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杨柳】今天杨师弟摸到师尊了吗 番外(中)

杨一玄x柳清歌 
师徒年下

---------------

纱华铃目的达到,便施施然坐进了轿子,挥挥手令侍从将杨一玄也拎了进来。

杨一玄自觉地挪了挪跟她拉开距离,一边警惕地盯着纱华铃,一边在心里盘算脱身之法。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路途太过漫长,加上车里放着个活物不玩白不玩,纱华铃百无聊赖地画了一会指甲,便将手上的东西一丢,兴致勃勃地逼近了杨一玄。

她笑道:“小道长看来对我喜欢的紧,不然做什么总看我呢?”

杨一玄撇撇嘴,心说我是看你什么时候暴起砍我一刀我好躲开。不过这妖女从始至终都没有要伤他的意思,似乎只是想困住他带回魔界。杨一玄皱眉思考,难道她知道我是苍穹山派的,所以不杀我,想留着我的命跟师门交换什么?

却听纱华铃又悠悠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想念刚刚看到的美景呀?想不想再看一次?”说着皓腕一抬,又解开了衣扣。

“……”杨一玄严肃地想,按理说,此时他手无缚鸡之力,这妖女没有任何必要再用身体扰乱他的神智,难道她脱衣服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据说有些奇特的妖怪体香带毒,莫非她是想放毒折磨我?

……无他,只因在百战峰的直男教学之下,杨一玄这傻孩子并不晓得世间女子做许多事并不用考虑道理,只是人美,任性,而已。

杨一玄想起之前有关纱华铃衣着暴露扰人心智的种种传闻,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眼观鼻,鼻观心,屏住呼吸盘起腿,打坐闭气。

纱华铃就很气。她这么美,还这么主动,这人怎么能当她不存在?

她哼了一声,故意阴恻恻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必是觉得我绑了你肯定不怀好意,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打算怎么处置你?”

杨一玄不答。她便又换了一副千娇百媚的语气,探出身子挨近了他:“小道长就没想过,你长得这么英俊,我不过是想把你藏起来,以后的日子里与我长长久久,两相欢好呢?”

杨一玄眼皮一跳。瞧她这作风,他还真不得不怀疑……这妖女难道有在街上乱抓男宠的嗜好?

纱华铃看他有了反应,便颇有些得意。再接再厉地又挨近了一点,手也伸到了杨一玄身上:“怎么样,小道长?你愿不愿意呀?”

其实纱华铃表面放荡,却并不是那种会胡乱同人欢好的女子。她自生来就出身高贵,将一众魔界男子踩在脚下。垂涎她的魔不在少数,而她最是喜欢看那些平日里狂妄自大的男子想要她又得不到,最后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耍得团团转的样子。

她此时这样撩拨杨一玄,自然也非真心,不过是想等这小道士被她迷到破功,真欲与她缠绵时,就对他疏远以待,看他会是什么表情。说白了便如孩童对待玩物一般而已。

眼看她的手就要摸到杨一玄腰下了,却见杨一玄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什么巨大的决心,睁开眼睛,十分认真地说:“在下不会与你长长久久,更不会喜欢你,暂且不论其他,你与我心中仰慕之人,实在相差太远。”

“哦?”纱华铃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呵,那我倒偏要弄清楚,是何等美人能让我差了去。”

杨一玄缓缓道:“首先,他是个男子。”

纱华铃眉毛一挑。

杨一玄接道:“最重要的,他是在下师尊。”

霎时间车内一片寂静。杨一玄见纱华铃神色僵住,半晌不语,以为她被震惊到无话可说,遂接道:“我与师尊相伴数载,他于在下而言,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所以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

不料他话未说完,纱华铃突然一扬手,猛地掀翻了轿子里的一张几案,案上瓷盘撞到车壁碎裂,各种五颜六色的果子咕噜噜滚了一地。

纱华铃咬牙切齿:“师、尊,又是师尊!这世间的师尊都有什么好?活也念着他,死了也念着他!一个二个的,不解风情,不识抬举,不知好歹!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杨一玄愣了一愣,纱华铃那神色,倒像是在隔着他骂另一个人。

纱华铃骂完了一通犹觉气闷,恰好此时车轿已穿过入口进了魔界,她脚尖一点,直接掠出车外,没好气地喊道:“你们几个,把他给我押回去!”然后只听一声尖啸,不知她召唤出了什么魔器,一瞬间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飞远了。

虽然没搞明白纱华铃怎么突然这么大的火气,不过杨一玄成功达成了“气走敌方BOSS√”成就,虽然他现在无法用灵力,不过凭他肉身的武力值对上剩下这几个呆头呆脑的魔侍,想脱身也不算很难了。

 

再然后的事情,便是杨一玄脱身之后,在闻讯转回来的纱华铃追杀之下,遇到了那位神一般的绝世黄瓜前辈。

绝世黄瓜前辈不但帮他打跑了纱华铃,还杀去魔界将被囚的各派人士放了出来,并且孤身一人从魔界杀了回来与他们会合,又在护送他和柳溟烟离开人魔边界后飘然而去,真可谓横空出世的一位奇人。

“可惜,前辈好像很忙,不然我们可以邀请他去做客,师尊一定会很高兴与这位前辈切磋一下的。”回去的路上,杨一玄很惋惜地对柳溟烟如是说。

然后就见柳溟烟看他的眼神十分奇异,其中似乎还带着点欣慰。

她说:“家兄有你这样时时刻刻念着他的弟子,也是他的福气。”

杨一玄什么都没察觉,高兴地应了一声。

 

待他们回了苍穹派,杨一玄便被柳清歌叫去汇报历练成果。柳溟烟大约是想念自家兄长,左右无事便随他一起。

杨一玄开口就说道:“弟子惭愧。此番历练,只斩杀一名作恶妖孽,除此之外别无所成。”

柳清歌眉毛刚刚一跳,柳溟烟就接道:“至少你还从那魔窟中救了我和其他各派同修。”

杨一玄惭愧摆手:“不不,那是绝世……前辈的功劳,我不过开了笼子而已……”

柳清歌皱起了眉头:“魔窟?笼子?”

杨一玄道:“是这样的师尊,我追杀那妖物,在人魔边界遇到了纱华铃,她使诈困住了我……”

柳溟烟突然接话:“然后差点被抓去做了禁脔。”

柳清歌脸色一黑。

杨一玄一激灵,赶紧说道:“不,柳师姐,虽然那妖女当时如此说,但据我后来所见,她多半是另有目的……”

柳溟烟:“嗯,多半是给洛冰河做人肉炉鼎。”

她话音未落,柳清歌猛地站起来,一把提起乘鸾剑,身影一晃瞬间飞出门去了。

杨一玄:“……柳师姐你刺激师尊做什么!”

柳溟烟幽幽道:“你有什么好急的,他这样,不是说明他在乎你在乎的紧吗?”

杨一玄脸上莫名出现了可疑红晕,但还是说道:“可是他又要飞去洛冰河那边,只身涉险了!”

柳溟烟拍拍他肩膀:“放心,就算胜不了洛冰河,可他哪一次不是全身而退。”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这回柳清歌不但全身而退,还拐带沈清秋的仙体一同回来了而已。

(此后发展见原文╮( ̄▽ ̄)╭……

 

等到一年一度的历练时间再次到来时,杨一玄已经是较为高阶的弟子了。这回的历练便也不只是放任他乱跑,而是师门指定的比较有难度的任务。

吸取上次的教训,柳清歌觉得他徒弟到底年纪还小容易被骗,运气又异于常人,于是在穹顶峰商议弟子下山时,便果断说道:“我与他同去。”

话音一落,木清芳“噗”地一下喷了茶,齐清萋抬起袖子掩了口,岳清源一脸震惊地缓缓转过头来,仿佛看到三清道尊在跳舞。

柳清歌:“……喂!”

幸好沈清秋已经和他徒弟逍遥去了,不然还不知道能作出什么奇葩反应来。

岳清源迅速整理好了表情,欣慰道:“柳师弟能有此心,自然是很好的。”

……然而你这个“孩子终于长大了懂得为人父母的不易了”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木清芳忧心忡忡地说:“师兄千万记得,这次的妖物我还要入药的,莫要一剑下去就砍碎了。”

……刚才也没见你这么不放心我徒弟啊!

柳聚聚,还是反思一下你究竟给这些师兄弟留了何等凶残的印象吧。

 

一直行到烟波浩渺的水上,柳清歌方觉得神思一清,心神舒畅开来。

这回的任务是一个名叫金鳞子的妖物,据说身长有数丈,自封龙神,每每蒙骗当地居民以幼儿上供。后来有一游方道士路过,旁观者清,看出“龙神”是妖。但是他自己却无力除去这等妖怪,便递信与苍穹山派。木清芳一听,言道古书中说金鳞子浑身是宝,入药有奇效,便特意嘱咐要留这妖怪一个全尸带回去。

金鳞子作乱的这处小村庄,正临着一处大湖。妖孽既是生于湖中,师徒二人便借了只竹筏,向湖心驶去,一点点深入探查。

杨一玄站在筏尾执篙,手一撑,竹筏就窜出好长一段距离。他望着水面层层荡开的涟漪,忽然开口道:“师尊。”

柳清歌闻言回头,应道:“嗯?”

杨一玄笑道:“师尊可还记得你我初见?”

柳清歌一怔,想起数年前在金兰城水道里,他撑着竹筏载着沈清秋和木清芳,水道前方的小少年持着一把长枪,一边大叫“小心我不客气!!”一边傻了吧唧地冲上前来,然后哗啦一下,被他掀进水里。

噗嗤一声极轻,但杨一玄还是听到了,他抬头看去,见自家师尊双肩微微颤动,郁闷道:“师尊你笑什么?”

“咳,”柳清歌压下笑意,状若严肃地说道:“以你当时的傻气模样,若说你是我徒弟,想必无人相信。”

“傻……傻气……”杨一玄蹲下捂脸,原来自己给师尊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他还觉得那时候自己很是勇往直前呢……

柳清歌悄悄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貌似消沉,便又清清嗓子,说道:“那如今呢,你可还会被我一招掀飞入水?”

只见杨一玄眼睛一亮,顿时站了起来,道:“师尊一试便知!”

言罢他并指为剑,身叠重影,一瞬间已经袭至柳清歌身前。

柳清歌回身一掌将他攻势挥开,亦在指尖带了些剑气,并指横扫。杨一玄身体一仰避过此招,顺势矮身向他腰侧点去。柳清歌身体一旋堪堪闪过,旋即一式划向杨一玄眉心。于是杨一玄足下一点飞身后掠,不料柳清歌如影随形,“剑”指眉心,一路将他逼至筏尾,杨一玄眼看就要踩进水里时,突然脚下发力腾空而起,自柳清歌头顶越过,就要落回竹筏另一端。

说时迟那时快,柳清歌回身一掌,打的却不是杨一玄,而是这竹筏一侧。就见竹筏忽的划了个四分之一弧,愣是从杨一玄脚下转开了。

卧槽骗我的吧?杨一玄脑袋一懵,师尊居然会使坏??

他这么一愣,已经落至水面,眼看便要跌进水里。他心知掉下去就算输了,连忙以掌风击水,好一通手忙脚乱,终于还是在半空中借力一翻身,站上竹筏。

就见柳清歌突然一笑,道:“再来!”身形一掠,一瞬间攻至杨一玄面门。

杨一玄立足未稳,这一招避无可避,眼见着他欺近,竟是下意识地一抬手,抓住了柳清歌的手腕。

若是真正比试,他这样便如同抓了对手的剑刃一般,该算是犯规了。可此时不知为何,两人完全忘记了这一茬。

那一瞬间空气凝止,两人之间距离极近,怔怔相对,竟都一时无言。

 

tbc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