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4

主cp黄喻黄

九州世界架空背景+全职人物

章四

 

其实黄少天这么匆忙地就跑了出来,多少是有点赌气的成分在里面的。

他在墨鹰团待了整整八年时间,而今突然发现周围亲如兄弟的同袍竟然全都有事瞒着他,这让他心里莫名的很是不快。何况他做了三年的首领,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不了解手下的这支军队,这让他觉得这三年简直就是个笑话。

“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吗?”那个戴着青铜面具的天驱向他传达了寻找魏琛的命令,然后这样对他说。

好吧……黄少天必须承认,在魏琛最初离开的一段时间里,他确实是很想立刻跑出去找他,毕竟什么都不说清楚,留下一封交代后事一样的书信就悄没声地跑掉,这种事实在是太混帐了。然而魏琛说了墨鹰团要留给他,当时的黄少天年纪虽轻,却也不是没有一点责任意识的人,于是他开始学着接手墨鹰团的事务。这么拖着竟然就过了三年。

而现在,就算没有天驱宗主们给他的命令,他也很想找到魏琛,然后揪着他的衣领问问他这样瞒着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于是在安顿好完墨鹰团的事务后,他轻装简行,根据天驱提供的信息,径直北上。

数月之后,他到达了中州的帝都,天启。

 

帝都天启位于中州正中,扼守南北通途,又具有极丰富的物产。加之天启城中多有公卿贵族居住,更加推动了天启商业的奢华和繁荣。胤朝建立后,开拓河道、鼓励水运,有令凡近水道者街坊不禁。这使得许多较大的商户产业集中在水道附近,从而使天启形成了以运河为命脉的繁华细密的商业网络。

天启的运河以泺水为主体,水系纵横。贲朝时期就已修建的修文运河,更是南北通商的要道,运河边每日从早到晚商铺林立,繁华盛极。

然而这些繁华之地并不是黄少天的关注点。

天驱方面掌握的消息也并不明确,仅仅知道魏琛最后一次出现地点是天启,过了这许久,他是不是还在天启也不一定。而黄少天现在只得试着把自己代入魏琛的角色,看看能否追上有关他的蛛丝马迹。

而根据他对魏琛的了解,如果魏琛来到天启,他最经常流连的地方,绝不会是这些繁华的商业中心。

 

入夜的时候,黄少天换了一身寻常朴素的行头,转入了一处幽闭的天启街坊。

 

这种地方又叫“黑街”,入口往往只是街道上一个不起眼的门洞,或者某家小商铺的后院。这种地方也会有一些交易,但与运河边正大光明的商业交易相反,黑街里的交易,除了一些廉价的酒馆还勉强算正当买卖之外,其余地方多是赌博、走私、贩卖人口等等见不得光的生意。

而现在,黄少天甩开了三个贴上来推销“宝物”的游民、绕过了一群聚众斗殴的少年、踢开了一个横在路上的醉汉之后,走进了一个灯火昏黄的小酒馆。

黑街里的酒馆,其实也是极其重要的消息集散地,黑街里形形色色的人士都会经过这个地方,而黑街与外面的商业中心也并非完全隔离,事实上它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著名的大商户在黑街交易场中也占有一席之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从黑街的酒馆里打听到的信息,反而比在外面打听到的更加全面。

黄少天进入酒馆坐定后,随意点了几样酒菜,然后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能在黑街生活的,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人。这一家酒馆中甚至可以说是卧虎藏龙。在葵花朝结束数十年后的今日,早已不再有缇卫入夜后喊着“掌铁者杀无赦”到处巡逻,因此酒馆中几乎每人都带了武器。不过这其中较多的是普通的流氓地痞,即便拿了武器,面相凶恶,倒也吓不住黄少天。

引起他注意的,只有三桌人。

其中两桌都是只有一个人。其中一桌上的人从黄少天进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对着桌上的一杯酒发呆,虽然点了酒,但他一口都没有喝过。他的眼睛隐藏在斗笠之下,看不出有什么神情变化。他对黄少天的到来似乎毫无兴趣,然而黄少天进门时却分明感觉到似乎有一道冷锐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一转。

他的身周没有看到武器,然而总有些人是不喜欢轻易暴露他们的武器的。

另一桌是一个背着剑的少年,他的面容尚且稚嫩,然而气度沉稳,隐有大家之风,他的打扮低调中带着华贵,衣裳颜色虽然朴素,材料却是精细昂贵。不像是黑街常客,倒像是个大商会的武士。

而第三桌人,黄少天实在是想不注意都不行——因为她们实在太显眼了。

那是两个容貌出众的女子,其中一人穿着雪白的马步裙,藏蓝色的蛮族布衣上缀着几串五颜六色的珠链挂饰,乌黑的长发编成一股一股的辫子,她的腰间别着一把蛮族人常用的弯刀,成熟的脸庞上带着明丽的光彩。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较为年轻的羽人女子,她身材纤长,深红的长发说明了她异族的身份,她穿着一身极其朴素的布衣,比起她的同伴,她的美貌更显得清秀可人。

而引起黄少天兴趣的,是这个羽人女子身边靠着的一个长形包裹,这个包裹看起来十分的长,几乎超过了一人的身高。

那是……长枪?黄少天饶有兴趣地想道。这么个柔弱的女子,竟然是用枪的么?

此时那蛮族姑娘似乎有些焦躁。这也难怪,她们实在太过引人注目,而这个酒馆中也多是不三不四的人,已经有好几桌人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她们,悄悄地交流着一些淫秽的话语。

终于,那蛮族姑娘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愤愤地叫道:“姓叶的怎么还不来!老娘不奉陪了!”

她起身离开了座位,对同伴说道:“走吧小唐,咱们没必要在这么个龌龊地方候着那家伙。”

这时,邻座一个壮汉站了起来,他满是横肉的脸上带着一个轻浮的笑,他一步步靠近那蛮族姑娘,口中说道:“呦,两位妹子是不是酒钱不够了?那不如过来凑个桌,哥几个请你们……”

却见那蛮族姑娘柳眉一竖,已经刷的一声拔出了腰刀,一双明丽的眼睛瞪着壮汉,说道:“你想干什么?”

黄少天在一边暗自摇头,他已经看到那壮汉一只手背在身后,正捏着一个不知装了什么药粉的小纸袋,多半是会致人晕眩的药物一类。那女子虽然气势汹汹,但至少在她的弯刀攻击到壮汉之前,那壮汉绝对来得及把药粉洒在她脸上。

就在这时,一柄乌沉的长枪如同一条黑色的毒蛇一般,无比迅速地从蛮族女子身后窜出,携着呼啸的劲风,一瞬间就刺到了那壮汉的面门。

壮汉闪避不及,一时间以为自己真的会被洞穿头颅,吓得面如死灰,背在身后的手抖抖索索,药粉撒了一地。

然而那羽人姑娘却在半途中收住了枪,枪尖悬在壮汉鼻尖前不到半寸的距离,她淡淡道:“别挡路。”

壮汉出了一身冷汗,忙不迭的倒退几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黄少天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那一瞬间,他已看清那羽人姑娘用的是一杆军营中常用的战枪,但是这种东陆男儿用的长枪,对于一个羽人女子来说必然十分沉重,而那个羽人姑娘竟然收发自如,已经足够引起他的兴趣。而更令他惊异的是,这女子之前用的那一招,与魏琛给他演练的猛虎啸牙枪的招式“毒龙势”十分相似。

这姑娘和天驱有关系?

他目送那两个女子离开后,看了看四周,然后悄悄追了上去。

-------------

不算注释的注释:羽人由于骨质过轻,体重大大低于人类,肌肉也很难强壮,所以他们的力量与人类相比较弱。羽人的战士一般都使用较为轻盈的武器。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