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8

主cp黄喻黄

九州架空背景,全职人物

lo主从军训基地活着回来了。。竟然还有点不舍是怎么回事= =

章八

 

喻文州笑道:“我这院子太小,放不下你这尊大神。叶兄既然来了天启,何不去苏家?”

苏家。

在帝都天启的众多公卿世家中,只有几十年历史的苏家算是最年轻的世家了。数十年之前,葵花之世尚未结束的时候,春山君苏秀行用尽智计,一路护送当时的太子、胤清帝白渝行离开叛党控制的天启,安全到达唐国,为血葵花时代的终结划下了决定性的一笔。然而苏秀行自己却在到达唐国的前一刻陨落西江。

胤清帝白渝行进入天启后,追谥苏秀行为果毅侯。然而苏秀行身死时不过二十二岁,并无子孙后辈,而他的直系亲属大多属于天罗苏家,于是天罗山堂派出苏家人入主天启的侯府,苏氏从此跻身于帝都世家之林。不过苏家也并没有把整个主家都搬入帝都,天罗的主要决策还是在天罗山堂,天启的苏府只在最关键的时刻将朝堂的动向传递给天罗。

虽然苏家在帝都的势力并不强,然而天启的世家们都知道,不起眼的苏家背后,是深不见底的天罗山堂。

叶修一脸淡定地回答道:“没办法,不慎得罪了几个女孩子,现在她们都跑到苏家守株待兔,我可不敢自投罗网。”

就在这时,别院的大门被轻轻敲响,有侍女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公子,有客求见。”

喻文州答道:“请进。”

别院的门被轻轻推开,一名侍女走入门中,她裣衽一礼,将手中精致的盒子捧上前,说道:“见过喻公子。”

喻文州语气中带了些疑问:“你不是杰希府上的侍女。”

那侍女低眉回道:“回公子,奴婢是楚云秀楚老板的贴身侍女,今日之事王老板和喻公子为烟雨楼解决了麻烦,楚老板特来登门道谢,这一点薄礼,还望喻公子收下。”

喻文州问道:“你们楚老板呢?”

“楚老板在前厅,正与王老板相谈甚欢。”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他凝视了那侍女半晌,突然微微一笑道:“苏姑娘不必多礼,此处没有旁人。”

一瞬间黄少天看到那侍女的眼光似凌厉的刀锋一般从他脸上划过,然后蓦然一收,她站直了身体,露出一张平凡无害的面孔。然后她突然一笑,便似云开月明,一双美目中生生迸出了艳丽高傲的光彩。

她说:“这位公子看着面生,不知怎么称呼啊?”

喻文州缓步走到她与黄少天之间,悠悠然抬手指了一下黄少天:“黄少天。少天今日才来到这里,不过苏姑娘大可放心,他绝非是居心叵测之人。”

黄少天惊讶地望向喻文州,整个人被那句“少天”震傻了。他有些晕晕乎乎的想,我以前一定见过这个人,说不定他还记得我,否则他为何对我如此信任?

喻文州转头对他笑道:“这位是苏沐橙苏姑娘。”紧接着,他不给黄少天询问的机会,走到近前,直接一探手,竟是自然而然地挽起了黄少天的手。他说道:“刚才这别院颇有些热闹,却是冷落了少天。苏姑娘的来意我也知晓了七分,我们便不打扰姑娘与叶兄了,少天与我进屋叙谈可好?”

其实若说君子之交,把臂携手之类的动作皆是自然而然,然而黄少天生在北陆瀚州,后来随着魏琛四处游历,最后安顿于墨鹰团,虽时有与兄弟同道把酒言欢、枕藉而眠的时候。然而他之前所见的尽是粗野汉子,哪里碰过这等优雅的人儿,一时间不知所措,喻文州手上微微用了些力,扯了他一下,他便乖乖地随着那人的脚步被拐进了屋里。

 

庭院之中只剩下了叶修与苏沐橙两人。

叶修望了望苏沐橙的脸,说道:“这妆画的不大好,不怎么好看,还被一眼看破。其实你直接过来又何妨。”

苏沐橙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苦笑,她话语中带了些叹息:“我也不想化妆,可是没办法,如今他们监视愈发紧密,今非昔比……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叶修眼光散漫,似乎不在意一般地微微笑着,问道:“出什么事了?”

如果叶修在几年、几个月或者几天之前,露出这样的笑容,那么苏沐橙也许会感到可靠和安心,因为叶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天大的难题,他总是这样懒洋洋的、不经意地就将之化解了。

然而这一次,苏沐橙终于无法再安心下去,她的眼里带着些微的悲伤,犹豫了许久,才说道:“首座过世了。”

叶修脸上的神色没有变,依然是那样懒洋洋慢悠悠的表情。然而苏沐橙却分明看到,那一瞬间,叶修的眼神放空了,好像一个盲人一样失去了焦距,他的眼神透过了她的身体,透过了这窄窄的院墙,投向了不知名的远处。

她咬着下唇,终于还是继续说道:“首座刚刚过世,他们就开始明争暗斗,山堂不知被哪一家控制,我连首座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但是首座派心腹将一封信传到了苏家,他说这信……是留给你的。”

她从袖中拿出一枚小巧的蜡丸,小心翼翼的放在院中的石桌上。

叶修垂下眼眸看着那枚小小的蜡丸,然后缓缓伸出手,把它捏在手里。

他把玩了一下那个蜡丸,然后轻轻地笑了。

他想起最初见到那个身居天罗首座的人。那时的他一无所有,暂时托庇于魏长亭府中。那时候的魏琛也还是个半大孩子,看着他长了一张好忽悠的脸,时不时地跑来骚扰他,虽然当时的叶修看着好欺负实则人小鬼大,往往欺负不到。

而那个人,就是在那时出现在魏府中。

他微微笑着与魏长亭并肩站在长廊之中,他的面容还很年轻,若不是鬓间的几缕白发,几乎让人以为他是魏长亭的子侄辈。

那人一双淡金色的眼瞳温和地望向尚且年幼的叶修,然后带着笑意对魏长亭说道:“你儿子孙子都数不过来了,何必再多养一个。这个孩子,不如给了我吧。”

 

旁人都以为天罗首座当是看破世事、冷血无情,然而叶修却知道,那人虽然淡漠,内心极深处却着实是个多情的人。

叶修没想到他会老的这么快。

他记得大约在自己来到天罗山堂的第三年,从越州传来了一个人病逝的消息。

杨拓石。

叶修不知道这个人对于首座而言有着何等的意义,只知道杨拓石的死讯传来的那天晚上,他独自一人默默喝了一夜的酒。

自那以后,他日渐苍老,他握刀的手依然稳定,然而他的眼神却越来越黯淡,越来越寂寞。

叶修离开的时候特意去见了他,他说:“沐秋的事,我对不起你。”

叶修漠然道:“这不是你的错。”

而那人望着他,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不,是我没能尽力。这些年,我真的是老了,累了。”

 

叶修闭了闭眼,然后捏碎了手中蜡丸。

一张极轻薄的棉纸被铺展在桌上,露出尚新的墨迹。

吾徒叶修亲启:

 

近日行止吃力,五感渐失,想来大限将至矣。吾少时历血葵花朝,挚友熬尽心血终结乱世,无数故人长眠于焉。然吾于彼纷乱之世中,得遇一人,虽无缘相守,此生足矣。

昔日山堂内部龃龉,致汝痛失挚爱。汝之心情,吾虽不能感同身受,亦能明白一二。汝念昔日师徒之情,虽叛出山堂,未曾与山堂为敌。

然吾不日将逝,昔日情谊化为尘灰,心中却仍存无理之念,望汝勿要为仇恨所蔽、以命相搏。汝虽惊才绝艳,然山堂数百年根基,岂是一人之力可以撼动。

吾此生漫长,故友散尽,而今归去,未有遗憾。唯挂念者,汝之平安而已。

舒夜

绝笔

 

叶修抚摸着信末尾,末尾的几行笔迹艰难,墨点晕散,似乎写信者已然力尽。

舒夜。

他几乎……都要忘记这个名字了。

叛出山堂不过数年,竟是……有了恍如隔世之感。

---------------------------------------

注释:舒夜,“玄鞘鬼”,葵花朝时期活跃的天罗精锐,武器黑鞘双刀,在完成任务时曾与杨拓石合作,后成为“魇”。葵花之世结束后成为天罗首座。详细内容见《九州·魇传说》。

杨拓石:葵花朝时期辰月缇卫第四卫长,标记篱天剑,武器长枪。勤王军兵临天启时,杨拓石开郁非门献城,白渝行登位后,由于杨拓石献城有功,缇卫四所未被清算。直到后来由于昔日第三卫长陈重家眷的连坐之事,杨拓石一反昔日韬光养晦,极力反对、当朝咆哮。后被谗言所害,流放至越州,因病逝世。

表示默默萌了杨卫长和首座很多年……冷CP伤不起啊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