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7

主cp黄喻黄

九州架空背景+全职人物

章七

 

王杰希点了点头走上前,直接叫过几名下人吩咐道:“今日不设宴了,将酒菜送至我府中,再多叫几个人,把这鲛人安置到喻公子的住处。”

此时却见一管事模样的人急忙奔来,他神态惶急,却又带着小心翼翼不敢得罪的神情,口中叫道:“王老板,您这怎么使得!这怎么说也是我朱氏商行的东西……”

王杰希冷笑一声,对那朱家管事道:“这‘蛟龙宴’朱老板虽然不说,咱们心里也都明白。‘蛟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这么多人也都看到了。奉劝朱老板一句,宋小公子扎实勤恳,即便武功平平也总强过纨绔,那位大人不是能这样巴结的。如今事已闹大,我们收了这‘蛟龙’,对朱家只有好处。烦请转告朱老板,让他定个价吧。”

他说完,微草商会的家丁们已经一拥而上,簇拥着喻文州与那小鲛人向门外行去。小鲛人初时还不愿意见其他人,鲛尾横扫便欲将众家丁拍飞。不知喻文州又做了什么,小鲛人在他怀中沉沉睡去,便乖乖地被抬走了。

黄少天抬步追了上去,他隐隐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他想要确认一下。

但是王杰希上前一步拦在了他身边:“阁下烦请留步。”

黄少天难得好好解释道:“我并无恶意。”

王杰希微微一笑,说道:“喻公子是我府上贵客,今日他累了,阁下还是请回吧。”

当然喻文州并无倦意,不过众目睽睽之下,王杰希这样说,也不过是为了令他避开这风口浪尖,以免多生事端。

说不通,黄少天便加快脚步,打算绕过王杰希,直接追过去。

不料他向左一步,王杰希便随着他向左,他向右,王杰希也随他向右,脚下速度一点不慢。黄少天有些惊讶,他又加快了脚步,双脚移动已经仿佛幻影一般。

然而王杰希依然如影随形,没有慢上半分。和善的笑容在黄少天眼里越看越诡异,他心下不由得烦躁,几乎想要直接拔剑解决问题。但是在这种地方先亮兵器绝对不是明智的行为,他克制了一下自己,然后骤然向旁边滑出一步,旋身跳上了近处的楼梯扶手,在扶手上一个蹬踏,身体如箭般窜出,直接从王杰希头顶越过!

黄少天在门外安然落地,他嘴角微微一翘,带着点得意回头看了一眼。

不料门口却是一个人影也无。

什么?!

黄少天冲到门前向内看去,门里烟雨楼的下人们正在收拾一地狼藉,贵客们走走散散,哪里有王杰希的影子。

他心下一惊,骤然明白是中了秘术,连忙又拔脚向烟雨楼大门奔去。然而烟雨楼园林之中路途复杂,当他到达门口时,只看到一辆精致的马车绝尘而去。

 

马车之中。

王杰希放下车帘,说道:“他才赶到门口,看来我的秘术竟是阻住了他。”

喻文州坐在他对面,小鲛人身上被裹了一件长衣,挨着他的腿蜷在地上。“那剑是玄澈不会错。”他淡淡说道。

“对,不可轻敌。”王杰希神色肃然道。

喻文州笑了笑,“杰希也不必紧张,据我对那个组织的了解,他们并没有闲来无事谋算我们的习惯。毕竟葵花之后这些年来,我们与他们还没有实质上的冲突。”

“可是一个宗主来到这里,总不能毫无理由。”王杰希依然谨慎,“要查吗?”

喻文州低头沉吟了一会,说道:“还是不必了。”

王杰希本以为他会解释,没想到喻文州说完这句话便未再开口。他凝视了喻文州半晌,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也许。”他依然话语简短,似乎不愿多说。

于是王杰希便也不再多问,喻文州既然心中有数,他便不需要操心。

 

虽然没能追上微草的马车,但是黄少天并未放弃。王杰希也算是当地名人,他的府邸自然是极好打听。黄少天一路询问着走到了一处宽大的宅院,他看了看四周,然后直接跳上了围墙。

他扒在墙头上四下审视了一下。作为一个名动四方的巨贾,王杰希这宅院真的不算很大,形制也比较简单,显然宅院的主人并不曾有什么炫耀财富的念头。此时天色昏暗,他便放心大胆地在宅院屋顶上跃行,不多时便摸清楚了安置客人的别院所在,他悄悄跳上距离较近的一棵树的树枝,已经看到了别院屋中亮起昏黄的灯光,灯光中隐隐有一个人影静坐窗前。

他就在那里……黄少天怔怔地想着。到了此处,他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他应该怎么问他?——我在哪里见过你?这听起来简直像是拙劣的搭讪。可他竟是真的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而且除却喻文州周身气质带来的亲切感,他隐隐觉得这个人也许与魏琛失踪有关。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嗤笑。

竟有人不知不觉潜到了他身后!黄少天大惊回头,几乎是本能地一剑挥出。

噔地一声轻响,黄少天定睁一看,挡住他剑的是……一把伞?

那伞状武器在那人手中就如同一把长剑,他挑开了黄少天的冰雨,然后伞骨上翻,竟在一瞬间伸长了一截,几乎就要刺中黄少天。

黄少天及时后跳躲过了这出人意料的一击,但也被逼得无法站立,从树上落了下来。

这时,他听见背后一声轻响,就见那木门缓缓打开,喻文州一手提灯走了出来,笑道:“来者皆是客,却为何都不肯走正门?”

黄少天一瞬间语塞,只听树上那人颇不要脸的地回道:“正门还要经过大眼那一关,麻烦太多。我都这么来了许多次了,文州习惯了就好。”

喻文州略一敛眸,看起来颇为无奈。他直接避过了这个话题:“我来介绍一下两位。”

他抬手向着黄少天略一示意,说道:“楚卫墨鹰团首领,黄少天。”

“啊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叫黄少天不对我叫流木啊谁跟你说我叫黄少天来着……呃,你认识我?”

喻文州微微一笑:“玄澈出世,除了墨鹰之首又有何人。”

黄少天一瞬间有些小小的骄傲——虽然被人识破了身份实在没什么好骄傲的——但是不知为何,听到这个人如此说,好像承认了自己的特殊性,他心中莫名的就有些喜悦。

这时喻文州又转向了另一人:“叶修,君莫笑。”

黄少天心中微微一震。

叶修是什么他不清楚,不过君莫笑这个名字他倒是听说过的。

据传当年楚卫公爵尚且年幼,世卿白晟一直图谋不轨,当魏长亭刚刚逝世,楚卫失去护国支柱的时候,白晟便开始聚集军队,妄图取代楚卫公爵之位。

魏琛的兄姐们准备了诸多应对之法,可是白晟手段厉害,终是无计可施。眼看楚卫内乱将起,他们只好采用雷霆手段,希望直接杀死白晟,了结一切。

然而白晟对此防备周密,身边聚集了众多好手,敢死团的死士全军覆没竟未能得手。最终,魏琛的兄姐们选择了雇佣天罗的杀手来完成这项任务。

于是在某一天,名为君莫笑的白衣文士出现在了白晟驻军的营地。他直言希望自己能够辅助雄主,成就一番宏图霸业。然而守卫谨慎,将他拦在了营外。他便在营门之外畅谈天下大势、九州风云,将各方利害分析的清清楚楚,哪方势力盈中有亏,哪方看似薄弱实则坚韧,言语间通今博古、妙语连珠,他立于黄沙之中侃侃而谈,竟仿佛有兼吞天下的气势。

白晟醒悟此人乃是惊才绝艳的王佐之才。连忙将之请入营帐,置上等酒菜伺候,向其诚心请教。并且为表礼贤下士,他为之前的怠慢亲手斟酒致歉。

不料,就在他靠近白衣文士的一刹那,被一段束衣刀洞穿胸口。围观诸多高手,未有一人来得及相救。

据说白晟临死之前,满脸不可置信地问道:“尊驾国士之才,何以行刺杀之事?”

文士笑答:“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

然后他自重重包围之中飘然而去,十里连营,数万大军,未能留住他一片衣角。

当时魏琛对黄少天讲完这段往事,然后非常严肃地对他说:“虽然这个故事很帅,但是你千万不能被他迷惑了。君莫笑此人,十分无耻,十分卑鄙,十分没下限。”

那时黄少天习惯不把魏琛的话当回事,于是也没理会魏琛的话,反而格外向往这段华丽的事迹。

但是现在,看到叶修从树上一跃而下,十分熟络的揽住喻文州的肩,笑嘻嘻道:“哥最近无处可去了,喻公子能否收留我一晚啊?”

——顿时觉得姜还是老的辣,魏琛说得对,此人果然十分无耻,十分卑鄙,十分没下限。

 

--------------------------

lo主要去军训啦,要停更两星期了==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