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三次元有很重大的事,先消失半年,明年回归_(:з」∠)_

【碧玉】当高魔世界的男主真难(上

之前架空设定图的后续小段子,主碧玉,副也青,带一丢丢很迷的老天师x陆老

设定走→( ̄︶ ̄)

——

1.十里平湖,烟波浩渺,雾霭沉沉。

张楚岚极目眺望好一会,只瞧见半座隐隐约约的青山矗立前方,整座仙山还有不知多少山体掩在大片浓浓的云雾中,瞧不分明。

“深不可测,深不可测。”他说。

冯宝宝坐在船尾,咿咿呀呀地唱着一支山歌,张楚岚把船摇近岸边,脱了鞋跳进浅滩的湖水里,把小舟拖上岸。

他对着船尾喊:“宝儿姐,你下来跟我上山呗。”

“不要我给你看船唠?”

张楚岚无奈道:“哪顾得上看船啊,宝儿姐,这回上这龙虎仙山,你能看住我的小命就不错了。”

冯宝宝点点头,她手指一转,抽出把尖刀掂了两掂,对张楚岚说:“没事,姐罩你。”

 

2.临行前徐三给他看龙虎仙山的地形图,张楚岚一看,十分无语:“画图的这位,情怀见识都可谓十分的超凡脱俗,只不过情怀占了八分,见识约莫只有两分。”

徐三:“这是我爹画的。”

……

张楚岚炸了:“徐三哥,你耍我呢吧!这图上的山直上直下都快成定海神针了,这特么难道不是艺术加工吗这真的是地形图吗??你确定徐老爷子不是在梦里去了一趟龙虎山吗?”

徐三手指着他,一脸吾儿不孝的恨铁不成钢:“我爹什么样的人,他何苦闲着没事糊弄你?就算他糊弄你,他哪来这么些艺术细胞?”

一旁徐四看不下去插嘴道:“你跟他瞎比比啥,没见过龙虎山的人,旁人怎么说也不信。就让这小子自己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他搓了搓手里的烟杆,呵呵笑道:“说我爹是梦里去的……某种意义上倒也没错,不进梦里,哪见得着仙人呐。”

 

3.张楚岚站在龙虎山的山脚,看着头顶峻拔奇诡的山势,油然而生一种吾命休矣的悲凉感。

山势长成这样,再加上如此磅礴的水域环绕,他已看出这不是自然形成,而是高人设下的某种护山大阵。

张楚岚心想,就冲这阵势,爬山的时候不摔死就不错了,还想让我过五关斩六将?

老天师此番将他召来龙虎山,虽是给了他一个追寻当年真相的机会,但也生生把他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时间各势力纷纷视他为眼中之钉恨不能立时要他狗命,当然想要他命的还并不是最难招架的那一部分,毕竟这些人的恶意总算明显;真正险恶的反而是那些目的、手段皆深藏不露的人,比如前几天差点成了他老丈人的风正豪。

然而即便龙虎山已成众矢之的,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等着他送上门来,张楚岚却不得不来。老天师在把他推上风口浪尖的同时,也明明白白地表示了,天师府,是他最强大的后盾。如果当作对弈来看,老天师无疑是他遇到的最强大的棋手。不管他作出这一步的初衷是否为无奈之举,他都已经完全掌握先机,稳稳地把张楚岚逼入局中。

死老狐狸。张楚岚怨念地爬着山想道。

 

4.然而这并不妨碍他见到老天师的时候热泪盈眶五体投地,十分动情地大喊一声:“师爷!”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这十分动情里面九分是戏精本色,但到底还有一分是缺失多年、已被人世风霜磨得所剩无几的、对长辈的孺慕之情。

毕竟再怎么说,天师府的庇护终究还是帮了他大忙。

 

当时他与冯宝宝从山下艰难前行了一段路,已经连续遇到了好几拨拦路的异人。一开始还是跳出来大喝一声“张楚岚与狗不得通过”的莽头汉子,结果被张楚岚插科打诨一一糊弄过关,后来几波人大约是见识了前车之鉴,知道不能听任张楚岚胡扯让自己本来就不高的智商变得更低,于是纷纷直接动手,明枪暗箭全都招呼上来。

连着好几拨,终于双拳难敌四手,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救兵赶来了。

两个身形瘦小的道长从天而降,落地开咒,一时间各种兵器哐当哐当全都招呼在铜钟似的金光咒上,道长岿然不动,一齐抱拳道:“诸位停手吧。”

虽然是龙虎山的地主,然而才来了这么无足轻重的俩人,凭甚么你说停手就停手?各路豪杰停顿一瞬间检查了下掩藏身份的面巾绑的牢不牢靠,紧接着又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张楚岚被一双爪子飞快地提走了。

爪子的主人拎着他越过层林,穿云引雾,打着旋儿直往山顶飞去。不一会,刚才打斗的地方就隐入山林看不见了。

张楚岚倒不担心冯宝宝他们,没了自己这个拖油瓶,宝儿姐只会更加威猛,何况自己这个首要目标一走那群豪杰只要不傻的都该停手。他比较担心的是……头顶这两条小细腿,能不能提的动自己这一百来斤的体重啊?

过了一会,小细腿自己大概也觉得有点费劲,于是爪子一松,把张楚岚丢了下去。

张楚岚:????!!!!卧槽不是吧!!!

主角摔死,全剧终。

 

6.张楚岚无比惊恐的往下落了一段距离,丢他下去的那货在半空中绕了个圈,又把他接住了。

这是一只白鹤,个头比寻常白鹤大一些,背上刚好能坐一个人。张楚岚惊魂甫定趴在鹤背上紧紧搂着白鹤的脖子,勒得它嘶叫一声。

“抱,抱歉啊鹤兄。”张楚岚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终于缓过劲来。他看着不远处一点点接近的龙虎山巅,和其上的仙山楼阁,终于定下心来,想道,安全了。

然后就开始动歪心眼。

这只白鹤大概是龙虎山上养的吧?轻易就能飞上这么高的山,刀枪剑戟都挨不着,真可谓十分实用,居家旅行必备宠物啊……要是能拐来养着,岂不是走遍天下哪里都不怕了!

而此时异想天开琢磨着怎么拐鹤的张楚岚还并不知道他日后会栽在这只白鹤手里。

 

7.此时龙虎山的另一侧山头上,有人站在树梢抬头望着半空中飞翔的鹤影,颇感有趣似的弯了眼,回头笑道:“原来道长跟我拉拉扯扯这么久,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灵玉真人赶来。”

后边挂着俩黑眼圈的道士舒了口气,也懒洋洋地笑道:“事已至此,小道我奉劝您一句,还是别趟这浑水了啊。”

弯弯眼的青年笑得更加有趣了:“道长,你觉得我千里迢迢跑来这里,你拿你那半路出家的太极云手糊弄一下,我就要乖乖回去?你可知就算张楚岚进了天师府,我此时光明正大地去拜山,天师府也会把我奉为上宾,接近张楚岚轻而易举?”

道士的脸上写满心累:“你说你这人,干什么非要搞事,乖乖输给我不好么……”

话虽如此,他的眼神却在一瞬间变了,连带着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一肃。

对面那人也收起了轻佻的表情,说道:“哦?道长终于要认真起来了啊。”

道士定定地看着他。

“你经历过彻底的失败么?”

 

8. 张楚岚在一间古朴甚至破旧的小屋里与老天师话了半天的家常,最后老天师对他说:“我有一个灵透的关门弟子,按辈分是你的小师叔,他想考较考较你修炼得如何。”

然后他推开门,就看见门外阳光下白衣白发的张灵玉。

那一刻张楚岚油然而生一种宿命般的心情。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一只飞了许久的高天孤鸿,终于在视野里看到了自己的同类,又像是在无边海底游荡的寄居蟹,终于从泥沙里扒拉出了一个跟自己完全契合的壳。

这也许就是阳五雷与阴五雷之间的奇妙感应——早在这两种雷法诞生之初,它们就注定该有这一场宿命的相逢与较量。

他早知道该有这么一战,一直以来隐藏实力厚积薄发,都是为了与张灵玉的这一战。天上从来没有白掉的馅饼,天师府给他如此大的一个机遇,那么他理所当然的该去证明自己的实力。

虽然这个对手好看的有些过分,但在张楚岚的心里并未投出多少涟漪。

近十年孤独而隐忍的成长,让张楚岚从不会因为他人的外表而轻易交付任何感情。

他的字典里没有一见钟情这四个字。

 

9.意念是坚定的,打脸也是迅速的。张楚岚不得不承认,在与张灵玉一战之前,他真的从未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地喜欢上一个人。

当那一刻水脏雷遍覆全场,在张楚岚眼中整片大地宛如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鱼,张灵玉一身白衣立在中央,就如同阴极而生的那一点阳。

而张楚岚自己,是另一方正在不断成长扩张的阳鱼。太极阴阳相生相克,相互制衡又相互契合,在张灵玉咬牙向他嘶喊、剖白自己心中曾有过的阴暗与妒忌的那一瞬间,张楚岚分明透过这种奇妙的联系,透彻地直视了那人光明无瑕的内心。

——他确实是阴极而生的那一点阳,纵然身陷深黑泥淖,内心仍然是最纯净的白。

这样一个人,就这么将最深的内心剖白给他,张楚岚再厚重的心防也终于土崩瓦解,一瞬间强烈的情感如决堤之水汹涌而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那一刻的眼神有多么的明亮和真挚。

——“张灵玉……你以后,要油滑一点啊!”

然后他看见张灵玉一双天水蓝的眸子深深地望着他,眼中神色变幻莫测,忽而哀怨,忽而愤怒,忽而黯然,忽而又带了欣赏和喜悦。

那原本淡然的谪仙人,在与他眼光相触的一瞬好似落入了凡尘,七情六欲统统涌入那双沉静的眼睛里,激起千层涟漪。原本他一眼就可以望到底的人,却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深邃而神秘的宝藏。张楚岚已看得痴了,他的心脏情不自禁地剧烈跳动,心里极端渴望地叫嚣着要抓住他,抓住那个沾染了红尘的张灵玉。

——他变成这样,是因为我。

这个认知让他兴奋地颤栗。

然后在下一瞬间,所有的神情被张灵玉尽数收敛,他的眼睛恢复了清澈见底的蓝,他说——

“张楚岚,你也要更端正一些。”

那个神情消失了,谪仙人又重新回到了天上,但是张楚岚的心脏砰砰的跳动并未停止,他几乎已经忘了张灵玉是他的对手,他觉得他是一个可亲可爱、让他渴望得寸进尺地接近的人。于是他不管不顾地任性道:“小师叔,让晚辈一招如何?”

——张灵玉笑了,他的眼睛微微弯起,里面的仙人又从天上弯下身来,沉淀成一汪温柔的湖水。

“好。”他轻声说道。

张楚岚不是个惑于颜色的人。

只是他喜欢的人,恰好就是如此的出尘绝世而已。

 

10.吃了人家的住了人家的,还偷偷摸摸喜欢上了人家的弟子,张楚岚最后还是和老天师谈崩了。

无他,只因老天师太过深不可测,到了最后关头,张楚岚终于还是无法完全信任他。

天地为局,众生为棋,他从没忘记老天师终究还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

张楚岚向老天师辞行的时候,老天师正在凉亭里喝茶。茶几另一边坐着位腰杆笔直,一头白长直端的是英俊潇洒的帅老头,便是那位“一生无瑕”的陆老爷子。

白鹤卧在老天师脚边,脑袋藏在羽翼里歇息。老天师一边撸着鹤毛,一边悠哉地品茶,惬意得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

张楚岚走上前,顺口恭维道:“梅妻鹤子,师爷真是风雅。”

这话一出,老天师的眯眯眼顿时就睁开了一条细缝,而另一边的陆老爷子脸都绿了。

……

等张楚岚得知陆老的本体是棵梅树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晚了。

 

11.白鹤载着张楚岚到了山下,张楚岚从它背上下来,亲昵的拍拍它的脖子,说:“鹤兄,多谢你啦。”

鹤一双眼睛定定地望着他,不知为什么居然好像含着一丝不舍。

张楚岚连忙顺势勾搭:“鹤兄,要不你跟我走吧,跟着老天师只能吃素多没意思啊,我水性不错,还有条船,可以天天给你抓鱼吃!”

白鹤一翅膀把他扇出老远。

tbc

~~~~~~~

陆老一生无瑕,傲骨铮铮,于是水到渠成地开了梅树的设定,总之就是,妖魔鬼怪大乱炖……╮( ̄▽ ̄)╭

评论(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