽遮住了他整张面容。

叶修淡淡撇了他一眼,露出懒洋洋的笑容道:“怎么,你是进不了门了?”

黄少天从这表情中愣是看出了一种得瑟的意味,他很有些不爽地说:“我进不进得去跟你有关系吗你还没说你是来干什么的要是你图谋不轨就算我进不去我也不会让你进!”

“呵,还图谋不轨,放心吧,我不是冲你家喻文州来的。”

这时,一个怯怯的声音插了进来:“叶修哥,让我下来吧。”

叶修转头温和应了声“好”,便伸出一手扶住马鞍,好让那人顺利下马。那人好像不怎么懂得驭马之术,有叶修在一旁稳着,他动作还有些颤颤巍巍。

他爬下马鞍,径直向着那块山岩而去,经过黄少天身边时颇为恭谨的低头行了一礼。黄少天点头还礼,然后看着他走到巨岩边,一手抚上岩石,另一手掏出一个罗盘,竟似是在计算什么一般。

这时叶修走过来,顺手搭住黄少天的肩膀:“虽然我们的目标不一致,但是至少目的地相同,不如与我们一道,如何?”

黄少天依然警惕道:“你这么容易就带上我?没什么附加条件吧?”

叶修微微一笑,十分慈祥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放心,不会为难你。”

黄少天一脸怀疑地盯着他。

叶修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于是他板起脸严肃道:“给你介绍一下,他叫罗辑。这么说吧,想要到达我们去的地方,他是最关键的人。没有他,我敢保证你走不到喻文州面前,明白?”

黄少天皱起了眉头:“真的假的?这么厉害?你进去过?”

“那是当然,我之前……不对现在不是提这事的时候,”叶修有点无奈,“总而言之,所谓的附加条件很简单,罗辑手无缚鸡之力,但又极其关键。你只要帮我保护好他即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黄少天已经没有理由拒绝,他爽快答应:“好。”

 

“天墟”在葵花朝时期,曾经是一个让人敬畏的存在。胤帝白崇吉奉辰月为国教,亲自下令为国师古伦俄修建天墟,来容纳辰月教徒。

从外面看,天墟只是一个造型古怪的建筑,它占地面积并不大,然而进去过的人都知道这其中是怎样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方。天墟之外从无守卫,虽是辰月的教门所在,却从未禁止不相干的百姓进入——只要想去,谁都可以安然进入,不会受到任何阻拦,当然,能不能安然走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圣王十四年九月十七,天启大乱,在有心人操纵下,城中多处燃起大火,暴动的民众围攻天墟。

暴民们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没有强大的秘术撕碎他们的身体,也没有令人狂乱的迷宫,他们冲进天墟,就看到了在数百层台阶上,重重黑幕中,端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冲进去的暴民并没有人见过古伦俄,但此刻他们都坚信这个人一定就是国师、神之窥探者、辰月大教宗古伦俄。在这场暴动中,所有人都失去理性,他们忘记了对这个近神的男人的敬畏,一个疯狂的暴民朝古伦俄投掷了一块石头,打在了他的肩头,他并没有躲闪,也没有反击。跟着,暴民们纷纷开始投掷石头,不知是谁投掷出手中的火把,引燃了黑布的帐幕。

大火立即燃烧起来,速度之快,他们后来回忆时都觉得有些奇特。他们看到古伦俄伸开双臂,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然后坊柱塌陷,血葵帝君古伦俄就此消失在烈火当中。

从白渝行到后世的辰月都感到不可思议,操控了大胤天下十数年的国师古伦俄,就这样被一些连姓名都不可考的暴民逼杀在天墟之巅。但即使白渝行举全国之力,也没有找到古伦俄还活着的证据,只能认为,这最接近神的男人,真的在那个晚上,被一群低贱的、他一只手就能抹消干净的暴民杀死了。

葵花时代的幕布终于落下,天墟的火光燃烧了三天三夜,当大火突兀地自行熄灭,人们进入那曾经神秘无比的天墟时,却发现那不过是最简单不过的石台和塔,之前迷宫一般的回廊和高耸入云的台阶都似乎被大火焚烧殆尽。即使最强大的秘道家也无法说明那是什么原理——单纯的密罗幻术并不足以让一个普通的石台容纳多达数千人的教徒,可如果不是幻术,大火难道可以改变建筑的结构吗?

辰月“阴”部教长范雨时早在葵花朝时期死于天罗之手,而继教宗古伦俄之后,其余两位教长也相继陨落。“阳”部教长雷枯火认为“寂”部教长原映雪叛变,在天启大乱之时与原映雪当街对决,而精通密罗幻术的原映雪以七重幻境令雷枯火陷入永劫的噩梦,却意外促成了雷枯火精神的涅槃,使得他踏入圆境,化身郁非。

继承了郁非“永恒变化”的星命,雷枯火的身躯和灵魂都即将崩碎,但在焚烧灵魂的烈焰中,他以无可阻挡的纯粹力量撕碎了原映雪的幻境。原映雪被重创之后失去踪迹,然而在郁非烈焰下,他已凶多吉少。

雷枯火试图凭借残余的郁非之力强行刺杀御驾亲征的白渝行,被随行的天罗龙家家主与阴家家主联手阻止。郁非纯粹而强大的星辰之力,依然没能改变历史,没能逆转辰月衰落的结局。

辰月教没落,剩余的辰月弟子只得避世隐居。他们重建了天墟作为弟子们修习教义的场所,然而如今的天墟,由于辰月教人丁凋零,无论是规模还是复杂程度,都已经完全不能与葵花朝时期相比了。

此时黄少天一行踏入的,正是如今的天墟。

 

“这叫规模不大?这叫不复杂?你是不是在逗我??”黄少天指着前方山腹内深不见底的巨大建筑,几乎要抱头哀叫了。

叶修嘴角一抽,他转头看向罗辑:“怎么样,有把握么?”

罗辑兜帽下的面容有点忧愁:“其实也还好,就是,演算纸可能带的不够了……”

他默默打开包裹,可以看到里面放着厚厚一沓棉纸,几乎占据了包裹的全部空间。

“这些都不够?!天哪你是要算到什么时候啊!!会不会等你算完了我们都饿死在这了……”

叶修转头问黄少天:“你带了多长时间的干粮?”

黄少天愁眉苦脸:“两顿饭的量,能支撑一天。”

叶修颇为欣喜地点了点头:“嗯,我们只带了一顿饭的量,可能还要问你借点。”

在黄少天炸毛之前,他几步跨到罗辑身边,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这地方看似深不见底,但我估计这有大半是幻术造成的假象。只要你算的路线是对的,我们一定能尽快走出这里。”

他们面前,被挖空的巨大山腹中,耸立着八座高大的尖塔,塔与塔之间间隔极远,距他们最远的一座塔甚至只能看清轮廓。他们的位置处在塔顶,而每座尖塔都好像有数百层之深,塔的下端没入下方的烟尘雾霭之中,看不到底。每两塔之间有许多极长的悬空道路相连接,不知虚实。塔的内部是连绵不断的阶梯,这些阶梯一层一层向下旋转,与塔之间的悬空道路共同构成了复杂无比的迷宫。

 

------------

前面葵花朝历史的部分有借鉴《葵花之卷》,总感觉这些写成注释太长,还是融入到文章里好一点(其实是一写葵花朝我又鸡血了

以及放跪舔了许多年的一张原映雪教长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