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密林过去时20-21

之前我还说是电影设定来着……结果不得已还是动用了原著的一部分内容,很不好意思

原著部分我会在这篇的结尾解释的~

(20)

 

在那之后,埃尔隆德领主与凯兰崔尔夫人相继来到密林,然而都在治疗失败以后无奈地离开。他们所持的观点与甘道夫基本相同——这是无法逆转的命运。

然而,千百年来坐镇环境最为恶劣的幽暗密林、统领着最为离经叛道的西尔凡精灵的瑟兰迪尔王,从来没有认命的习惯。

——他不甘心。

 

这天莱戈拉斯醒来时,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背着光站在窗边。阳光洒在那一头金发上,竟让他一时有些睁不开眼。

“你醒了。”窗边的小王子回过头来,他的声音里含着许久未见的轻快和愉悦,阳光在他半边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他微微笑着,向床边走来。

那一瞬间莱戈拉斯有些恍惚,他看着年轻的自己缓缓走来,险些以为自己看到了瑟兰迪尔。这个孩子在他昏昏沉沉的这几个月中,不知何时竟已收起了稚气,他英俊的面容上多了冷肃和锐利。

——就像一柄已经打磨雪亮的剑。

——他已经足够强大,即将出鞘了。

莱戈拉斯不知是喜悦还是惆怅地,轻轻叹息了一声。他看着年轻的自己走到床边,跪下身来趴在床沿上,向着他抬起一双含着笑意的眼。

“很高兴?”尽管小王子似乎开始变得含蓄了,但莱戈拉斯还是感觉到了他身周快要溢出来的喜悦。

年轻的莱戈拉斯努力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笑容,然后他挑起一边的眉毛:“Ada又找到了医治你的方法,可他不告诉我,你猜猜是什么?”

莱戈拉斯有一瞬间的惊讶,除了精灵三戒,瑟兰迪尔竟还能找到别的方法?他不肯详细告诉莱戈拉斯,也许是这个方法把握不大?然而当他再向深处思考时,却觉得熟悉的疲惫又翻涌上来。

他晃了晃有些昏沉的头,这时他发现小王子腰间有一道狭长的锐光闪过。他问道:“你腰间挂的是……?”

“这个吗?”莱戈拉斯站起身,直接将腰间的精灵长剑抽了出来,“这是从一个矮人身上缴来的,是一把古精灵剑。”他将长剑捧到他的面前。

——兽咬剑,索林。

“Ada说那个矮人很有用,他要亲自审问。”

——一切都在重演。

只是这一次的历史中,不再有他的位置。

 

(21)

 

“和我回去。”莱戈拉斯对陶瑞尔说道,“陛下会原谅你。”

“如果我回去,我不会原谅自己。”陶瑞尔眼神一凛,“国王从未允许半兽人进入我们的国境。这次他却允许它们,穿过我们的国境,追杀我们的囚犯……”

“这不是我们的战斗。”

“这是我们的战斗!邪恶不会在这里止步,每一场胜利它都更加壮大。如果你父亲有他的办法,那我们就不用管了,我们就可以躲在城墙内苟且偷生,等待邪恶消亡。”

“难道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吗?告诉我,朋友,我们什么时候允许邪恶比我们强大了?”

莱戈拉斯望着陶瑞尔坚定的眼神,他思索良久,终于还是转身,向着密林之外而去。

离开密林的那一刻,他隐隐觉得仿佛失落了什么,心中微微一空。然而忙于追上敌人的他,终于没有再多加细想。

 (以上对话部分来自电影)

 

茜玛丽尔宝石。纳乌戈拉米尔项链。

精灵宝钻与矮人至高工艺的结合,曾经挑起无数血雨腥风、令精灵与矮人结下世仇的绝世珍宝。

——然而这件曾经失落在残缺的历史中的珍宝,却因为曾经的孤山之王索尔刻意的炫耀与自大心理,将它的所在之处轻易地泄露给了自己。

瑟兰迪尔露出志得意满的微笑。

而现在,恶龙史矛革已死,索林手下区区几个矮人,还有谁能够阻挡他取得这件宝物?

精灵宝钻茜玛丽尔……不知道这件连梵拉都曾渴望过的宝物,能否助他逆转命运?

“加里安,调一千名战士,随我出征。”

“是,陛下。”

“等等,Ada……”

瑟兰迪尔讶异地站起身,就见莱戈拉斯从隔壁的寝室转了过来,此时他面容憔悴,神色中带着一分惶急。

莱戈拉斯只觉得身体疲累无比,他勉强出声:“Ada,不能掉以轻心……”

瑟兰迪尔一笑,走上去扶住他:“不过是几个矮人,不必担忧。”

不是矮人,还有半兽人……莱戈拉斯还想继续解释,不料眼前突然一阵剧烈的晕眩,他张开口,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他握住瑟兰迪尔的手,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已经冰凉。

朦胧中他感到自己被轻轻放在床榻上,瑟兰迪尔的声音温柔地传来:“安心睡吧,我的儿子。等你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精灵宝钻(茜玛丽尔宝石):共三颗,由精灵诺多族君王费诺打造,创造树人的梵拉雅凡娜曾经请求费诺拿出宝钻拯救双圣树,不过费诺没有答应。

茜玛丽尔镶嵌到纳乌戈拉米尔项链上这个是一种可能,但还有一种说法是三颗精灵宝钻分别被放置于天空、地心和海洋,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表示虽然查了许多资料但是没有真正地拜读过《精灵宝钻》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