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衣

考研忙成狗12月前可能不会更新什么了T_T管不住手除外

【杨柳杨】今天杨师弟摸到师尊了吗(上)

杨一玄x柳清歌

师徒年下,专注冷cp三十年

百战峰单细胞好战分子的恋爱细胞萌芽与发展

------------
先在正文之前放原著柳杨师徒的几个片段以免出现“杨一玄是谁啊?”这种尴尬……(提示:有部分删减,以及“那少年”就是杨一玄√

片段一:那少年愣了一下,也想被他的人模狗样给震住了,半晌,才喝道:“你们走吧!现在不许进城!”
    柳清歌哼道:“就凭你?拦得住谁?
    那少年道:“城里有瘟疫,不想死就滚!”
    木清芳温声道:“小兄弟,我们正是为此而来……”
    那少年看说不走,怒道:“听不懂人话是不是?你们快滚滚滚!不然我不客气!”话音未落,一杆枪矛刺来,虎虎生风的倒也蛮吓人。柳清歌冷笑一声。
    5秒之后,少年落败,身子沉在水里扑腾。
    柳清歌一只手指就把他掀飞入水。沈清秋听那少年还在水里破口大骂,问:“捞不捞?”
    柳清歌:“中气十足的捞什么捞。进城了。”拔出竹篙,继续划船。

片段二:柳清歌见沈清秋一直打量那少年,问道:“你看什么?”

沈清秋道:“我看,这孩子能在你手底下走几招,心性也不错,两者都很难得,倒是个可塑之才。”

柳清歌:“可塑也没用,我不收徒弟。麻烦。”

片段三:沈清秋出了地窖,见那兵器铺家的儿子又怒气冲冲扛着一柄长刀往回走,笑着问道:“少东家,怎么啦?”
    杨一玄气鼓鼓地道:“又有人进城来了。都是上赶着送死!”
    估计是别派又有送援手的来了。沈清秋见他脸鼓得像个包子,有心逗弄:“小兄弟,我看你功夫不错,有人教吗?”
    杨一玄不理他。沈清秋又道:“我告诉你,你去找今天把你打下水的那个哥哥。他厉害得很,你跟他多打几回,比你跟谁学都有用。”
    一听这话,杨一玄眼里倒是有了跃跃欲试的光彩,抛下沈清秋就跑。

片段四:柳清歌撤去加在岳清源背后的灵力,平息完毕,站起身来。乘鸾在鞘中战栗不止,嗡鸣不息。
    杨一玄握拳道:“师尊,你已经和那魔头打了一天了!”
    柳清歌沉声道:“退下。”
    洛冰河看他一眼,笑了笑,轻声道:“手下败将。”
    杨一玄脾气冲,当即反击道:“魔界杂种!” 

-----以下正文-------------

金兰城兵器铺。

木清芳在地窖与无尘大师研究瘟疫的毒性,柳清歌就在外间寻了一间清净屋子打坐。

不料没坐一会,“咣当”一声,房屋门叫人一脚踹了。

柳清歌睁开眼睛,慢慢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穹苍派内除了百战峰画风清奇,其余几峰都是不知礼无以立的文化人,瞧瞧他们各自的峰主就知道了。而百战峰虽然暴力,也并不可能有谁比柳清歌更暴力。因此,从来只有柳清歌踹别人的门,万万没有被别人踹门的份。

门外边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少年音:“大哥哥!我来和你过招!”

柳清歌:“哼。”

这一哼中包含了“原来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过我的招你也配”“谁让你管我叫哥哥的”等多重饱含不屑的意味,奈何外边的少年正热血上头,干脆直接地理解成了默认。

于是只见一阵飒飒罡风从屋外刮到屋内,雪亮的枪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递到了柳清歌面前。

柳清歌眼皮都没掀,一抬手在他眉心遥遥一点,杨一玄就照来时路线飞了回去。又“咣当”伴“哎呦”一声摔在门外。

柳清歌还惦记着木清芳那边研究瘟疫研究得怎么样了,以及这一会沈清秋会不会又到处乱跑,于是抬脚便往门外走,出门见那个小子躺成大字型四仰八叉地占着门口,便目不斜视地踩了过去。

“嗷——”一声嚎叫冲破云霄,柳清歌意外地回头看了一眼。

还能喊得这么有劲,这小子蛮经打的嘛。

他心里这样想的时候,还是抱着些许赞赏的态度的。甚至有一丝丝心思想到了沈清秋说的“可塑之才”。

 

但是接下来的半天让他极力抹掉了这个想法并给杨一玄扣上了一个大大的“神烦”的帽子。

无他,只是这孩子……太缠人了!

杨一玄大概觉得自己才使出了一招就被弹飞了,十八般武艺统统没有用武之地,十分憋屈,于是接下来的半天里,他积极踊跃地对柳清歌实施了大叫一声——冲上前来——倒飞回去——轰然倒地的无差别循环骚扰。

不,还是有差别的,起码中途武器换了好几把,因为柳清歌要出门给木清芳抓实验对象,这小子还懂得尾随他利用街巷地形实施不同角度的奇袭,招式貌似也有一点点不同只不过都被拥有绝对力量的柳聚聚无视了。

至于为什么每次冲上来之前都要大叫一声,杨一玄表示,作为他们杨家的正统武学传人,从来不屑背后偷袭,所以必须每次出手前都出声示警。

神烦,真的神烦,烦得柳清歌现在只要一瞥到他不等他大叫一声就想把他甩飞出去。

他气呼呼地想,果然不收徒弟才是对的,这个年纪的熊孩子除了麻烦还是麻烦,收徒弟的简直都是自找麻烦。

噫,说的好像你没有过青春期似的柳聚聚。

终于大半天徒劳无功之后杨一玄似乎也意识到了蛮干是不对的,居然学会举手提意见了:“大哥哥,这样不公平,你会驭气,我只会招数啊。”我物攻打过来你怎么能用法攻欺负我!

沈清秋也在一边起哄:“有道理,小兄弟一片赤诚求教之心,师弟你每回只拍几掌灵气敷衍未免太不厚道。”

柳清歌冷冷一哼,“弱就是弱,分什么灵气招数。”

话虽如此,下一回杨一玄不知悔改冲上来的时候,柳清歌还是撤去灵力,轻轻一侧身闪过了他长枪的攻击,继而一掌按在他脑门上,发力一推,杨一玄依然照原样飞了回去。

就算不用灵力,杨一玄的水准也不过在他手下多走那么几招,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

不料这小子非但不气馁,反倒好似找着了门路,愈发跃跃欲试。直到柳清歌收到线索,跟木清芳出门抓撒种人的时候,一抬眼看见杨一玄鬼鬼祟祟地尾随其后探头探脑,顿时无名火上窜,对他吼道:“事态紧急,别给我添乱!”这才蔫蔫地回去了。

 

而此后金兰城开、魔物伏诛,这座城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恢复了往日生机。只是杨一玄相依为命的父亲、亲切相熟的街坊邻居都已死去,他坐在兵器铺子里想了又想,终于还是没有想出任何留在这里的意义。

于是他简单收拾了铺子里的东西,变卖了些钱财,又挑了几把最趁手的兵器带在身上,孤身一人离开了金兰城。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想着柳清歌一只手臂就能制得他无法近身的模样,只觉得以他年少之身,此生尚有许多憧憬和追求等待着他。

 

沈清秋在金兰城受人污蔑,被迫关入幻花宫水牢,柳清歌吵架吵不过,打架又不让打,想讨价还价结果沈清秋还自己认了一月之期,可谓是憋了一肚子气回到苍穹派。几天来整个百战峰都笼罩在峰主的低气压之中,压得一众弟子打架的声音都小了些。

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就有弟子来报,说有个小兄弟自称从金兰城来,要求见他。

柳清歌一听到金兰城就心烦意乱,这时门外响起那个熟悉的神烦的声音,伴着熟悉的劲风扑面而至:“大哥哥!我要……”

柳清歌没听他说完,直接挥手带上了灵力,把他远远扔了出去。

他现在烦得很,完全不想理这个熊孩子。

其实杨一玄很是委屈,虽然他之前几乎每次见柳清歌都是喊出声的下一秒就挺枪直戳了,但是这回他初次来到人家地盘,真的是想不动刀兵,好好打个招呼的。奈何他横冲直撞惯了,也就跑进屋子的腿速快了点,柳清歌便看都没看就把他扔了出去。

扔出去半晌,柳清歌突然发觉不大对,怎么还没听见那小子落地的声音?

然后就听见一阵悠悠荡荡渐行渐远的惨叫:“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艹!柳清歌在心里骂了一句。忘了这里是百战峰,他门外几丈处就是万丈悬崖,刚刚使劲过大,已经把这小子扔下去了!

下一秒只听一声铮然剑鸣,柳清歌翻身跃上乘鸾,一瞬间身化长虹飞出门外,向崖下追去。

 

杨一玄吓得一边喊一边手脚乱蹬,试图在空中够到落脚点,奈何这回柳清歌使的劲确实够大,沿途经过许多探出崖外的树木,居然没有一个够得着他。

正惶然无助时,忽然一阵劲风吹来带得他翻了个跟头,延缓了下落之势。继而一双白袖擦过身侧,他撞进一个温凉的怀抱里。

杨一玄愣愣抬头,看到上方一张颇为秀致的脸庞,天色已见晚,柔和的云影天光衬得柳清歌面色如玉。如此近的距离,如果忽略柳清歌黑如锅底的表情和眉宇间腾腾的杀气,当真是可以让人心神一荡的美景了。

什么,你说柳聚聚的杀气能被忽略掉才见鬼了?Well,我们耿直的杨小兄弟就是有这种大条到见鬼的神经呀。

杨一玄一把抱紧柳清歌的腰,顺着风将之前没说完的话大声喊了出来:“大哥哥,我要拜你为师!!!”

tbc

评论(4)

热度(59)