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10

主cp黄喻黄

九州背景,全职人物

这章有修伞

章十

 

叶修从来不是一个会等别人来杀的人,事实上,他一向喜欢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选择有利自己的地形环境,以便在之后的战斗中充分利用。

他现在所处之处是泺水中央的一个小洲。泺水纵穿天启,是南北通商的要道。而叶修所在的这片小洲极其狭小,其上并没有什么建筑。在上元灯节时偶尔会有爱玩的少年少女们划船而来,在洲上放河灯。

然而现在不是上元灯节,叶修要等的也不是放灯的少年,而是一个要杀他的人。

可是叶修手中却拿了一盏河灯。他闲坐在草木苍翠的河畔,低着头望着眼前的河水,然后俯身,将那盏河灯轻轻放进水里。

河灯顺着河水漂流而去,不久便化作了一星点的光,没入月光下粼粼的的水波中。

放在身旁的伞状武器似乎是不安地鸣动了一下,那一声轻鸣极其短促,几乎令人以为是错觉。然而那把伞周围的野草却在一瞬之间,如同着魔一般拼命向一旁倒去,仿佛在尽力逃离着什么邪恶的力量。

然而叶修笑了,他的心情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愉悦起来。他伸出手握起那把伞,然后将它抱在怀中。

“又要杀人了啊。”他喟叹似的说着,复而又轻轻笑出声来。

“我知道你在的。”他轻轻抚摸着伞面,“你一直与我一起,对不对?”

 

九州之中,有“魂印兵器”这一说。魂印兵器往往以极其难得的材料制作,将动物或人的魂魄用邪法禁锢,然后将之铸入剑身。这种铸造之法要求铸造者必须有极其精湛的铸造技艺和极其广博的知识,以及强大的精神。铸出的魂印兵器力量较之寻常兵器异常强大,传说中秘藏于天驱武库的魂印兵器“噬魂龙之剑”,在没有主人之时,单凭剑自身便可灭杀方圆数里之内的一切生命。魂印之法本身十分邪恶,因此流传于世的魂印之器极其稀少。

苏沐秋虽然为了修习天罗苏家的机关之术,杂学甚广,他本身也极有天赋,但叶修在他生前并不相信他竟能掌握魂印之术。因为印魂之法高深莫测,苏沐秋并不是精于此道的大师,也并不专精控制魂魄的秘术。

可若是魂魄的主人自愿被铸入兵器之中,那自然也不需要多强的控制之术了。

当叶修第一次握起千机伞时,那种熟悉的、如同刻入血肉的亲切与契合,让他几乎落下泪来。

好像那人一直在他身边与他并肩作战,从未离开。

 

夜浓。

叶修豁然起身,因为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下轻微的声响。

这声响并不凌厉,只是一声打落树叶的轻响。然而最致人死命的暗箭,往往是最悄无声息的。

他顺势旋身,抬手一抄,将一枚弩箭接到了手里。

然而下一刻手中沉甸甸的弩箭突然融化,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于空中。

叶修想起苏沐橙说的带着阴家法术的武器,微微一笑。

他悠然转身,目光准确地锁定向弩箭的来处,只见小洲苍绿的树木之上,一个人影安静地立在那里。

“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叶修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来人背着月光,默然不语。

“哦,我忘了,杀手的名字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除非是死人。”叶修自顾自地说道,“也罢,看来我是没有福分知道你的名字了。”

“……周泽楷。”那人抬起眼来,一双清澈的眸子直愣愣地望进叶修眼睛里。

叶修被看得微微一怔。

可惜了,他心想。

 

作为九州最强的刺客组织,天罗自有一套体制完善的杀人方式。他们将击杀的目标称为“木偶”,负责杀人的刺客称为“刀”,此外,还有“守望人”负责接应和辅助“刀”的行动,如果“刀”失败被擒,“守望人”还负责杀死“刀”灭口。

周泽楷是天罗极其优秀的一把刀,他的守望人自然也非同一般。这名守望人曾是数年前参与追杀叶修的十一名精锐之一,然而这数年来因为年纪渐长,虽然他的力量虽没有很明显的下降,却也终究比不过新一代的天罗精锐,只得退居守望人的角色。

当周泽楷登上湖中央的小洲之时,守望人就如同影子一般,跟随着周泽楷的身形,悄然潜入了靠近岸边的河水之下,他俯贴在草木茂盛的岸边,令人难以察觉。

此时守望人虽不能将岸上所有声响尽收于耳,但是那划破寂静的交战之声已经清晰地传了过来。

周泽楷的箭矢是以特殊材料制成,其中融进了秘术,杀伤敌人后会回到箭匣之中,再加上他诡异莫测的身法和极快的步速,此时叶修面对的,几乎等同于一队可轮换的弓弩手的包围。

守望人默数着传来的兵器交击的声响,以他的耳力和反应速度,一开始还能勉强数出两人交击的次数,到后来,那声音已经如同密集的雨点一般。

岸上两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激烈对战了数百个来回,几乎每一击都拼尽全力。伏在水中的守望人都不禁佩服叶修如今的实力,他与叶修本是同一代天罗,相差岁数不多,而叶修现在却仍可保持这样优秀的状态。

叶修的那把伞是魂印之器,这在曾参与追杀的他眼中早已不是秘密。只是不知这杆魂印之器能否坚持得住这样密集而强劲的攻击?

守望人此时尚在思虑中,然而凭借过人的耳力和反应能力,他突然听到了一声不同寻常的声响。

是兵器入肉的声音。

有人受了伤!守望人精神骤然紧绷,在这样的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一点小伤也有可能决定最终的结果。

他缓慢地从水中稍稍立起一点,试图掌握岸上两人的情况。

然而下一刻他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长笑,一人如风般从他头顶掠过,矫健的身影如同鸢鸿冲天而起,他将手中特制的伞向上一撑,伞骨像是活了一般咔咔旋转起来,带着他向泺水岸边飞去。

虽然他动作极快,经过守望人的时间也极短,但是守望人依然闻到了他身上略浓的血腥气。受伤的是叶修,这让他心中略宽。

下一瞬另一道身影紧随其后跃起,周泽楷跃起的高度较低,几乎是贴着水面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在将坠未坠的时候他骤然甩出飞爪,铁质的抓钩紧紧扣住了对岸的岩石,机关锁链飞速收缩,竟令他抢在叶修之前到达了对岸!

然而在他到达对岸的同时叶修也甩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飞爪,他的身体被飞爪一提,没有向岸上降落,反而落向了岸边建筑的屋顶。

周泽楷迅速追了过去。与此同时,守望人也尽力追上两人,他破水而出,依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随在两人身后,没入了夜幕下的天启巷道中。

 

其实守望人此时心中还是疑惑的。他本以为叶修挑选了河中小洲作为厮杀的地点,应该是有什么别的能够克制周泽楷的算计。没想到叶修竟拼着受伤脱出了小洲,放弃了安排好的地形,跃入了街巷这种天罗刺客最擅长的刺杀地点。

然而叶修心中究竟在想什么终究是无法揣测,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守望人便不得不将精力全部集中到且战且走的两人身上,以免跟丢。

然而当他到达了一个相对闭塞的街巷拐角时,他突然明白了叶修的意思。斩尽杀绝,首座过世后,叶修终于要走上与天罗你死我活的道路,这一次,他并不只是打算逃脱追杀,相反,连自己这个守望人,他也不打算放过。

未免太狂妄了。守望人望着挡在前方的纤细的身影,心中默默想道。

拐角处静静站立着暗红色长发的羽人女子,她只穿了一件普通的布衣,手中拿着东陆再常见不过的军用战枪,然而她的双眼却如同点燃了火焰,亮得吓人。

“唐柔,”她简洁地说道,“来战。”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