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佛系老咸鱼🐟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11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章十一

陈果半夜没来由地自梦中惊醒,她出了一身冷汗,本能的一把抓起了床头的腰刀。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危险,她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她看向另一侧唐柔的床铺时,忽然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小唐?!”她焦急地呼唤了一声,然而无人应答。

陈果跳下床飞奔出门,却见一个身材瘦小的羽人静静地站在院中,黑色的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不过陈果还是从那熟悉的身形上辨认出了他的身份。

“罗辑?”她惊道,“你来这里作什么?!没有被人发现吧?!”

自从“三圣徒”之一、掌握宁州政权的羽族大祭司古风尘与左右东陆政权的“血葵帝君”古伦俄相继身死,东陆华族与羽族之间的关系也不复友好。两族关系从天宝末年以来更是急剧恶化,边境上大大小小冲突不断。数年之前,宁州羽皇率先下令禁海,胤朝皇帝也不甘示弱,派遣军队将国境内羽人驱逐出境,断绝了与宁州的通商来往。

至此,宁州与东陆之间的天拓海峡,彻底成为了隔断两族的天堑。

唐柔因为父亲是东陆巨商,虽然继承了母亲的羽人血统,却扎根在东陆。当年唐父也是多方打点,用尽手段 才从官差手下留住了唐柔,没落得骨肉分离的下场。除唐柔这种情况之外,滞留东陆的羽人已经几乎绝迹。

当年罗辑也是被驱逐的羽人之一,然而他师从古风尘开创的“皇极经天派”算学,在古风尘被起义的羽人们烧死在树屋之后,皇极经天派的传人们也一一遭到诛杀,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都失去了彼此之间的联系。当年罗辑的老师费尽心思才逃到东陆,如今遭到驱逐,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宁州的。因此罗辑只好前往北陆瀚州蛮族的地域,依靠算命维持生计。

直到遇见叶修他们,他才结束孤身一人的漂泊生活。

“陈姐你醒了,”羽人抬起了脸,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庞,“叶修哥说……那个……”

“先别跟我提叶修!”陈果急切地问,“小唐呢?她怎么不见了?”

罗辑吞吞吐吐:“他们……说要去,杀人……”。

陈果暴怒:“好个叶不修!这么大的事,他竟一点都不告诉我!”

罗辑急忙说道:“叶修哥说,这次的对手很强,让你千万不要冲动跟去。”

“很强?”陈果皱了皱眉,她终于冷静下来,“叶修那家伙居然会说对手强?那是有多强?”

罗辑脸上浮起了明显的担忧:“我也不知道,叶修哥只说……看他们自己了……”

 

守望人双手一振,寒光出鞘!

那是一对刀刃极窄的双刀,抽出时刀刃晃动,显然刀身极其柔韧,是与软剑一样阴柔毒辣的武器。

唐柔眼中亮光更炽,她提枪大步向前,雪亮的枪尖快如流光,直奔守望人要害!

守望人脸上闪过了类似冷笑的表情。他同样几步迎上,就在几乎碰触到枪尖时,他迅速侧身一闪,他一手扳住了枪颈,用力狠狠压下!

这一连串动作快得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最后一压更是凝聚了大半的体重和冲劲,如守望人所料,以唐柔的气力,在驾驭这样的战枪时根本抵不住他这一压,长枪被压得枪尖向下,扎入泥土之中。

他顺势旋转,以枪杆为轴,手中的薄刀挥出了一片巨大的扇形,若此刻唐柔还握着枪杆,她定然已经被刀刃扫中。

然而唐柔的手没有离开枪杆,她也没有被那一刀砍中,她竖起了长枪身体上翻,将羽人轻盈的体质发挥到了极致,在守望人一刀斩空的刹那,她的靴尖已经踢向了守望人的头颅。

守望人果断放手前冲躲过一击,唐柔轻盈落地,长枪连续横扫,枪芒划出了巨大的十字,然而守望人并未理会,他一直冲出了长枪的攻击范围,然后矮身蓄力,长刀与手臂绷成了笔直的一线,然后猛力推出!

唐柔后退两步,长枪已经迎向了守望人的攻势,虽然守望人加上了手臂的长度,可唐柔所用终究是长兵,她握住枪尾,便成了以长克短之势。

然而守望人却突然脚下一动,他身体高速旋转,双手双刀旋出了悠长的锋光,犹如高速转动的虫翼。

龙家体术——蝶儿旋!

唐柔毫无畏惧,她的手没有丝毫颤动,依然笔直而坚定。

然而这一击却没有击向唐柔,守望人脚下如同生了风一般,迅疾无比地转向疾奔,蝶儿旋的刀风尽数扫向了一个不引人瞩目的角落。

刀光将那个角落照亮了一瞬间。隐隐有四道狭长的锐光一闪。

然后一个人影猛虎般一跃而起,他的弹跳能力竟是极强,直接越过了蝶儿旋的刀风,手上扣着的钢爪向下一挥,直接击向守望人头颅!

然而蝶儿旋最复杂之处就在于它的变化,并不是可以轻易躲过的。守望人刀势一转,两方兵器猛烈交击,用爪者被迫弹出几步之外,守望人也后退数步。

用爪者虽然弹跳能力强,落地时却一点都不轻盈,他腰间某个部件发出当啷一声,回音都传到了巷尾。

守望人稍微辨认了一下黯淡月光下的轮廓,看出那个部位是一把腰刀。

据说蛮族的孩子在出生之前,他们的父亲便会为他挑一块最好的铁坯,然后开炉锻造,精心磨砺,当孩子出生后,他就会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刀。蛮族游牧为生,几乎每个蛮族的男人都拥有自己的刀和马,他们每个人都是可以随时挎刀上马作战的战士。马的寿命使它们注定无法一直陪伴自己的主人,而刀却往往陪伴他们一生。

而这个蛮族人,竟然连潜伏的时候都挂着这笨拙的腰刀。

守望人稍微后退卸下了撞击的力道,然后再次斜冲躲过身后唐柔的刺击,就听风声震耳,一件重物乘笔直的线路直冲他面门砸来。

蛮族勇士绝技:空手飞石!

守望人及时后仰躲过了这一击,就听身后哗啦一声响,那重物直接砸碎在了墙上。

竟然碎了……守望人也是一顿。好像是块板砖?

叶修从何处找来这么些莫名其妙的人?  

 

院子里,陈果来回踱步,心焦已极。

“叶修这个混蛋,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让包子和小唐去做这么危险的事,要是他们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就……”她“就”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一掌拍在石桌上,悻悻地坐下来。

“罗辑,你不是古风尘的传人么,那你算算,这回他们能不能顺利回来?”

罗辑苦笑了一下,“陈姐,星算者不自算,这是皇极经天算学唯一的破绽。如果我与你们毫无关系,我大概真的能看到你们的命运。可是现在,我们的命运紧紧相连,不管我怎么算,都只会得到错误的结果。”

“唉!真不让人省心!”陈果无奈,只得又愤愤说了两句。

这时,只听院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一声柔柔的笑语传来。

“果果,有什么烦心事,能跟我说吗?”

“沐橙?!”陈果一惊,她站起身来,迎上去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就过来了,叶修他们都开始行动了,不会有很多人盯着你么?”

苏沐橙微微一笑:“不知道,反正被我发觉的都已经杀掉换上了我的人,没被我发觉的,让他们好自为之吧。”

陈果急了:“这很危险啊!你,你怎么这么……”

“这么绝?没有啊,我觉得还挺温和的。”

陈果头痛地扶住了额,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不让人省心……

 

此时暗巷之中已经没有了叶修和周泽楷的踪迹,叶修拖着周泽楷一路飙高,已经来到了泺水边一座较高的建筑的屋顶。他挡开了密集如雨的箭矢,再一次转动千机伞,飞上了泺水上空。

周泽楷也又一次甩出了飞爪,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甩向对岸,飞爪在空中分成三股,径直向叶修抓去!

叶修身在空中闪避困难,加之他之前受伤,动作稍有迟缓,便只躲过了两枚飞爪,最后一枚飞爪扣住了千机伞伞面。飞爪扣合力极强,几乎将伞面扭折。

不料叶修不顾身在空中,他再次扣动了千机伞的机关,伞面收起,伞杆高速旋转,将飞爪上连接的铁链寸寸绞起,周泽楷猝不及防,被猛然拉下屋顶。

如果周泽楷及时放手,他或许能安全落在岸上。可这也会让叶修逃走。

于是他选择了攻击。两人尚悬在空中,羽箭已经铺天盖地地向着叶修飞去。

叶修在半空中骤然向下疾坠,勉强躲过了大部分羽箭。同时他加快了千机伞旋转的速度,当周泽楷几乎被要被他拉到面前时,嘭地一声巨响,两人双双坠入泺水之中。

 

受过专门训练的刺客,在水中睁眼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周泽楷睁开双眼时,已经意识到了水中有阻力,箭矢的杀伤力便被消减了许多。两人现在距离较近,他便直接抬手拔出了腰间的软剑。

软剑出鞘时带出了一连串的细小气泡,几乎同时,对面叶修的位置突然冒出了无数这样细小的气泡,一时间干扰了周泽楷的视线。

在水中一切动作都被放慢。待他稍微看清叶修手中的武器时,那无数道流星般的锐光已经向他斩来。

仿佛一朵刀刃组成的莲花自敌人手中缓缓绽开。

苏家机关术——往世莲华。

往世莲华是在掌控者双手极其灵活的条件下,同时操纵至少六件兵器,当然叶修只有千机伞一件兵器,只不过千机伞千变万化,之前他们所见的,都只不过是其中的某一种罢了。

尚没有人见到这件兵器露出它全部的獠牙。

叶修手中的伞杆已经变成了锁链,其上连接的各类锋刃,数量绝不止六个。他将铁链握在手里,那些构成莲瓣的刀刃便似从他衣袖中长出一般。

周泽楷试图射出箭矢借力闪避,可他终究没有全部躲开,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身上多处被划破,新鲜的血随着河水汨汨流出。

叶修如同捕食的鲨一般紧追而来,有一瞬间周泽楷终于看清了叶修的脸,然后——他看到了叶修口中叼着的、极长的空心苇秆。

他突然明白了叶修的意图,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反抗的箭矢被尽数绞杀在了密集的刀刃组成的莲花中,他被往世莲华逼得一点一点往河水深处沉去,终于,在失血与窒息的压迫下,他失去了意识。

 

唐柔力尽了。

不仅是唐柔自己,连她的对手也看清楚了这一点。

这个姑娘虽然攻势如同风火,可是羽人的身体还是使得她有了天生的劣势,她并不适合长时间作战。

守望人低头,避过了横扫而来的钢爪,同时双臂猛然用力推开了唐柔的长枪,然后他突然长刀一甩,一柄刀自下而上向包子挑去。

刀势极长,包子来不及后退,只得向上跳起,然而守望人突然收回了防备唐柔的另一柄刀,他背后空门大开,似乎拼着被唐柔刺中也要先置包子于死地。

尚在空中的包子闪避不及,长刀如同毒蛇一般欺近,瞬间刺入了他的大腿。包子失去平衡,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地面坠去。

守望人突然前冲,尽力脱出了长枪的攻击范围,长刀将包子的大腿刺穿,守望人直接反手将他钉在地上,另一柄刀抬起,就要直接了结这个敌人。

然而他一瞬间感受到了背后强烈的杀意,那杀气来得太猛烈,他果断放弃了眼前唾手可得的战果,手臂一挥,长刀脱手,飞旋着向唐柔斩去!

能够让守望人放弃兵器的招数,自然威力非凡,若他面对的是另一个对手,这把飞旋的刀会擦着对手的攻势掠过,然后直接旋掉对手的头颅。

然而——他失算了。

来势汹汹的飞刀在擦过枪势的一刹那被直接崩飞,因着刀刃极长的原因,只勉强划破了唐柔的脸颊。

那刚烈到令人颤抖的攻势逼得守望人不得不回头,然后他看到了他此生最后的画面。

极烈之枪——摧城!

守望人被那一往无前的枪势震慑了。他完全明白这个羽人女子即便能驾驭这么沉重的战枪,也绝不能驾驭这样霸道甚至可以说凶暴的招数。摧城,摧枯拉朽的的同时,伤人伤己。他几乎已经能够听到下一刻唐柔手臂骨骼寸寸折断的声音。

然而他毫无对策,无法闪避。他听到那个柔弱的羽人女子发出了战士的咆哮,这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战意的咆哮,此刻听在他的耳中宛如龙吼!那一刻他仿佛被喷火的怒龙狠狠攫住,身周时间空间都已静止,只有闪烁着寒芒的枪尖,如同月下的流火,轰然逼至眼前!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