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14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因为临近期末忙得昏天黑地,所以拖了快两个星期才更新……羞愧ing

章十四

 

起雾了。

这四尺见方的小院中,不知何时有白色的雾气升腾而起,渐升渐浓,不一会整个院子都是迷蒙的雾气。

叶修有些好笑,心想他难道不知道我会枭眼?这样一来空气的流动被雾气放大,不是更有利于枭眼观察?

只不过他虽然不知道喻文州想要做什么,但是以他多年来对付喻文州的经验,在极致的速度下,喻文州有什么招数也用不出来。

院子并不大,叶修用枭眼仔细判断了四周陷阵的位置,迅速判断出道路,然后脚下发力,身体如箭一般离弦而去。院中的雾气仿佛感觉到了他身周疾速流动的空气,陷阵纷纷开启,然而没有一个拦住叶修的脚步,眼看叶修就要冲进小屋的木门。

就在这时,叶修突然觉得头皮一麻,对危险的敏锐直觉让他下意识地慢了一步,就见一道雪亮的剑光从天而降,一瞬间就到了他的眼前。

竟然是在上面,叶修微微一惊,屋檐之间笼罩着结界,此人是在何处落足?

然而这点惊讶并未减慢他出手的速度,敌人的剑自上方疾斩下来,他已来不及闪避,只在一瞬间矮身抬起手中千机伞,正正架住了剑锋。

“没想到吧你以为变出一双绿眼来就什么都能看到了吗你太天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一剑未中,下一剑紧接着扫来,那剑势极快,闪烁着寒芒的锋刃一瞬间就递到了他的眼前。

叶修有点惊讶,并不是惊讶他的速度,而是此人一出现,院中的雾气,甚至房屋上空的结界都在一瞬间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叶修神色有些凝重。如果他猜得不错,之前的笼罩整个院子的结界并非是什么迷惑阵法,而仅仅是为了掩盖此人存在的障眼法。而他一出现,喻文州竟大胆撤去了所有的术法,也许是为了不妨碍此人发挥,而这份信任自然已是十分难得。

喻文州竟然放心就靠这一人保护?叶修暗暗想道,一招之间就能吐完这么多话,果然不可小觑……

 

下一瞬千机伞已经迎上了那雪亮的剑光。

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的兵器交击声在院中响起,这一次黄少天对千机伞的变化早有防备,他身法轻灵,变幻莫测,纵然千机伞变化复杂,也不是让他躲开,便是被他逼了回去。

叶修心下却想道,此人剑势善攻不善守,可未必是保护人的人才啊。

他暗笑一声,千机伞挥舞之间,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破绽。就待以退为进,直接突破黄少天的防线。

其实真正高手过招之时是很难出虚招的,因为对方如果眼神足够敏锐,就极易看破然后不予理会。因此叶修所出的是一半虚半实之招。若是一般高手看到,既不能因为因为这半虚之招而不予理会,也不能因这半实之招而全力应付,而若他犹豫试探,叶修便有了脱出缠斗的机会。

黄少天当然看到了这一招,但是他理所当然地抓住了这个破绽。而出乎叶修意料的是,他的反应,激烈过头了。

黄少天挥剑而上,他不再躲闪,剑势一转,突然间用上了全力,几乎是招招搏命地开始攻击。叶修起初被他这猛烈攻势吓了一跳,心想我何时得罪了他。然而当他转过心思来后,不由得眉头皱起。

一般的剑客多少都具有一些侠者气质,他们将剑当做一种神圣的东西来对待,讲究悟剑道、修剑心、以心御剑。用剑的人,往往会有一些仁义之心、君子之道的理念。虽然叶修对这些观念十分的嗤之以鼻,认为这颇有些矫情,但是对于那些真正成就了“道”的剑客,他也不得不说一句佩服。

然而眼下这个拿剑的家伙,全然不懂什么侠道仁心,竟然是那种抓到机会就穷追猛打,不给对手留一点余地的个性。说好听点,这是杀伐决断,难听点,就是心狠手辣。

竟是这样的性子……叶修没料到,也不由得有些苦恼。卖什么破绽,这种人就应该一点机会也不给他。看此人现在的样子,想必竟是打算在这一波猛烈攻势中直接废掉自己。

叶修心中郁闷,其实他拼着受伤脱出缠斗也不是不可能,可是此人背后还有一个喻文州,万一分寸没控制好,他真不敢在受了较重的伤的情况下跑去面对喻文州。

没办法,只好用点卑鄙手段了。叶修心里叹了口气,然后他微微一笑,在激烈的对战中开口说道:“老魏那家伙那么不靠谱,没想到养了个不错的徒弟。”

“什么?!”正在聚精会神出招的黄少天一惊,“你认识魏老大?!”

他数月以来多方打听,都未能得到魏琛的消息,此时乍然听闻有关魏琛,心中一震,手下动作便慢了一瞬。叶修趁机一道横刺将他逼开,脚下不停,身形一展,迅速向屋中掠去。

反应过来的黄少天连忙掉头追来,然而终究晚了一步,只听噼啪声响,叶修已撞碎木窗进入屋中。

屋内没有燃灯,但是借着月光能看到有人一袭白衣端坐榻上,而叶修的手已经卡上了他的脖子。随之跃入窗内正准备挥剑的黄少天连忙一个急停,刹在了窗口。

然而下一瞬叶修骤然放手向后跳开,“徐景熙?”他说道,“喻文州在哪里?”

榻上的白衣人抬起头来一笑:“叶神,公子说,唐姑娘我们会照顾好的,你不必担心。这样兵刃相见可就是叶神您过分了,为了不伤两家和气,公子他只好先走一步。”

“……”叶修还没说什么,就见一旁的黄少天一个跨步上前揪起了徐景熙的衣领:“卧槽怎么是你?!你不是出城了吗??先走一步是什么意思喻文州他走了?!卧槽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调换的位置不对不对重点是我的问题啊!!他答应了我回答我三个问题现在他居然跑了他人呢?!!快说!!他人去哪了?!!”

叶修看着被摇晃得几乎要口吐白沫完全答不出话来的徐景熙,心想一段时间不见,喻文州那家伙果然还是这么心脏啊。

见屋里两人兀自纠缠,叶修跳出屋子,默默走人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