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15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黄少天口中叼着一枚草叶,百无聊赖地坐在池塘边,草叶随着他的咀嚼一翘一翘。

他整个人都是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一手撑着腮,眼睛半开半合,似乎快要睡着了。

突然,池塘上一朵水花砰然炸起,一只苍白的手倏然窜出,五指成凶狠的爪状、指甲尖利如刀,携着锐利的劲风直扑他的面门!

啪叽,黄少天一巴掌将那只爪子拍在了地上。

手的主人见一击不中,也没再纠缠,他悄悄收回了手,一双眼睛瞪圆了潜在水下,缓缓移动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黄少天的动静。

“喂,我说你无不无聊,”黄少天拿掉嘴里的草叶,随手又揪起一根伸到水面上戳了戳,“咱们这样对着,也不是个事是不是?养你的那家伙跑了,咱们总得想办法把他追回来是不是?”

小鲛人依旧在水下潜着,只拿一双圆圆的眼睛瞪着他,也不知是听没听懂。

黄少天很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袋。

昨夜叶修走后,他本想向徐景熙逼问出喻文州的下落,便即刻启程去找他,然而当时他只听隔壁传来哗啦一声巨响,似乎是水缸一类的容器翻倒的声音,继而有水从门缝下快速渗入,水量不小,直到浸过鞋底才停歇。

然后后院骚动,下人们纷纷被惊醒,混乱惊叫声中掺杂着啪嗒啪嗒拍击地面的声音。

黄少天对这个声音十分的熟悉,他几乎立刻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先放过徐景熙,赶去看看有没有出事时,就听见了爪子挠门的声音。

徐景熙在他身后,一副愁眉苦脸地模样说道:“这定然是那小鲛人醒了,公子因不能带他出城,便施术让他沉睡,没想到他这就醒了……这院里原本只有公子一人制得住他,如今可别伤了人才好……”

黄少天心中颇有些烦躁,他还急着找喻文州的下落,小鲛人却半途添乱。然而徐景熙说的对,伤了人总是不好,于是他还是走上去拉开了房门。

屋外一道长长的水迹,几个巡夜的下人在后面跟着,他们个个身上泥水淋漓颇为狼狈,想必是被小鲛人拍倒在地过。他们在后面犹豫地跟随着,不敢上前。

小鲛人见门开了,便直接越过黄少天,试图从他身边直接窜入屋内。黄少天回头见屋内徐景熙脸上神情颇为惊惧,于是他抬抬腿,将小鲛人挡了回去。

小鲛人似乎有些恼怒,他一挥爪,直接抓上了黄少天的小腿。

鲛人本是生活在水中,他们每时每刻都处在水中阻力的影响下,但是他们的动作依然敏捷迅速,如今到了岸上,没有了阻力的牵制,小鲛人的动作更是快到不可思议,黄少天本来早有准备,竟还是中了招,一瞬间只听“撕拉”一声下衫就被撕去一块。

“咦动作不慢啊小家伙!”黄少天一下子来了兴致,眼见小鲛人又一抓袭来,他索性还剑入鞘,矮身半跪并指为剑,竟与那小鲛人一招招拆了起来。

小鲛人虽然天生动作敏捷,然而一来年纪幼小,二来他身处陆地之上,鲛尾行动不便,虽然黄少天乘半跪的姿势与他拆招,然而他一步步逼来,小鲛人还是被他逼得不断后缩。这院子并不大,黄少天逼上十步左右的时候,小鲛人哧溜一声,滑进了院中的池塘。

然后两人一个在水下,一个在岸边,就这么僵持着过了后半夜。

期间小鲛人不断趁他打盹时偷袭,但是黄少天就算犯困,警觉性和反应能力也一点不差,纠结到天亮,一次也没有偷袭成功过。

 

天蒙蒙亮时,徐景熙命人备了马车,简单交代了几件院中的琐事,似乎是要出门了。

黄少天原本半眯着眼听任院中下人忙活,直到见徐景熙出了屋门,才猛地睁开了眼。

“你要干嘛去?”

徐景熙转过来躬身对他行了一礼,“黄少,我尚有任务在身,公子这小院有黄少在,我也便放心动身。黄少就当是看在公子面上,多多担待,在下就先告辞了。”

“喂!”黄少天一下跳了起来,“你站住,你要去找喻文州,对不对?我跟你一起去!”

下一瞬水花绽开,小鲛人破水而出,就要趁他刚刚站起立足不稳之时,借冲劲和体重将他扑倒。

小鲛人扑劲颇强,黄少天并指一点,指尖带了些凌厉剑气,逼得小鲛人不得不向后仰头,动作一顿,黄少天瞬间变指为掌,一把将他推回了水里。

徐景熙已经走到了院门口,他在门外拜手长揖,道:“拜托黄少了。”然后转身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你——”黄少天刚刚抬步要追,就听破水声响劲风骤起,小鲛人又一次袭来。

他只得后退一步抬手招架,如此这般纠缠了一会,再一转头,徐景熙已经没有影了。

“你这小家伙怎么这么烦人!”黄少天悻悻地重新在池边坐下来,“纠缠了一晚上,还有完没完了!”小鲛人见他如此,便警觉地趴进水下,又开始与他僵持起来。

黄少天内心努力盘算着到底要不要撇下这小鲛人直接跟去,他一时觉得喻文州把他当朋友,这么坐视喻文州的后院起火是不是不太好;一时又觉得自己那么努力地保护喻文州,他却瞒着自己悄悄走了,自己为何还要替他顾及这么多;过一会复又觉得若不是喻文州先一步撤离,他此时定然已被叶修挟持,自己本来没什么可怪罪他的……直想得内心万分纠结。

就在这时,他听见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渐行渐近,随之而来的是刘小别清越的少年声音:“喻公子可还无恙?昨夜这院中发生许多事,公子命我前来问候。”

刘小别行至院中,一眼看到蹲在水池边的黄少天,他讶异道:“咦?前辈这是作甚?”

就见黄少天眼前一亮,对他勾勾手指。刘小别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前进几步,就被黄少天一把拉到池边,对着水池伸手一指:“这个小家伙交给你了我相信你没问题的,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刘小别的位置上水面有一点反光,他一时没能看清水下是什么,只大约看出了一个暗影。他转身欲问,却见黄少天大步流星,没几步就跨出了院门。

“哎,前辈……”他还欲呼唤,却听见身后“啪嗒、啪嗒”几下水拍地面的声音,刘小别一转头,只见小鲛人上半身已经爬上了岸边,他微微歪着头,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正好奇地看着他。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