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杨柳杨】今天杨师弟摸到师尊了吗(中)

杨一玄x柳清歌

师徒年下,专注冷cp三十年

百战峰单细胞好战分子的恋爱细胞萌芽与发展

------------

柳清歌思及刚刚那一下把杨一玄打了足有几丈远,怕是要弄出什么内伤来,是以半空中接了杨一玄之后,就直接带着人飞去了千草峰。

原本为了方便百战峰弟子在前赴后继地挨打之后可以前赴后继地接受治疗,百战峰与千草峰是紧挨着的两座山。然而在那之后总是有千草峰弟子隔三差五跑去掌门那里哭诉某某百战峰弟子打起架来昏天黑地剑气纵横,伤到了他种在山上的花花草草,几个月/几年心血付诸流水云云。掌门遂一怒之下把百战峰那一群好战分子远远迁走,给千草峰旁边安排了女弟子最多、风格最温婉的仙姝峰。

柳清歌驭着乘鸾气势如虹地朝这边飞,半个仙姝峰都被他惊到了。柳溟烟也在其中,但是她知晓自家哥哥的风格一向如此,也不想像那群仰慕百战峰主的小迷妹一样聚众围观她哥的英俊身姿,于是她在原地稳坐不动。

然而并防不住小迷妹的声音往耳朵里钻。

迷妹A:“快看呀(ノ≧∀≦)ノ百战峰的柳师叔往这边来了!”

迷妹B:“啊,当真是~皎若太阳升朝霞,灿若芙蕖出绿波……咦?柳师叔怀里是什么东西?”

迷妹C:“好像是个人……”

迷妹ABC:“柳师叔居然会在怀里抱一个人?!!”

“……”屋里的柳宿眠花大大双眼一眯,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再说之前,柳清歌被顺杆爬的杨一玄强行搂腰,还被吼了一脸什么要拜师,顿时脸一黑,就想把这小子从剑上踹下去。

已经够麻烦了,还拜师?这是想烦死我?

他脚一抬起来,后知后觉的杨一玄终于发现气氛不对,连忙把手臂又紧了紧,确认就算柳清歌一脚踹过来他也不会掉下去摔死,才努力诚恳地说道:“你不要急着拒绝呀,我是认真的!”

柳清歌:“闭嘴!”

 

飞剑经过仙姝峰的时候,大半个仙姝峰已经淹没在迷妹们“完了完了男神刚刚抱了个人好好御剑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抱着他是不是名草有主了QAQ”的恐慌议论之中。柳溟烟终于坐不住了,她刚刚一步走出屋外,飞剑就恰巧从她头顶经过。

顺风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诚恳十足的少年音:“你不要急着拒绝呀,我是认真的!”

卧槽这孩子是认真的!柳溟烟震惊了。

她严肃地想,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再对自家兄长不闻不问,万一出个事,搞不好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于是当柳清歌进了千草峰,把杨一玄丢在负责切脉的弟子跟前,一转头,就见门口一个白纱遮面,衣袂翩飞,飘飘然如仙子下凡的身影。

仙子直直地盯着他,虽然遮了半张脸,但是露在外面的眼神三分严肃,三分审视,却有四分不可置信,恰似在看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薄情郎。

……什么鬼。柳清歌心里嘀咕。

众人皆知柳氏兄妹,面相上是一个赛一个的美貌,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搭讪和骚扰,个性上便一个赛一个的高冷。这种情况间接造成了兄妹之间一种格外奇异的交流方式。例如以下:

柳清歌冷冷地说:“你来做什么。”

柳溟烟冷冷地说:“看你。不行吗?”

柳清歌冷冷地说:“我有什么好看的,你今日的修炼完成了吗?”

柳溟烟冷冷地说:“大半个仙姝峰都看到你将一个少年抱了一路,你说你有什么好看的?”

 好了谈话到此就没法继续了,因为柳清歌噎住了。

 一边坐着诊脉的杨一玄插嘴道:“这位姐姐,不是他抱着我,是我抱着他来的。”要不是他抱得紧,半路就被踹下去了好嘛!

柳清歌阻拦不及,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妹妹眼里划过一道诡异的亮光,改用一种全新的眼神审视着他。不像是在看薄情郎了,像在看一个贞洁烈女。

他气道:“喂!”

杨一玄坐在一旁,见他对待柳溟烟的神态与旁人不同,遂不知死活地继续问:“这个姐姐莫非是师娘?”

柳清歌下意识解释道:“她是舍妹。”说完顿时察觉不对,恼羞成怒道:“什么师娘?!谁认了要当你师父!”

言毕重重哼了一声,一甩袖子,大步走出门去。

杨一玄各种穴道脉门还被千草弟子摁着检查 ,也无法追去,只得闷闷地垂下头来,表情恰如一只被抛弃的小狗。

然后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你有什么难处,可以同我讲来。”

他抬起头,只见柳溟烟一双美目望过来,清冷惯了的眼睛微微睁大,认真又专注地凝视着他。

杨一玄被她善意的目光看得呲溜一丝凉气窜过背脊。

……不,一定是错觉。他定定神,想起拂袖而去的柳清歌,又蔫嗒嗒说道:“我想拜他为师,可是他好像很讨厌我。”

什么拜师,都是托词。柳溟烟心里暗搓搓下了定论,表面上还是一副知心姐姐的诚挚表情:“不要担心。欲求明师,往往都需经过艰苦考验。想要让师尊承认自己,首先晓得的便是万不能气馁。尤其家兄他向来高傲自矜,最喜欢口是心非。就算他面上处处嫌弃,弄不巧心里其实欢喜的紧。须知自古烈女怕缠郎,锲而不舍才让人心领你的诚意。小兄弟如此年少,日子还长的很,打动家兄一颗心又有何难。”

杨一玄被她说得频频点头,小心脏扑通扑通跳。恰巧此时那千草峰弟子检查完毕,说道:“没内伤,好得很!”他立马一蹦三尺,拔腿就追出去找柳清歌。

柳溟烟看出他身体健康体质优异,不由得又在心里点了点头。就见跑到门口的杨一玄突然脚步一滞,停了下来。

他一脸震惊地回头问:“姐姐,你刚才说……什么,怕什么?”

柳溟烟拈花微笑:“啊,我没说,你听错了。”

“……”

 

自那日起,杨一玄开始了他一天跑三趟百战峰的求师之路。

他原本选的落脚之处是穹苍派山下一处村庄,从那里徒步跑上山,距离颇为遥远,加之他性子急躁不爱中途休息,往往跑到山门前的时候人已经累瘫了。他也不避忌,就瘫在山门前大口喘气,不一会体力恢复了,便乐颠颠地跑进去找柳清歌。如此一来,他腿上功夫倒是见长,可说日后他被纱华铃百道捆仙索缚身,却还有余力打倒魔界守卫远远逃走,多半有这爬山之功。

这一日他本是照例趴在山门前一块大石上歇息,忽见一个白衣青年疾步而来,一眼看到他,脸上顿时露出欣然的笑容。

白衣青年走到他面前,问道:“你可是叫杨一玄?”

杨一玄回答:“是!你是何人?”

青年回答:“我姓秦,百战峰这一辈弟子中我居最长,你以后,便可称我为秦师兄了。”

“秦师兄,”杨一玄喃喃道,“什么,师兄?!莫非……”

“正是,”秦师兄笑道,“今日一早柳师叔有事出门,临走前吩咐我将这本入门心法交于你。并言道你日日爬山浑汗如雨,柳师叔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杨一玄:“……”

秦师兄又道:“虽然师叔没说,不过你既已被授了入门心法,便算是我门弟子。不如收拾收拾,就上来百战峰居住吧。我自会去找几位师兄弟给你收拾间屋子出来。”

杨一玄受宠若惊:“不,不用,屋子我自己可以收拾……”

秦师兄又笑道:“杨师弟何必客气。百战峰的师兄弟们精力充沛的很,若不让他们收拾屋子,便只能让他们打架了。”

 

片刻之后,杨一玄坐在安排给自己的弟子房中,只觉得如同做梦一般。

百战峰的师兄们不仅效率惊人,他和秦师兄从山门走过来的这段时间就收拾好了屋子,而且意外的热情体贴,他上来没一会,就有师兄御剑从山下拎了他那少的可怜的行李上来。

他当然不知道,刚刚给他收拾屋子的几位师兄出门以后,登时满山吆喝开了:“愿赌服输了啊,输了的有钱交钱,没钱的以后几个月轮值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原来,百战峰弟子们虽然时不时被柳清歌抓去暴打,但是出于对峰主的盲目崇拜心理,百战峰弟子们大多认为能与柳清歌一战是十分难得的机会,被柳清歌选为对手的往往都战战兢兢激动不已,宛如被翻了牌子的后妃一般兴奋。

但也正因这种盲目崇拜心理,百战峰弟子们大多对柳清歌敬畏有加,并没有多少胆量主动邀战。就如同虽然妃子被翻了牌子之后会兴奋难当,但是绝没有哪个妃子会一天到晚缠着皇帝说“你翻我牌子吧翻我牌子吧”这样的。是以当百战峰弟子们听闻有个连柳清歌衣角都摸不到的小少年,居然有勇气回回去撞他们峰主的门,于是那些平日里热心的不热心的统统都竖起了耳朵,关注起了杨一玄。加之柳清歌之前从来没有收徒弟的先例,于是这些每日里除了打架闲得x疼弟子们便私下开了赌局,赌自家峰主多久把杨一玄收入门下。

零星几人赌了半月以内,大部分弟子赌了两月以内、一年以内,还有几人赌了一年以上,但须知赢的人越少,每人分到的好处就越多,是以赢了的都兴高采烈。但看这不到半月杨一玄就收了入门心法,可见大部分弟子对自家峰主嘴硬心软属性的了解,还差的远呐。

 

杨一玄在百战峰上前三日,一直在独自刻苦修习心法。到第四日,柳清歌终于回来了。那日清早杨一玄怀着一腔雀跃,脚步轻快地跑到了柳清歌的屋门口,打算正正经经的、好好拜见自己的师父。

推门的一刹那,杨一玄还不自觉地缩了缩头,努力把脚步放轻了些。前科太多,他生怕柳清歌又看都不看就把他掀飞出去。

然而屋内一片寂静。柳清歌侧对他而坐,白衣黑发安安静静地委顿在地,俊美的面容隐在阴影之中。仿佛平日里鲜活的气息尽数消弭,整个屋子中连空气都凝止了。

柳清歌睁开眼睛,缓缓向他看来。一双飞扬的眉眼中眸色沉沉,宛如黑云压城。杨一玄不知为何感到一丝萧索之意从那双眼眸中传来,跗骨之蛆一般爬上他的心口。

他从未见过柳清歌这个样子,怔怔地不敢言语。

柳清歌半晌开口:“你本有家学渊源,基础招数已不在话下。且先去万剑峰,寻一把适合你的剑吧。”

杨一玄下意识点了点头,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往万剑峰而去。

刚入门的弟子便有资格去万剑峰择剑,本是十分荣耀的事,可他心里没有丝毫喜悦。柳清歌萧索的眼神在他心间缭绕不去,牵肠挂肚,扯得他心肝丝丝缕缕的疼。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只在拔出剑时才稍稍回神了一瞬。

等他从万剑峰上下来,但见满山缟素,宛如祭奠。

清净峰主,他曾见过一面的沈师伯,沈清秋,殒了。

他茫茫然回到百战峰,看见柳清歌独自站立在一片危崖之上,山风飒飒,吹得他一身白衣猎猎作响。

杨一玄走到他身后跪下来,三拜九叩,行拜师之礼。

“师尊。”他说。

以后,有我陪着你。

tbc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